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战禁术、阵杀术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长枪?”

    闻言,众人心中齐齐一怔,接着,他们连忙运目朝着前方的庞然大物打量了过去。

    “真的,那竟然还真是一杆长枪!”

    “是啊,确实是一杆长枪!”

    ···

    片刻后,众人齐齐点了点头,很显然,如今,他们也是发现了端倪,认出了那根金色的‘柱子’,乃是一杆长枪。

    那根长枪,太大了,先前他们都是看错了,如今,听了羽皇的话,他们仔细一看,那还真的是一杆斜插在大地之上的长枪,因为,通过观察,在那根金色的‘柱子’的下端,他们都是发现了一小部分,尚未全部插入大地之中的枪头,而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汪,长枪啊···”寻古沉吟了下,摇了摇头,道:“虽然,眼下我们已经确认了,这杆长枪就是那股恐怖气息的源头,可是有一点,我们还是没有搞明白,那就是这杆长枪之上的气息,到底是什么情况?”

    赤烽烟想了想,沉声道:“或许,很有可能是这杆长枪的主人,留下的气息?”

    说到这里,他稍稍顿了下,继续开口,补充道:“以眼下的情况来看,这杆长枪的主人,曾经定然是无比的强大,那么,他要想在这杆长枪之上,留下一些万古的不灭的气息,似乎也并无不可能。”

    “不···”雨苍城摇了摇头,道:“刚刚我已经说过了,这杆长枪之上的气息,并不是外界所残留的气息,而是来自于这杆长枪的本身。”

    “来自于这杆长枪的本身?”听到这里,赤羽以及金猪等人眼睛一睁,惊声道:“您的意思是,如今,我们所感受到的那杆恐怖的气息波动,皆是由这杆长枪本身,所散发出来的···”

    “没错!”雨苍城肯定的点了点头。

    “真的?”闻言,金猪先是一怔,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脸色一喜,大声道:“一个能够自己散发出恐怖波动的长枪?不得了了,这绝对是一件恐怖的兵器啊!”

    正说着,他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羽皇的身边,双眼放光,语气急促的道:“羽皇快,快点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它变小的一点。”

    “嗯?”羽皇眉头一挑,一脸怪异的望着金猪道:“怎么?你莫非是想,将眼前的那杆长枪,拿走?”

    “当然了,这还用问吗?本龙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一件神兵利器,曾经为一个强大的强者所有,如今,它既然已成为无主之物,不拿白不拿,正所谓是,有宝不拿是傻瓜!”金猪开口,一脸理所应当的道。

    “死猪啊,恐怕你要失望,因为,我们眼前的这杆长枪,你是拿不走的···”羽皇摇了摇头,眯了眯眼道。

    “拿不走?”金猪皱了皱眉头,追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眼前的这杆长枪,并不是真实的枪,它不过是一种能量体而已。”羽皇沉吟了下,解释道。

    “能量体?”

    听到这里,不仅仅是金猪,此刻,在场的所有的修者,都是骤然一惊,齐齐看向了羽皇,一个个的满脸的好奇与询问之色。

    “没错!”微微看了眼周围的众人,羽皇肯定点了点头,道:“我们眼前的这杆长枪,确实是一种能量体,一种由禁法与阵法共同构成的一种···能量枪!”

    “由···由禁法和阵法共同构成的能量枪?”羽皇的此话一出,其他人倒没感觉到什么,然而,站在一旁的禁制城主以及阵之城主两人,却不是忍不住惊叫了起来,个个双眼大睁,满脸的惊震。

    “不错。”羽皇点头,他很是肯定。

    说完,似乎是怕众人不信的似乎,接着,他倏然出手了,双手挥洒间,一道道禁法之光,以及一道道阵法之光,分别自他的左右手之中腾飞而起,两者在腾空之后,并未散去,而是在空中交叠在了一起,最终,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组成了一柄金色闪闪的巨型长枪。

    “这是···战禁术。”

    “阵杀术!”

