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九彩光团,杀天之人?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上苍之地中,眼见着,在血墓之上寻找无果,最终,一番思虑之后,羽皇将目光放在了墓冢旁边的泪苍花树上。

    而事实证明,羽皇的方向找对了,最终,经过一番寻找,在泪苍花树的主干上,他发现了一个凹槽,一个手掌形态的凹槽。

    “应该···就是这个了吧。”泪苍花树下,望着眼前的凹槽,羽皇悠悠低语道,说着,他缓缓地抬起了的右手,朝着泪苍花树之上的手掌形凹槽,按了过去。

    不得不说,有些事真的无法解释,泪苍花树上的那个凹槽,简直就是按着羽皇的右手设计的,两者一模一样,完全吻合。

    哗!

    几乎就在羽皇的右手,按在那个凹槽之上的那一刻,一瞬间,那座原本无比沉寂的血色墓冢,倏然爆发出一股绚烂至极的九彩神华。

    “嗯?这是什么情况?”羽皇一脸的诧异。

    按下泪苍花树上的凹槽,会有情况出现,这一点,羽皇并不是没有想到,不过,不同的是,他心中所想的情况,应该是发生在泪苍花树之上才对,不曾想,他心中所想的情况,却反而是发生在了完全与泪苍花树没有接触的血色墓冢之上了。

    “不对啊,难不成,这棵泪苍花树上的凹槽,居然是一个机关,一个连通着血色墓冢的机关?”片刻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心中一动,惊声道。

    咔嚓!

    这时,似乎是在印证羽皇的话语一般,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声碎裂的声音,突然自血色的墓冢之中,传了过来。

    “嗯?”闻声,羽皇血眸一凝,连忙运目朝着血色墓冢看去,紧接着,就在他震惊的目光,那座原本完整一体的血色墓冢,倏然从正中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同一时间,他更是看到,有一团绚烂的九彩光团,从裂缝中飞了出来。

    细细看去,可以看到,那是一个闪烁着九彩之色的菱形体,体型并不大,差不多能有成人的两个拳头那么大,不过,虽然它的体型不大,但是,它给人的感觉却是极为的不凡,其上,九彩光大盛,其释放的神华,无比的耀眼,让人都是有些无法直视。

    当然了,这些其实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它的上面,竟然弥漫着一种无上的威严,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意志。

    它给人的那种感觉,有些类似于玉玺,因为其上有着一股只有皇者才有的皇者霸气,但是却又要远胜于玉玺,因为,它上面所弥漫的这种皇者霸气,要比寻常的玉玺之上的皇者气息,要浓郁的多了,两者简直是根本不在档次,恍然间,他给人一种可怕的错觉,仿佛它,就是举世之间,最为绝对无上的存在,它之所至,诸天当拜,万物当臣。

    总之,这件菱形体,一看就知道其绝非凡物。

    “这···这就是天苍留给我的东西吧···”泪苍花树下,望着那个刚从血色墓冢飞出的九彩菱形体,羽皇有些失神的低语道。    虽然,在此之前,天苍并没有告诉他,他在这里遗失的东西是何物?又长了什么样,但是,就在刚刚,第一眼看到那道菱形体的时候,羽皇心中却是已经可以确定了,天苍让他取回的东西,就是眼前的那道菱形体。

    那种感觉很是奇特,说不清,也道不明,但是,仅仅只是一眼,他便是知道了,那是属于他的东西,因为,他们彼此间,有一种奇异的联系,或者说是脉动,一种类似于血脉相连的脉动。

    “奇怪,怎么会如此?这是属于我的东西,没错啊?可是,它为何会被藏在那里?”片刻后,突然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骤然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一刻,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了许多的疑问。

    比如,天苍让自己取出的东西,也就是那个九彩的菱形体,为何会是从血色墓冢之中飞出来的?怎么会这样?这座血色墓冢不是上苍的墓地吗?为何,其中居然会埋藏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再比如,就是那个属于自己的九彩菱形体本身,羽皇也是有些想不通,他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存在?叫什么名字?其上所弥漫的恐怖气息,到底又源于何处?它,当年,又是怎么被自己遗失在这里?当年,究竟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有一点,同时,也是羽皇最最想不通的一点,那就是自己,或者说,曾经的天苍,与传说中的上苍,到底是什么关系?

