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独自前行,上苍之墓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天之威严?”上苍之地中,听了寻古的话,羽皇一阵失神,接着,他再次出言,说了句,让众人差点为之崩溃的话:“没感觉啊?而且,我觉得此刻的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哇靠!”

    “我去···”

    “老大!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始祖,你这样真的好吗?”

    ···

    众人一阵无语,简直是不知道说好了,别人都是被周围的气息,压得死去活来的,而他倒好,居然还说挺舒服的?

    “咳咳,虽然是有些打击人,不过,却是实话。”羽皇挠了挠头,虽然有些尴尬,但是他依旧是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

    闻言,众人一阵无言,最后他们憋了许久,异口同声的吐出了几个字:“我们不想和你说话···”

    “呃···”羽皇摸了摸鼻子,一阵无言。

    片刻后,羽皇再次出言,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咳咳,那个···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你们,还能不能继续向前走了?”

    “你说呢?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走?你难道要我们匍匐前行?再说了,就算是我们愿意匍匐前行,可是,也做不到啊,我们现在都是感觉身上像是被压了无数座太古魔山一般,太重了,压得我们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闻言,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反问道。

    “这样啊···”羽皇眯了眯眼,沉声道:“那既然如此,我就把你们都送出去吧,接下来的路,我自己去就行了,你们就在石碑上,等着我就好。”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闻言,众人纷纷相视一眼,皆是满是不甘的点了点头,他们很是不甘心,能甘心吗?

    这就好比是一个农民,辛辛苦苦的耕田、播种、施肥、管理,结果到了该丰收的时候,最终却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说实话,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是想要去看看,传说中的上苍的埋葬之地是个什么样的,他们对于上苍的一切,都是非常好奇,同时啊,他们也想去看看,天苍所说的那个给羽皇留在这里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

    然而啊,此刻,无论他们心中有多想,都是没用了,他们根本进不去。

    ···

    接下来,羽皇出手了,开始着手转移众人了,似乎是怕众女会被四周的压力,给弄伤了似得,所以,此番,他首先转移的是帝雪含烟等女,最后,才是寻古、紫皇等人。

    而同时,也正是因此,还被寻古狠狠地数落了一番,骂他重色轻友,因为,在上苍之地,哪怕是多待一秒,都有多承受一秒的压迫。

    不过啊,好在,羽皇的速度够快,从开始动手,到将众人全部带出上苍之地,这前前后后,都不到半盏茶的功夫。

    “行了,你们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我去去就来。”上苍之地外,看着,一个个瘫坐在四周的众人,羽皇开口道。

    “羽,你自己小心点,若是遇到危险,就赶紧出来。”帝雪含烟等女齐齐出言,嘱咐道。

    “放心吧,我觉得完全没问题,在这好好等我,我很快就回来。”羽皇摆了摆手,很是自信的道,

    说完,他二话不说,转身踏入了上苍之地之中,继而,朝着深处走去了···

    “我去,什么情况?周围的异象呢?”

    “是啊,血雨呢?狂风呢?电闪雷鸣呢?”

    ···

    灰色的石碑旁边,看着渐渐远去的羽皇,在场的众人一阵呆滞,心中惊震万分,因为,他们发现,羽皇自己一人走入上苍之地的时候,周围非常的平静,先前,他们在其中所看到的诸多异象,竟然一个也没有。

    “汪了个汪的,我明白了,本汪爷算是明白了啊,敢情,这片上苍之地,或者说刚刚的那股‘天之威严’竟然是专门针对我们的?它,竟然是为了阻止我们进入。”这一刻,寻古恍然,一脸的不可思议。

    “没错,一定是这样,这片上苍之地,在排斥我们,似乎是非常不想让我们进入。”

    闻言,众人齐齐点了点头,一个个的心中皆是一阵明了,事到如今,一切都是显而易见,寻古能够想到的,他们又岂会想不到。

    “奇怪!真是奇怪?这是为什么呢?为何老大,竟然可以不受天之威严的影响,竟然可以随意进出上苍之地,为何,此地,独独不排斥他呢?”