    几乎,就在那杆金色的长枪,在空中成形的那一刻,两声震惊的大吼声,便是传了出来,声音的主人,不是他人,正是禁制城主以及阵之城主。

    “真的,竟然是真的,原来,先前我们并没有看错!”紧接着,禁制城主以及阵之城主再次开口,言语中满是激动之色。

    言罢,两人情不自禁的对视了一眼,可是看到,此刻的他们,皆是满脸的震惊,不过,这种震惊之色,也仅仅之色持续了片刻而已,很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们的脸上的震惊之色,瞬间消失了无踪了,只剩下了喜悦之色,两双深邃的眼眸中,满是复杂之色,其中有惊喜,有激动,更有着苦涩与心酸。

    羽皇先前,所使用的禁术与阵法的手段,他们并不陌生,因为,那正是禁法一脉与阵法一脉,失传已久的斗战秘术,曾经何时,也正是因为此种斗战秘术的存在,禁法一脉与阵法一脉,才会在无数岁月之前,曾盛极一时,拥有着极致的璀璨与辉煌。

    先前,羽皇所使用的手段,以及不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使用了,早在先前,在灭界之门之外,羽皇就曾利用禁法与阵法的手段,强势诛杀了昆洛主尊以及君陌主尊。

    而早在那时,其实禁制城主以及阵之城主两人,就已经对羽皇使用的手段有些怀疑了,只可惜,由于当时他们距离羽皇比较远,虽然,心中有些怀疑,但是,并不能确定。

    然而如今,确实不同了,此番,近距离的看到羽皇出手了,他们瞬间都是确定了,确定了羽皇所使用的手段,正是禁法一脉与阵法一脉失传了无数岁月的战禁术以及阵杀术。

    “战禁术?阵杀术?”羽皇皱了皱眉,突然看向了禁制城主两人,面色凝重道:“两位前辈,你们指的是,我刚刚使用的禁法手段与阵法的手段?”

    刷!

    这时,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在场的其他的所有的修者,都是齐齐将目光转向了禁制城主两人,显然,他们也是很好奇,因为,战禁术与阵杀术,这两种称呼,在此之前,他们皆是闻所未闻,包括寻古也是···

    或许,曾经的它,有可能听过,但是,岁月匆匆,无尽岁月后的今天,它早已遗忘了过去的太多人,太多事。

    “回永恒尊皇的话,正是如此。”禁制城主以及阵之城主两人齐齐拱手,恭声道。

    闻言,羽皇神色一敛,瞬间陷入了沉默,心中悠悠低语道:“战禁术?阵杀术?这···就是,此前那位在我意识海中出现的男子,所使用的禁法手段与阵法手段的真正名讳吗?原来,它们叫做战禁术与阵杀术。”

    同时啊,此刻,羽皇的心中也很是震惊,因为,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本来,他一直都是以为,自己所使用的手段,应该是没有人会知道的,至少,在他意识海之中见到那位神秘男子之前,他是从来不知道禁法和阵法,还可以如此运用。

    而今,谁曾想,此番自己一出手,竟然就被禁制城主与阵之城主给认了出来,并且一下道出了它们的真名。

    “怎么?看永恒尊皇的神色,莫非,此前您自己并不知道,自己使用的乃是战禁术与阵杀术?”这时,似乎看出了羽皇脸上的异样,阵之城主历之衡突然开口,好奇的道。

    “不错。”羽皇点了点头,悠悠道:“不瞒前辈,此法,乃是朕偶然所得,在此之前,朕确实不知战禁术与阵杀术之名。”

    “对了···”这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再次开口,好奇的道:“听两位前辈的语气,似乎对于战禁术与阵杀术很是熟悉,只是为何,从未见你们在战斗中使用过?”

    “这个···”听了羽皇的话,禁制城主两人先是一怔,接着两人对视一眼,齐齐摇了摇头,苦涩的道:“永恒尊皇您有所不知,并不是我们不想使用,只是,战禁术与阵杀术,这两种斗战秘术早已失传,我们根本无从休息啊,眼下,我们之所以认得此法,那只是因为,我们的祖上有些一些对此法的记载而已。”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闻言,羽皇神色一敛,恍然的点了点头,如今,他算是明白了,为何禁法一脉与阵杀一脉会放着威力强大的战禁术与阵杀术不用了,原本竟然失传了。

    “在战斗中使用?禁法和阵法,能够用于战斗吗?”金猪开口,一敛的惊疑。

    “当然可以,而且,其威力丝毫不弱于,任何的秘技与法门。”羽皇点头,肯定的道。

    “落!”

    言罢,他凌空一挥,刹那间,那杆原本横陈于空中的巨型长枪,神光一阵,猛然朝着下方飞冲了过来。

    砰!

    很快,随着一声砰响传来,那杆羽皇凝聚出的那杆长枪,倏然而落,直接斜插在了那杆散发着恐怖波动的长枪的左侧。

    眼下,羽皇所演化出的这杆长枪,无论是在体型上,还是在气势上,都是要比原来的那杆长枪差了很多,不过,虽说如此,但是,却也依旧是威力惊人,在长枪落地的那一刹那,四周的放眼百里内的大地都是狠狠地颤了颤,一瞬间,到处尘烟四起,烟雾蒙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