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忘川有梦,红尘有你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冥界,忘川世家。

    “悦心,虽然,我不知道,轮回中到底是发生了事?为何我始终没有来找你,但,不管怎么说,到头来,终究还是我负了你,是我对不起你。”忘川阁中,羽皇眉头紧蹙,心中满是愧疚的道。

    说完,他瞬间又是陷入了沉默,双目失神,满脸的回忆之色,因为这一刻的他,突然想起了曾经,想起了那些曾被他埋藏在了记忆深处的画面,那都是一些曾经,他与紫悦心,或者说是云鸢在一起的画面···

    其实,先前忘川冥风有一点说错了,奈何桥头的那位疯癫老者,并不是整个天荒时代之中唯一的幸存者,除此之外,还有一人,那就是紫悦心,她其实也是天荒时代的人,曾经,正是她,与羽皇相依为命,不离不弃,一直相伴。

    后来,天荒时代动乱,或许是早有预感,在天荒时代的那场大破灭之前,羽皇特意来了一趟冥界,并且,将曾经的‘紫悦心’安置在了忘川河上,也就是,如今的忘川天府的所在地。

    其实,无论是忘川天府,还是那条隐于虚空之中的彼岸仙桥,亦或是,忘川天府之中的那一朵朵紫色的彼岸花,皆是出自羽皇之手,是羽皇为紫悦心制作的。

    先前,初入忘川天府之中时,羽皇还曾心生疑惑,他很是不解,为何整个忘川天府之中的各大宫殿,甚至包括那条通往忘川世家族地的彼岸仙桥,皆是都是紫色的,甚至,居然连那一片片几乎是种满了忘川天府各地的彼岸花,都是紫色的,不过,此时此刻,他却是明白了···

    原来这些,都是曾经的自己,故意为之的,究其原因,不为其他,只因,曾经的紫悦心,酷爱紫色。

    ···

    “汪, 不对不对,不对啊!”这个时候,似乎的突然想到了什么,一直沉默的寻古,倏然出言,一脸好奇的望着忘川冥风,道:“忘川家主,你先前不是说,紫悦心一直在奈何桥上等人吗?想来,他所等的那个人就是羽小子,或许是羽小子的前生吧!”

    “没错。”忘川冥风默默地点了点头,因为,事实就是如此,紫悦心苦苦所等的人,正是羽皇无疑。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死狗?”幽玄捏了捏嘴巴,对着寻古反问道。

    “汪了个汪的,当然有了,而且,问题大了去了。”寻古竖立双耳,郑重的道。

    正说着,他目光一转,突然再次看向了忘川冥风,询问道:“忘川家主,你先前不是说紫悦心一直都是在奈何桥上,等待羽皇吗?可是,那我们先前来的时候,不是遇到他了吗?为何,她却是全然没有感觉,仿佛是根本不认识我们啊?”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羽皇,又继续道:“你说吧,要是说紫悦心不认识我们这倒很正常,可是,她居然也不认识羽小子,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不是说,她在奈何桥头等待了无数岁月,就是为了等待羽小子的出现吗?而今,结果羽小子来了,为何她却不认识了?”

    “唔,说的也是啊,这一点,确实是有些奇怪啊!”闻言,紫皇等人相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先前他们都是没想到这一点,眼下,听到寻古这么一说,他们顿时都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说话间,众人齐齐将目光,看向了忘川冥风,当然了,也包括羽皇,因为,对于寻古所问的那个问题,他也是有些不解。

    忘川冥风一阵沉默,直到半响之后,他才出言,长舒了口气,道:“不错,云鸢始祖苦守奈何桥头无数岁月,的确是为了等待着天苍始祖的出现,这一点自是确定无疑,本来按说,只要你天苍始祖出现,云鸢始祖肯定不会认不出天苍始祖的,甚至,可以肯定,只要你一踏上奈何上,她都是发现天苍始祖的,因为,她对他的气息,太熟悉了···不过···”

    说到最后,忘川冥风话音骤然一转,道:“不过,我所说的这些情况,只是原来的情况,而现在却不是了,时至如今,无论是你,在奈何桥上,往来多少次,云鸢始祖都是不会再次认出你了。”

    “为什么?”羽皇开口,此际,他眉头紧皱,言语中满是焦急与不解。

    深深地凝视了一会,片刻后,忘川冥风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因为,你来晚了,你出现的太迟了,如今,云鸢始祖已经彻底的忘了你···”

    “来晚了?彻底的忘了我?”闻言,羽皇脸色顿时一白,直接怔在了那里,脑中嗡嗡作响,一阵空白。

    “忘了?忘记了羽了?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帝雪含烟等女秀眉紧皱,齐齐追问道,她们很是不解,同为女人,对于那种无尽的爱恋,她们最是能够体会的到,很有感触,怎么会忘呢?根本不应该啊!

