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曾经的真相,离去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血海之中,无数雪白的骷髅,垂死挣扎,口中发出凄惨哀嚎,即便依然死去,即便它们已经化为了白骨,似乎依旧是在忍受着难以的痛苦,它们挣扎着想要脱离血海,但是,却是始终不得如愿。

    最后,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声声凄惨的哀嚎声,感染了上天,某一刻,苍穹深处,倏然破裂出一个巨大的窟窿,紧接着,但见,一口口血色的棺椁,疯狂的自窟窿中,飞落而下,密密麻麻的数量众多,仿佛是要用血棺,葬尽世间的一切。

    随着,血棺的落下,很快,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血棺落处,血海尽消,最终,凡是血棺沉落的地方,万物尽皆归位了一座座坟墓,一时间,整个世间,仿佛是化为了一座巨大的陵园,举目望去,处处为墓。

    画面到此,最终,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定格在了,那一座座,布满了整个世间的墓地。

    然而,到了这里,虽然,先前的那副画面,但是,羽皇脑海中的画面,或者说是记忆,依旧没有结束。

    紧接着,光影闪烁,很快,又一副画面,再次出现在了羽皇的脑海中。

    这次浮现在羽皇脑海中的画面,似乎是与羽皇脑海中先前出现的那副画面是连接在一起,因为,两者的情形大致都是一样,同样是一副满是墓冢的画面,举目望去,处处为墓。

    不同的是,现在的那副画面中,只有满世的墓冢,而天空中却是一片空荡,然而,在这次所出现的画面中,除了那满世的密密麻麻的墓冢之外,在遥远的苍穹之上,还有着一双巨大无比的眼眸,一双大到仿佛连整个苍穹,都装不下的眼眸。

    那双眼眸非常的诡异,左眼是黑色,而它的右眼却是血红色,它再凝视着下方,凝视下方的那一座座墓冢,其内满目的悲伤,满目的哀愁与心痛,此刻它在落泪,右眼中流出一滴滴血红的血泪,那血泪形态极为诡异,就像是一个个来自不同种族的头颅一般,而他左眼的那双黑眸中,滴落的却是一滴滴雪白的泪滴。

    万千泪滴,自苍穹之上,纷落而下,准确的滴落在了下方的那一座座墓冢的前方,其中那些血色的泪滴,在落地之下,纷纷化为了一块块血色的墓碑,而那些雪白的泪滴,在落地之后,则是化为了一棵棵没有叶子,只有满树的雪白花朵的怪异古树。

    呼呼呼!

    蓦然,一阵狂风吹起,拂动了万千怪异的古树,一时间,举世之中,白花飞舞,飘舞漫天,远远望去,仿佛是一场白色的花雨,而同时,也就是在此刻,在漫天白花飞舞的时候,依稀间,有些悠悠的低诉传来,声音中满世悲伤···

    画面,到这里,就此终结,一夕间,全都是消失了无踪。

    然而此刻,虽然他脑海的那些画面都是消失了,彻底不存在了,也没有再出现新的画面,但是,羽皇却是依旧没有回过神来,久久出神,因为,他在震惊,此刻的他,心中简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能不明白?他刚刚在脑海之中,看到的那些墓冢,就是他此时此刻,所处的上苍之墓,此外,他也,先前他所看的那副画面,正是上苍之墓形成的整个过程,或者也可以说,上苍之墓出现的前因后果。

    “刚刚···我脑海之中的那些画面,是什么情况?那位···杀敌,杀亲杀友杀己的‘可怕’存在究竟是谁?还有,最后的那副画面中的那双诡异的黑红眼眸,究竟是谁的?是上苍的吗?

    还有···刚刚的那道九彩菱形体之上,所承载的记忆,到底是谁的?是天苍的吗?可是,若是天苍的话,那为何之前,在忘川世家之中接收他的的那些记忆里,却为何没有这些?是当时我所接手的并不是天苍的全部记忆?亦或是,那些根本就不是天苍的记忆,可是,倘若那些画面,并不是天苍的记忆,那···又会谁的呢?会是我其他前世身,所拥有的记忆吗?

    还有,那位上苍,究竟是又谁?刚刚的那些,出现在我的脑海的记忆,有没有可能是他的呢?”

