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垂钓岁月,垂钓万古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不老树下,听了羽皇的询问,赤烽烟蹙了蹙眉头,摇了摇头道:“回主人的话,这个问题,属下,也是不知道···”

    说到这里,微微沉吟了下,接着,赤烽烟再次开口,补充道:“当然了,也并不是我一人不知道,我想,就算是纵观整个冥界之中,恐怕,也没有谁知道那位神秘的忘川老人,究竟是想要在忘川河中垂钓什么吧?”

    “因为,据我所知,忘川老人从不与任何人说话,也从不和他人有来往,在他的世界之中,只有他自己,根本没有谁,能够看得懂他。”接着,赤烽烟不禁再次出言,补充道。

    “汪了个汪的,真是怪哉啊!据本汪爷所知,整条忘川河中,可是只鱼不存,全无生息啊,其中,有的只是无尽的孤魂野鬼以及各种虫蛇毒物,而那位所谓的忘川老人,却竟然总是呆在那里默默垂钓?他要垂钓什么?难不成,是要垂钓其中的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寻古撑了撑耳朵,无不惊疑的道。

    “应该不会吧?”幽玄接话,眉头紧蹙,一脸难以置信的道:“忘川老人垂钓那些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做什么?难不成,他要吃了他们?”

    说完,不待众人说话,幽玄又连忙开口,自己否定道:“不可能,应该不可能吧,不是说,忘川老人渴饮忘川水,饿食彼岸花吗?应该不会吃那些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才对啊!”

    “小玄,你的想法,有些过于片面了···”这时,紫皇突然摇了摇头,接着,他出言对着幽玄反问道:“谁说,垂钓那些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就一定是为了吃?或许,还有别的用处呢···”

    “别的用处?”听到这里,幽玄眉头一凝,满脸的困惑的望着紫皇,道:“垂钓那些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还能有什么用处?”

    “或许,忘川老人之所以会垂钓忘川河,仅仅只是为了,要帮助那些误入忘川河中的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摆脱苦海,助他门得以超脱也说不定啊!”这时,几乎就在幽玄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道动听而又柔和的声音,便是突然响了起来,这次出言的,乃是妙音天佛。

    “当然了,忘川老人不断地的垂钓忘川河边,也有可能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清除忘川河的污染源,因为,只要将其中的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全部捞出来,那么,忘川河水,自然会恢复曾经的清澈。”说完,稍稍顿了下,妙音天佛再次出言,补充道。

    “汪,妙音小姑娘啊,你说的这些可能,应该都是不存在吧?”听了妙音天佛的话,寻古皱了皱眉头,反驳道:“因为,据我所知,那些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一旦掉入了忘川河中,就将直接忘川之中的一滴滴河水,化为了忘川的一部分,从此再无出来的可能了。”

    说到这里,似乎是怕妙音天佛不相信似得,稍稍顿了下,接着,它再次开口,补充道:    “汪,再说了,就算那位忘川老人,功参造化,真的是有能力,将忘川河中的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从忘川河中给垂钓出来,可那眼下的情况也是不对啊,须知,那位忘川老人已经是在冥界之中,呆了无数岁月了,若是,他真的是在垂钓孤魂野鬼以及虫蛇毒物的话,那么,忘川河定然会有所改善的···”

    正说着,寻古突然生出了一直前爪,指着前方的忘川河道:“可是如今呢,刚刚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忘川河水依然如故,血黄色一片,其内孤魂野鬼,虫蛇毒物比比皆是,丝毫没有一点改善。”

    闻言,妙音天佛蹙了蹙眉,接着,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她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因为,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寻古的话,很有道理,她无力反驳。

    “或许,我们可以往深处想想,不要仅仅只是局限于我们表面上所看到的···”这个时候,沉默了良久的羽皇,突然开口了,神色微敛,一双血色的眼眸,烁烁其华,紧紧地凝视着远处的那位老者,心中若有所思。

    “往深处想?”闻言,众人先是齐齐一怔,皆是,他们回过神来,齐齐看向了羽皇,询问道:“你的意思是···”

    转身,微微看了眼身边的众人,最后,羽皇再次将目光,放在了远处的忘川老人的身上,口中幽幽低语道:“一个人,垂钓于河边,如此情形,让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他在垂钓河中的鱼虾、在垂钓河中所存在的一切事物,当然了,这种思维很是正常,而且,也很符合逻辑···”