    “汪了个汪的,谁知道了?这是一个怪胎!说不定,羽小子与传说中的上苍,有着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关联也说不定。”

    ···

    说到这里,众人皆是陷入了沉默。

    不过,很快,他们再次开口了,齐齐点头,异口同声的道:“不好说,保不准,他们还真的是有可能存在着什么关系呢···”

    ···

    上苍之地外,众人议论纷纷,其所谈论的,全是关于羽皇的话,不过,显然,对于众人的这些猜测,羽皇都是不知道的,因为,此刻的他,已经远去了。

    上苍墓地之中,羽皇正迈步前行,他的速度很快,就在众人谈话的那会时间里,他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与先前的那片雪白色墓区之中的悲伤与平静的气氛不同,也与最早的那片青灰色的墓区之中的怨愤与压抑不同···

    在这里,没有悲伤,没有怨愤与不甘,也没有让人感到压抑的死气,这里有的仅仅只是死寂,无比的死寂,到处鸦雀无声,没有一丝的风声,一路走来,羽皇都是能够清楚的听到他的每一次抬腿与落脚的声音,甚至,就连他的呼吸声,与心跳声,也是听到。

    这里,很是安静,安静的让人窒息,安静让人惶恐,安静让人近乎于绝望。

    “好诡异的地方,怎么会如此安静?居然连一丝风吹草动都没有?难道,是这里风不吹不进来?”羽皇眉头微蹙,心中如是想到,不过很快,他又否定了心中的这个想法。

    因为,先前在上苍之地边缘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了有无尽的狂风,呼啸而起,席卷诸方。

    “可是,既然如此,那这里为何会如此的沉寂,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在压制着周围的万物吗?”怀中满心的惊疑,羽皇快步前行。    如此以往,不久后,大约就在羽皇连续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他看到了一座墓冢。

    那是一座通体为血红色的墓冢,墓冢并不是很大,虽然,比整个上苍之墓之中的其他墓冢要大一些,但是前前后后,也不过是方圆两丈左右。

    血色墓冢的正前方,也就是此刻正对着羽皇的方向,一块高大的墓碑,静静而立,墓碑之上,刻着是个黑色的大字:“上苍之墓”。

    墓碑与整个墓体的颜色一样,它是血色的,很是鲜红,当然了,不止是它,整个墓冢皆是如此,无比的鲜红,此外,在整座墓冢的四周,还弥漫着一层淡淡血雾。

    总之,这座血墓给人的感觉,很是可怕,有些瘆人,一眼看去,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上苍之墓!真的是上苍之墓?难道,上苍真的存在?而且,就被葬在了这里?”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那块血色的墓碑,羽皇有些失神。

    因为说真的,别看他们一路来经历那么事情,但是,其实在他的心中,依旧是有些不相信上苍的存在,不过,此时此刻,事实罢在眼前,似乎,也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不对!奇怪?这···这怎么会?不应该啊···”片刻后,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羽皇双眼大睁,他很是震惊,因为,他震惊发现,他眼前的那座墓冢之上的鲜血似乎还未干涸, 就像是刚被鲜血的染红的,又像是刚从血池捞出来的一般,很是诡异。

    他心中实在是震惊,他不想通,不该会如此啊?上苍之墓,存在了无数岁月,按说就算他是被血染红的,那么,这么多年来,按说其上的鲜血也是该干涸了,怎么会是如此呢?竟然看起来,依旧是鲜血淋淋的。

    不过,虽然心中奇怪,但是羽皇,并未过多纠结于此事,很快,他迈步走来,仔细的在墓冢的四周,打量了起来,他在寻找天苍所说的那件东西,因为,按照天苍所说,他所遗失的东西,就在上苍之墓的附近。

    “嗯?没有?”半响后,羽皇在那棵高大的泪苍花树停了下来,眉头紧锁,脸色很是不好看。

    眼前的这座血色的墓冢,或者说是上苍的墓冢,并不大,短短一会的时间里,羽皇已经是将整个墓冢,检查了十几遍,可惜,却是始终一无所获。

    “奇怪,按说不应该啊,天苍应该是不会骗我的,可是,这四周,我都是找了一遍,为何却是什么也没有···”泪苍花树下,羽皇眉头紧锁,心中一阵沉思,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亦或是,自己有没有曲解了天苍的意思。

    “对了,天苍只是说,那个东西就在上苍之墓附近,并没有说,一定就在上苍之墓之上,也就是,那个东西,很有可能是藏在上苍之墓周围的某个地方。”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亮,悠悠低语。

    说完,他二话不说,猛然转身,将目光投向了他身后的那颗泪苍花树,他觉得,若是自己找的东西,不在墓冢之上,那么一定泪苍花树上了,因为,在整个上苍之地之中,除了那座血色的墓冢之外,就只有眼前的这棵泪苍花树这唯一的一个事物了,除了它之外,再无他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