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怪异古树,可怕秘辛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冥界。

    上苍之墓,万千墓冢之中,羽皇以及他身边的帝雪含烟等人,皆是一阵呆滞,个个双目大睁,一双双明亮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

    而这一切,皆是因为,在他们前方大约五百米处,他们看到了一副画面,一副让他们无比震惊的、但却熟悉的画面。

    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在前方不远处的那片墓冢群里,看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古树群,那是一些无比怪异的古树,它们数量众多,每一座墓冢旁边,都是生有一颗怪异的古树,一座墓冢,便有一个怪异的古树。

    之所以说那些古树怪异,皆是因为,那些古树,都是没有叶子,有的只有花朵,满树的白色花朵。

    远远望去,那里就仿佛是一片雪白是世界,一个由无数棵怪异的古树,组成的白色世界。

    羽皇等人,先前一路走来,所看到的皆是一片青灰色,而前方的那片墓冢,则是不同,那里全是白色,是一种单调的白色,无论是古树周围的墓冢,还是四周的地面,皆是被白色的花瓣所铺满了。

    总之,一眼看去,那里除了白色,再无其他,一切的一切,凡是能够看到的事物,全身白色,白的让人沉迷,白的让人震惊,白的让人悲伤···

    呼呼呼!

    一阵狂风袭来,吹过无数的无名古树,扬起了满世的白色花瓣,漫天的白花,随风飞舞,宛如雪花一般,散落满世,那一声声低沉的风吼声,就犹如那亡者的哀唱,在诉说着,久远而又沧桑的悲伤。

    白色的花雨下,林立的墓冢间,那一阵阵久久不歇的狂风,不断地拂动大地,又好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一般,在倾撒着,满世的雪白,似乎是要用那一瓣瓣,雪白的花魂,来祭奠着,那已故亡者的英魂···

    狂风中,墓冢间,无尽的白色花雨,纷落满世,飘舞四方,无尽的雪白,将四周的一切,染成的白色,将周围,化为了一片白色的世界。

    而这些,正是羽皇他们,此时此刻,所震惊的对象,说的准确一点,羽皇等人所真正震惊的,其实是那一棵棵怪异无名古树。

    因为,他们都是认得那种怪异古树,因为,他们曾经来过这里,更因为许多年前,他们都是在这里见到过那种怪异的古树···

    “泪苍花!那是···泪苍花树!”

    ···

    片刻的沉寂之后,一瞬间,羽皇以及帝雪含烟等人,皆是齐齐出言,异口同声的大吼了起来,可以看到,此刻的他们,一个个的皆是嘴巴大张,满脸的震惊与恍然。

    先前,一路走来,他们心中都是无比的困惑,因为,越是在这里行走,他们越是觉得奇怪,总是感觉这里很是熟悉,可是不明白那种熟悉的源头,到底来源于何处,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总算明白了,为何他们会觉得四周很是熟悉,原来,他们真的曾来过这里,原来所谓的上苍之墓,竟然就是他们曾经在仙遗密境之中所见过的···天墓古葬。

    而与此同时,也就是在这一刻,羽皇也终于是明白了,为何对于上苍之墓,只有他与帝雪含烟等人会感到熟悉,而至于寻古以及娲蛇女皇等人,则都是没有这种感觉,究其原因,皆是因为,羽皇以及帝雪含烟等人都是去过仙遗密境,而娲蛇女皇他们则都是没有去过。

    而至于寻古,虽然,他是被羽皇从仙遗密境之中带出来的,但是,羽皇见到他的时候,是在苍古时代的那片时空之中,所以,对于天墓古葬,它也是没有见过,所以,也就不会对这里感觉熟悉。

    “泪苍花?”旁边,听了羽皇等人的话,忘川冥风先是一怔,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神一睁,一脸惊疑的看向了羽皇,惊疑道:“始祖,那些生有白花的怪异古树,就是传说中由上苍的眼泪,所化成的泪苍花树?”

    “嗯?”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忘川冥风,因为,他没有想到,忘川冥风居然也听过泪苍花的事,接着,他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没错,那就是传说中有上苍的眼泪,所化成的泪苍花···”

    说完,他眉头一蹙,禁不住好奇的问道:“怎么?莫非,你也听说过,泪苍花的事情?”