    若是能忘,早就忘了,然而,她却是为此等到了无数的岁月,那就说明,她对羽皇的爱早已成为了执念,既是成为了执念,又怎么可能会在一夕间,全部忘却?怎么忍心忘记?

    “或许,我知道了···”这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赤烽烟突然出言,肯定的道。

    “为何?”羽皇等人齐齐转身,对着赤烽烟询问道。

    赤烽烟沉默了一会,突然对着羽皇等人反问道:“主人,你们还记得,我给你们说过的···浮生劫吗?

    言罢,稍稍顿了下,赤烽烟再次出言,补充道:“如果,属下没有猜测的话,悦心主母之所以会忘记你,之所以没有在奈何桥头认出你,就是因为浮生劫的原因。”

    “浮生劫···”听到这里,羽皇等人先是一怔,皆是他们神色一晃,齐齐点了点头。

    因为,这一刻,他们都是想起来了,赤烽烟却是给他们提过‘浮生劫’的事情,更想起来了,赤烽烟给他们说过的,浮生劫的后果···

    “忘川家主,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这时,赤烽烟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他在询问忘川冥风,或者说是在确认。    “赤雪一族,果然对我冥界之事,了解甚多···”深深地凝视了眼赤烽烟,忘川冥风郑重的点了点,道:“不错,一切正是因为浮生劫之故。”

    正说着,他目光一凝,突然看向了羽皇,口中悠悠地道:“云鸢始祖,之所以会忘记一切,正是因为浮生劫之故。”

    “浮生劫的后果如何?她···知道吗?”羽皇一阵沉默,直到半响之后,他方才出言,悠悠地问道。

    “自然是知道的。”忘川冥风点头道。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既然他明知道浮生劫的后果,为何她还要那么做?”羽皇猛然抬头,眉头紧蹙,追问道。

    “为何?”闻言,忘川冥风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道:“还能因为什么,因为,云鸢始祖太想念您了,她太渴望见你一面了,哪怕只是一面,只可惜,岁月更迭间,轮回一世又一世,每一世之中,走过奈何桥的亡灵,不知道有多少,可是,却是始终没有你,你始终没有出现···”

    “浮生一世为一劫,一情一心为一人,红尘的相见,是一场跨越的时空的相逢,但同时,却是一场永恒的离别,对于浮生劫的这一后果,云鸢始祖岂能不清楚?”忘川冥风长舒了口气,继续开口,悠悠道:“只是,无数岁月的日夜等待,没有谁能够明白,她的心里有多苦,又有多思念你···”

    说到这里,忘川冥风微微顿了下,接着,再次开口补充道:“记得,云鸢始祖曾经说过,在这忘川之中,有的只是一场永远也遥不可及的梦,而红尘中,却是不同,因为那里···有你,所以,她想去找你,想要去红尘之中讲你,哪怕一面之后,从此便是永世的别离,便也足矣,她无悔···”

    旁边,羽皇默然,可以看到,随着忘川冥风的缓缓道来,他的脸色是越发的苍白了,眉头都是快要凝成了一团,整个人,更是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在悔恨、自责,满腹的愧疚,此刻,只要是一想到,当初在神古之日空间之中,紫悦心那满是泪痕的容颜,整个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无比的疼痛。

    当年,离别之时,紫悦心拥在自己怀中,哭诉的那些话语,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虽然他能够感受到紫悦心言语中的不舍,但是,他的感触并不深,因为那时的他,根本不了解她为了见自己一面付出了什么。

    然而如今却是不同,明悟了一切缘由之后,眼下,再次回想起来,那曾经的一言一语,皆是仿佛犹如一道道诛心之刃一般,深深刺痛着他,此刻,他真的无法想象,当年,紫悦心不惜遭受诅咒前来见自己,而自己却全然不记得的她时候,她的心中该是多么的伤痛与心伤···

    “慢着,有一个小小的疑问。”这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幽玄突然出言,弱弱的问道:“那个,如你们先前所说,紫悦心应该不是冥界之人啊,可是,不是说浮生劫只是针对于冥界之人的诅咒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