    事到如今,若是再说自己与上苍没有关系,恐怕,就连羽皇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一路走来,曾有各种迹象都可以证明,自己与传说中天苍,存在着某种奇特的关系,只是,他始终想不通,他们是什么关系,是敌人?还是朋友?

    若是朋友的话,那还好解释,因为,这样的话那个九彩菱形体,可以当成是曾经的自己给传说中的上苍的殉葬之物,这样完全说得通。

    可是,若是仇人的话,那么,为何那个属于自己的九彩菱形体,竟会被遗失在这里?并被埋进了上苍之墓之中,难道说,当年的天苍,或者说是自己,竟然曾在这里,与传说中的上苍有过激烈的大战,并且,在一战之后,曾经的自己,居然斩杀了上苍?

    “杀天之人?会是这样的吗?会吗?难道,曾经的自己,真的斩杀了上苍?难道,传说的上苍,真的是灭于自己之手,可是,这可能吗?传说中的上苍,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吗?谁可杀他?可是,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么眼前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根本说不通···”

    羽皇双眼大睁,心中一片波澜,久久难平,他太震惊了,心海中宛如翻江倒海了一般,因为,他想到的那种可能,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是难以想象。

    “回来!”片刻的失神之后,羽皇目光一凝,突然对着那个悬浮在血色墓冢上方的九彩菱形体大喝道。

    他想要快点收回,那个属于自己的九彩菱形体,因为,他想要离开这里,不知道为何,这一刻,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可怕的感觉,那是一种危机感,冥冥中他隐隐觉得,自己必须尽快离开,否则的话,很可能要生出可怕的变故。

    嗡嗡!

    然而,随着羽皇的一声大喝,那道悬浮血色墓冢之上的九彩菱形体,只是微微颤了下,接着便没有什么动静了,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吸住了一般。

    “回来!”羽皇大吼,说话间,他右手猛然伸出,朝着那道九彩的菱形体,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引力。

    嗖!

    与上次不同,果然这一次,有效果了,随着羽皇的右手发力,一瞬间,那道九彩的菱形体倏然飞腾而起,快速的朝着羽皇飞了过来。

    此番,那道九彩的菱形体,乃是被羽皇右手中的吸力给吸过来的,按正常的情况来说,九彩的菱形体,应该是会落到羽皇的右手中才对,可是,事实上却是并非如此,它所冲来的方向,并不是羽皇右手所在的方向,而是羽皇的眉心处。

    “嗯?什么情···”羽皇面色微变,他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然而,还没有等他一句话说完,那道九彩菱形体便是直接冲入了羽皇眉心中。

    “我去,这是个什么情况!”片刻的沉默之后,羽皇双眼一睁,瞬间,惊呼了起来,他感觉很是诧异,甚至是不可思议。

    本来,羽皇还以为,那道九彩的菱形体在没入自己的脑海中之后,应该会留在那里,谁曾想,那道九彩的菱形体,没入羽皇的眉心之后,竟然如同冰块消融了一般,直接消失了无踪。

    “怎么会这样?那道九彩菱形体,怎么···”羽皇皱眉,他再次开口,刚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就在下一刻,他却是突然闭上了嘴巴,不仅如此,他整个人,也都是突然怔在了,一阵失神。

    因为,就在刚刚,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之中,倏然多出一股莫名的记忆,那是一副画面。

    画面中,一个盖世的身影,正狂杀四方,此刻的他,头发凌乱,浑身浴血,周围杀气腾腾,宛如疯魔了一般,大杀四方,他的身影,无比的落幕、孤独,因为,在那个画面之中,他有着无数敌人,天上地下,数之不尽,而他那一方,却只有他自己一人,

    因为,虽然他有亲人,更有朋友,但是此时此刻,他的朋友,他的亲人,都是与他的敌人一样,都是他所要的斩杀的对付。

    他所向披靡,盖世无双,最终,他一人荡灭举世之敌,然而到此,还未结束,最终他更是将目标,锁定了自己,他要杀己,接着,不知道他是以何种手段,竟然演化出了另一个自己,两人大战,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大战,旷日持久,打的天崩地裂,最终,他成功了,他杀死了自己,一战之后,万灵寂灭,举世之中,再无一人,一时间,苍天泣血,举世哀鸣···

    紧接着,画面一转,羽皇的脑海中出现了另一幅画面,那是一片满世枯骨的世界,举世之中,白骨累累,无尽的苍穹深处,血雨漂泊,最终,无尽的血雨,淹没满世,将整个世间化为了一片汪洋血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