    “嗯!”忘川冥风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始祖,您还记得吗?冥风曾经说过,关于上苍,我可是知道很多关于上苍的传说,而这其中,就包括泪苍花的传说。”

    “哦?”闻言,羽皇眉头一动,他被勾起了兴致,有心想要听一听忘川冥风所了解的泪苍花,和自己脑海中有关泪苍花的记忆是否一样,于是他再次出言,追问道:“忘川家主,不知道,对于泪苍花,你还知道什么?”

    “不瞒始祖,冥风确实还知道一些···”忘川冥风面色一正,想了想,沉声道:“传言,传说中的上苍,在陨落之际,曾留下了的许多悲伤之泪,不过据说,他所流这些泪,却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流,而是为了举世的众生而流,其中的每一滴,都承载着他心中的不忍与伤痛···”

    说到这里,忘川冥风稍稍顿了下,继续道:“而相传,泪苍花正是秉承了上苍的这些不忍与伤痛而生,此花,有枝无叶,满世雪白,它的花期无限,意喻着永世的哀伤,花开是为悲,花落是为伤,花开花落,永恒悲伤,一片花瓣代表着上苍的一滴眼泪,而每一次花开与花落,则是,代表着上苍一次不忍与悲伤···”

    闻言,羽皇神色一敛,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忘川冥风,因为,他发现,忘川冥风所说的那个传说,居然与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完全一样。

    此刻,羽皇心绪难平,他在思索,在想着忘川冥风所知道的这个传说,是从何而来的?同时,他也在思索,自己脑海中有关泪苍花的记忆又是如何得来了?是自己的哪一世记忆吗?若是的话,那究竟是哪一世的自己?    “忘川家主,不知道,关于上苍的这些传说,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羽皇出言,对着忘川冥风询问道,他实在有些好奇。

    “不瞒始祖,在我忘川世家之中的典籍里,其中,就有一本典籍,专门是记录有关上苍的传说的?”忘川冥风犹疑了下,回答道。

    “有一本关于上苍的典籍?”闻言,羽皇微微一怔,接着,再次出言,好奇的道:“既然如此,不知道,关于上苍,你还听说过别的传说吗?”不知道,为何,自从听到忘川冥风说完泪苍花的事,他心中突然生出的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依稀感觉,忘川世家之中关于上苍的传说,似乎很有可能都是真的,所以,他想多听一听。

    闻言,忘川冥风沉吟了下,默默地点头道:“始祖,说起来,冥风确实还知道,另外一个有关上苍的传说···”

    说到这里,他犹疑了下,突然话音一转,道:“只不过,只不过,这个传说,有些太玄乎,冥风觉得他很不靠谱,所以,一直也就没有给您说起。”

    “很是玄乎?不靠谱?”羽皇微微一怔,接着,他目光一凝,满脸好奇的道:“忘川家主,什么传说?不妨说来听听···”

    “对啊!说来听听···”

    这个时候,在场其他诸位修者,也都是开口了,很显然,他们也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好吧···”微微犹疑了下,忘川冥风缓缓地点了点头,口中悠悠道:“那个传说是这么说,据说,如今我们所在的这个墓地,其实,并不是上苍的埋葬之地,也不是他的墓地,而是上苍的沉眠之地。”

    “汪?什么?沉眠之地?上苍没死?”听到这里,寻古瞳孔一缩,不禁惊呼了起来。

    忘川冥风先是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过,传说中,确实是这么说的···”

    接着,他再次开口,继续道:“传说中还说,上苍之所以会选择沉睡,皆是因为,他在赎罪,同时,也是为了等人,传说,无数岁月之后,当天地化为漫天血色,当整片宇宙时空,彻底的走到终结的时候,上苍会再次归来,那时,他会与他所等的人,一起再度归来,莅临世间···”

    “赎罪?等人?”听到这里,羽皇眉头一蹙,不解的道:“上苍啊!那可是主宰世间一切的上苍啊,若是他果真存在的话,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能够让他来赎罪?还有,这世间又会有什么人,能够值得上苍,以沉睡无尽岁月为代价,去等待?”

    忘川冥风苦涩一笑,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我只是按照传说中所说的那般,给你们说出来,至于其中的一些问题,我是一概不知的···”

    说完,接着,又想到了什么似得,他幽幽一叹,反问道:“始祖啊,怎么样?你也发现了吧?我就说嘛,这个传说太不靠谱了,因为,其中所牵扯的东西,太过可怕,难以想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