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有所明悟,气息源头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逝界,荒废的第八天之中,一扇血色的门户,静静而立。

    血色门户,左前方不远处,一座高大的石像,魏然而立,它并不是很高大,差不多一丈来高。

    此际,羽皇、雨苍城以及在场的所有的大千世界的大军,全都是正围在那个石像的面前,个个双眼大睁,满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他们简直都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他们眼前的那个石像,与羽皇太像了,或者说,那个石像雕刻的根本就是羽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到底是什么情况?”此际,在场的所有的大千世界的修者,包括羽皇在内,心中都是生出了这样的一种疑问,因为,眼前的情绪,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那个雕像,雕刻的真的是羽皇吗?若是的话,羽皇的雕像怎么会被雕刻在这里?还有,它到底是谁做的呢?会是逝界的修者吗?这一点,似乎没有可能,因为,逝界与大千世界如此敌对,怎么可能将敌人的雕像,建在逝界之中呢。

    可是,若那个雕像所雕刻的不是羽皇的话,那又会是谁呢?他为何会与羽皇长得那般的相像?简直是一模一样,这世间真的有一模一样的人吗?

    众人皆是不解,满心的困惑。

    “汪了个汪的,羽小子,本汪爷敢打包票,这座石像上所雕刻的人,绝对是你,你看看,他手中的握着的长枪,是不是与你的黄金龙枪一模一样啊!还有,再看看,那一身装束与气质等,一切的一切,都是与你断无二致啊!”这个时候,寻古突然开口了,一边说着,一变伸出一只只抓对石像指指点点的,言语中满是坚定之色,它坚信眼前的那个雕像,所雕刻的就是羽皇。

    “嗯,确实是一模一样啊!”

    “没错,这个石像,应该就是老大了!”

    “是啊,应该不会错了···”

    ···

    听了寻古的话后,在场的诸位修者,各自对视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与寻古一眼个,此刻的他们,心中几乎都是肯定了,那座石像就是羽皇本人,因为,两者之间实在是太像了,就算是长相可以一样,长枪或许可以一样,衣衫、装束也可以一样,但是,气质却是很难有相同的···

    石像的正前方,羽皇静默而立,一双血色的眼眸,怔怔地望着石像,满脸的失神。

    事实上,不止是他人,此际,就连羽皇自己都是已经相信了,眼前的这座石像,所雕刻的就是他自己,只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眼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为何这里会有的自己的雕像?

    “主人,你说,该不会是你的前世,曾经···曾经来到过这里吧?”这个时候,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赤烽烟倏然开口,一脸惊疑的望着羽皇道。

    “嗯!你别说,还真的是有这种可能。””闻言,紫皇等以及帝雪含烟等人,眼睛齐齐一亮,连忙附和道,因为,对于羽皇的一些事情,他们都是很了解,他们知道羽皇‘轮回者’的身份,也知道他,曾有着诸多前世,比如那位号称恒古第一神话的帝,再比如玄···

    羽皇眯了眯眼,一阵沉默,此际,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实际上,却是相当于在默认,因为他的心中也有这种猜测,而且,他的心中的这种猜测,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出现的,早在羽皇第一眼见到石像的那一刻,他心中便是相当了自己的前世,因为,当世的他肯定没有来过,除了前世之外,再无其他的可能···

    “汪!羽小子,眼前的这个石像,雕刻的是不是你的前世,这一点本汪爷是不清楚,当世有一点,本汪爷,却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在这里建造你的雕像的那位修者,绝对不是为了要纪念你、缅怀你,才为你留下的石像,须知,你与逝界的生灵可是天生的敌人,本汪爷可不信,他们会对你有这般好意。”这个时候,就在羽皇深陷沉思之中,怔怔失神的时候,寻古的那慵懒的声音,便是再次响了起来,此际,他再次化作了巴掌大小,正懒散的躺在羽皇的左肩上假寐呢。