    说到这里,羽皇的话音骤然一转,道:“但是啊,先前也说了,这种情况,仅仅只是人们正常的思维罢了,除此之外,还有特殊的思维,比如说,一个垂钓于河边,有没有可能是另有深意,说句通俗点的话,就是说,他有没有可能,其实并不是在垂钓河中所存在的事物,而是在垂钓···那些我们看不见,而河中也没有的事物···”

    “垂钓河中···所没有的事物?”听到这里,赤烽烟倏然一怔,接着,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亮,道:“主人,听了你的一番话,倒是让属下,想到了几个关于忘川老人垂钓之事的传说。”

    “关于忘川老人垂钓之事的传说?”听到这里,不待羽皇说话,幽玄当即出言,催促道:“赤雪前辈,不知道你想起哪些传说了?说来听听···”

    赤烽烟微微颔首,道:“忘川老人,垂钓忘川,每日不断,岁月如常,关于他到底是在忘川河中垂钓什么,自古以来,便是一个秘,没有谁知道,不过啊,有传言说,忘川老人是在垂钓岁月,他在垂钓过去的年华。”

    “垂钓岁月?垂钓过去的年华?我去,这也太扯了吧,岁月与年华,那是何等的飘渺?怎么垂钓啊?”幽玄双眼一睁,惊呼道,他很是不信。

    不过,与他不同的是,寻古在听到赤烽烟的一番话,它却是突然点了点头,声音沉重的道:“汪,小玄你还真别不信,据我所知,在遥远的岁月之中,确实是有些人有这种能力,他们可以凭借着一支竹竿,垂钓古今未来,洞晓生死福祸。”

    “此言当真?这世间,当真有如此奇术?”听到这里,不仅是幽玄,乃至是在场的所有修者,包括赤烽烟在内,全都是惊住了,他们被寻古的话给惊住了,这世间,真的可以垂钓岁月与年华?

    寻古点头,肯定的道:“自然是真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言罢,紧接着,寻古再次出言,补充道:“因为,曾经我亲眼看到过有人施展此能力,那场面当真是···”

    说到这里,突然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寻古眉头一蹙,突然闭上了嘴巴,直到半响之后,它才再次出言,对着赤烽烟询问道:“对了,还有吗?还有什么传说吗?”

    “有···”赤烽烟怔了怔,随即,肯定的点了点头,道:“除此了先前的那个传说之外,还有传言说,忘川老人是在垂钓万古时空,因为,据说忘川河,连通着是空的长河,若是,在其中垂钓的话,很有可能,会在其中找到自己曾经所属的那片时空,从而,去看一看,曾经所熟知的人以及的熟知事。”

    紧接着,赤烽烟再次开口,继续道:“此外,更有传言说,其实,忘川老人,并不是在垂钓什么,而是在用忘川河水编织梦境,一次垂钓,便是他所做的一个梦,据说,这个正是忘川老人为何会在忘川河边一坐一整天的原因了,究其原因皆是因为,那时的他,依然全身心的沉浸在了梦中···”

    “垂钓万古?编织梦境?”听到这里,帝雪含烟秀眉一蹙,一双绝美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寻古,询问道:“寻古,这两种情况?也有可能吗?”

    寻古一阵沉默,怔怔失神,直到半响之后,它方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眼帝雪含烟,它先是摇了摇头,随即,又是点了点头,满脸的复杂的道:“垂钓万古以及编织梦境,这两种能力我从没见过,不过,我却是听说过,在无数岁月之前,确实有人可以做到这些···”

    “唔,这就难办了,既然这三种情况,都是有可能,那么,就难办了,着实是不好猜了。”幽玄一阵摇头,满脸的无奈。

    “算了吧···”这个时候,羽皇突然发话了,他长舒了口气,正色道:“我们好像有些偏离主题了,眼下,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找到忘川世家。”

    说到这里,羽皇话音一顿,默默地扫了眼远处的那位忘川老人,道:“至于那位忘川老人,我们就暂时不必想了,因为,不管如何,他与我们都是没有关系,毕竟,对于他,乃至于整个冥界来说,我们都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而已,所以啊,我们实在没有必要非要把我们遇到的每一个特殊的人和事,都要寻根究底的了解一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