    本来,就在羽皇看到那道属于自己的九彩菱形体是从上苍的墓冢之中,飞出来的时候,他心中,便是已经存在了很多疑问了,然而,此时此刻,在得知了那道九彩菱形体所承载的记忆后,一瞬间,他心中的疑问,便是更多了,有很多东西,他实在是想不通,更不明白···

    片刻后,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羽皇再次出言,心中悠悠低语道:“还有一点,那就是,这片上苍之墓,到底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此刻,羽皇之所以由此一问,之所以会将天墓古葬以及天荒时代的那场大破灭,联系在一起进行思虑,自然是原因的···

    先前,在前往上苍之墓之前,羽皇曾说出来两个必须要来上苍之墓的理由,其一是为了取回一样自己遗失在这里的东西,其二,便是要来此证明一件事,只不过当时,羽皇并没有对众人具体说,他想要证明的具体是什么东西,

    其实啊,羽皇所要证明的那件事,不是其他,正是上苍之墓与天荒时代的那场大破灭的战场,是否就是同一个地方。

    本来,自从听了忘川冥风对于上苍之墓的介绍,他突然心血来潮,有些怀疑,怀疑上苍之墓与天荒时代的那场大破灭的战场,很有可能就是同一个地方,因为两者出现的时间,很吻合,      后来,在上苍之墓的门前,在听到了寻古等人对他们在上苍之墓之中所见到的那些画面一番描述后,他对于心中的那个猜测,便是更加的坚定了。

    只不过,虽然如此,当时,他的心中,依旧是有些不敢确定,不过啊,自从见到了刚刚的那三幅出现在了他脑海中的画面后,他却是完全可以肯定了,所谓的上苍之墓,正是天荒时代的破灭战场,因为,在那三幅画面之中,其中有几个场面,他都是在天苍的记忆中看到过,比如,血色的头颅雨,再比如血色棺椁,还有那双黑红色的巨大眼眸。

    不过,不同的是,在天苍的记忆中,以上所说的这些画面,都是不全,只是短短续续,而这个,也正是羽皇,之所以会发出先前的那一问的根本原因,他想知道,自己与上苍之墓的关系,为何曾经的天苍,也就是自己的脑海之后,会有上苍之墓形成的记忆?同时,他更不解的是,既然有这些记忆,但是,为何,却又不全的?为何会断断续续?是天苍故意为之?还是有着其他原因。

    此外,还有一点,他很是不解,那就是,为何先前在没有自己陪伴的时候,寻古等人在上苍之墓之中,所看到的那些画面,和自己脑海出现的人和物,明明是相同的,但是,为何却是出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景象。

    比如,那双眼眸,寻古等人从中看到的是冰冷,无情···而羽皇看到的,却是满目悲伤,还有那些头颅雨以及万千骷髅,寻古他们看到的,皆是要杀向他们,而自己看到的却是垂死挣扎以及化为墓碑,此外,还有血色的棺椁,也是不同。

    “上苍之墓,源于天荒时代,而这里,更是天荒时代的破灭战场,换句话说,传说中的天苍,应该就是被灭于天荒时代,而我,却是天荒时代的那场大破灭的灭世者,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当年的上苍,真的是被我的千世天苍所杀的?”微微沉凝了一会,羽皇脸色微变,突然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先前,看到那道九彩的菱形体,是从上苍的墓冢之中出现的时候,他就有过此种怀疑,而此时此刻,在见到了那些画面之中,他便是更加见到那种猜测,因为种种迹象都似乎是在表明,自己的猜测,就是事实,是他的前生,杀了上苍。

    “我去,不行,怎么感觉突然寒气阵阵,不行,得赶紧离开···”想着想着,突然间,羽皇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说完,他二话不说,转身便朝着外面冲去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心中的那种危机感更胜了,他感觉自己若是再呆下去,绝对要出问题。

    ···

    羽皇的速度很快,不多时,他便是来到了上苍之地之外,与帝雪含烟等人会合了。

    “羽,你回来了!”

    “怎么样?应该是找到了吧!”

    “羽小子,天苍让你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

    上苍之地之外,见到羽皇之后,众人纷纷出言,询问道。

    “走!离开这里再说···”羽皇一出现,便是对众人催促道,对于众人的问话,眼下,他根本没有回答的打算。

    “呃···”众人发懵,不过,眼见羽皇如此着急,他们也没有多问,直接,随着羽皇,沿着原路,朝着上苍之墓外面走去了···

    由于,已经走过一次了,深知四周危险,所以,这一次,他们都是走到很快。

    不久后,他们纷纷走出了上苍之墓,只不过,就在这时,就在羽皇即将迈步踏出南门的时候,羽皇身形一颤,突然定在了那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