    “嗯?”闻言,羽皇先是一怔,接着,他神色一敛,缓缓地点了点头,因为,他觉得寻古说的很对,以他与逝界的关系,逝界再次建造他的雕像,绝对没有按什么好意。

    一念至此,羽皇不禁再次朝着眼前的石像打量了过去,他想再次观察一番,看看是否还有什么发现。

    果然,这一番观察下来,他还真是有所收获了。

    先前,羽皇等人皆是在石像的正对面,他们全都是被石像的面容所吸引住了注意力,直到刚刚,羽皇走到石像的后面,才恍然发现,原本在石像的背面,正雕刻着几行字···

    “汪了个汪的,你看吧,本汪爷怎么回来做,果不其然吧,这座石像建造在这里,绝对不是好意。”当看清那几行字的内容后,寻古眼睛顿时站了起来,大声嚷嚷道。

    闻言,羽皇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一切真的是如寻古之前猜测的那般···

    因为,石像背面的那几行字,就是证据,其上刻:“此人,乃是我逝界不共戴天之地人,他罪大恶极,他的生死,关乎着逝界的存在,犯我逝界生灵,若在后世,见到此人的话,务必遵从先祖之遗训,倾全力以杀之,否则的话,来日他将后患无穷!切记!切记!”

    “明白了,这下朕总算是明白了···”微微沉凝了下,羽皇突然开口,轻叹道。

    先前,他一直不明白,抹离主尊等见到自己之后,为何会那般震惊,同时,他也是不明白他们口中一直提到的‘传说’是什么统一,但是,时至如今,他终于是明白了,全都是明白了,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眼前的这座石像···

    原来是因为,这座石像的原因,抹离主尊等人才会认得自己,才会在见到自己后震惊,原来,正是石像背面的那些字,抹离主尊才会大费周章,处心积虑的要杀死自己。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听到寻古的声音,在场的诸位修者神色一怔,连忙朝着石像的背面走过去,他们皆是心生好奇,想要看看,石像背后,有着什么。

    只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他们不禁又是一怔···

    “我勒个去啊,这···这算什么啊?这算是对后世生灵的警告吗?”片刻的沉寂之后,赤羽最先开口,满脸的怪异。

    “丫丫个呸的,怎么感觉怪怪啊,那种感觉就像是···嗯,对,就像是像防贼一样···”无杀沉凝了下,大声道。

    “可不是吗?”金猪肯定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眸光一转,意味深长的望着羽皇道:“羽皇,你的前世,在这里到底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啊,竟然让逝界的生灵,如此的嫉恨?”

    闻言,羽皇面色一僵,狠狠地翻了翻白眼,心中着实是无语。

    此刻,他很想说,人神共愤用在他,或者说是他前世的身上,很是不合适,须知,他们与逝界本就是生死之地,别说没做什么,就算是真的做出了什么,那也只能是值得名垂千古的有功之事。

    “好了,我们继续朝前走吧!”羽皇开口,对着众人说道。

    “老大,那这座石像该怎么处理?我们要不要带走啊?”幽玄询问道。

    “石像?”闻言,羽皇血眸一亮,默默地打量了眼眼前的那座自己的石像,道:“不用管它,依旧放在这里吧,我觉得,他留在这里也好,因为,他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证明,证明我曾经来过···”

    “走吧!”

    ···

    言罢,羽皇等人纷纷离开了石像,再次朝着前方走去了,因为,那股恐怖的气息波动的源头,他们还未找到。

    因为,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之数,为了安全起见,羽皇等人走的并不是很快,不过,好在,那股气息波动的源头,并不是很远。

    大约,就在羽皇等人连续朝前行进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他们终于是来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同时,也看到了他们所感觉的到的那股恐怖气息的源头,那是一个类似于柱子的庞然大物,直径差不多有两丈,高能有十丈左右,通体金光灿灿,柱身之上,雕刻着九条栩栩如生的真龙。

    “嗯?那是···柱子?一根柱子!”幽玄出言,一双明亮的龙目中,满是诧异之色。

    “似乎,还真是···”闻言,旁边的帝雪含烟等人,相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不对啊,有些奇怪啊,这根柱子,为何是倾斜的?还有一根柱子之上,会留有如此的恐怖的波动?”星灵儿蹙眉,好奇的道。

    “难道是因为,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战斗,将它打得倾斜了?而其上的那股恐怖气息,正是当初将它打歪的那个修者所留下的?”月颜出言,惊疑的道。

    “不会的···”雨苍城摇头,道:“你们没有发现吗?那股恐怖的波动,并不是来源他处,而是由这根柱子的本身所散发出来的···”

    说到这里,雨苍城顿了下,继续道:“此外,还有一点,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一根柱子。”

    “没错,这确实不是柱子。”这时,一直未说话的羽皇,突然开口了,正色道:“如今,我们所见到的乃是一根长枪,一根斜插在大地之上的长枪!”

    (今天,有点事,耽误了,暂且一更,明天三更补回来,注:第一更会早点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