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可怕异变,垂钓亡魂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上苍之墓之中,战歌飘扬,沧桑而又悲伤话语,久久回荡···

    轰隆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四周的那些战歌之音的感染,亦或是,那些不断地回荡在四周的战歌惊醒了什么存在,某一时刻,一座位于上苍之墓中心区域的墓冢,突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时间,墓碑摇晃,墓冢龟裂,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将要从墓冢之中破土而出了一般。

    轰轰轰!

    咔嚓!

    ···

    然而,那座墓冢的异变,并不是结束,相反,它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因为,紧随其后,又有一个墓冢,也开始异变了,接着,很快又出现了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这种趋势,仿佛就像是连锁反应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可以看到,此刻,那些发生异变的墓冢,正在以最初的那座墓冢为中心,疯狂的向着四周辐射而去,很快,便是蔓延了整个上苍之墓。

    嗷嗷!

    呜呜!

    ····

    突兀地,一阵凄厉的鬼吼声,倏然自上苍之墓之中响了起来,紧随其后,又立刻出现了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很快,整个上苍之墓之中,遍地都是响起了这种凄厉的鬼吼声,鬼吼声越来越大,渐渐淹没了原本的那阵沧桑的战歌之音。

    咔嚓!

    轰隆!

    此刻,若是有人在场的话,他一定会无比的震惊,甚至是惊恐,因为,在那些凄厉的鬼吼声中,依稀可见,由一道道森然的白骨,纷纷自那一个个墓冢之中,伸了出来。

    其中,每个墓冢的情况,那些发生异变较迟的墓冢之上,有的露出一截手指,有的露出了半个手臂,还有的露出半个头颅,而那些最早发生变异的墓冢,则是不同,它们的情况,稍微糟糕了一些,因为,其中有好多墓冢之中,都是快要爬出一整具骨架了。

    总之,此刻的景象,无比的可怕,甚至,比之羽皇当年在天墓古葬之中遇到的无数战魂复苏的情况,也丝毫不差,甚至是比之还要更可怕一些。

    只是,当年的那些觉醒的战魂,皆是因为羽皇而起,他们有的是为了杀羽皇,有的则是为了保护羽皇,那么如今呢?如今的这么多觉醒的战魂,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是为了羽皇吗?显然不是,因为羽皇此刻并不在这里。

    那么,既然不是为了羽皇,那这些突然觉醒的战魂,到底又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应了那个传说,这些埋葬于此亡灵,都要复苏了?而若是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情况可就糟了,这绝对一场灾难。

    吟!

    不过,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一直恶化下去,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大概就在,最初的那座墓冢之中的亡灵枯骨,已经一脚踏出墓冢的时候,一道九彩之色的巨大龙影,倏然自上苍之墓的最深处,也就是上苍的墓冢,所在的地方,飞冲了出来。

    吼吼吼!

    那道巨大的九彩龙影现身之后,立刻分化为亿万道细小的九彩龙影,并且快速的朝着四周的墓冢,飞冲了过去,最终全都是盘转在了那些墓冢的上方,不多不少,一条九彩龙影,对应着一座墓冢。

    嗷呜!

    嗷嗷!

    呜呜!

    ···

    随着,那些九彩龙影的出现,四周的那些原本就已经很是浓烈的鬼吼声,瞬间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只不过,这次的吼声,与之前大不相同。

    现在的那些吼声中,流露出的满山兴奋与激动,而如今的这些鬼吼声中,流露出的情形,则很是复杂,其中有愤怒、有不甘,有无奈,甚至,还有的,似乎是在回应着什么。

    不过,不管怎么样,四周的那些鬼吼声是愤怒也好,是不甘也罢,总之,它们并未持续太久,它们的情况,就犹如是回光返照一般。仅仅只是在亿万九彩龙影出现的那一瞬间,它们的吼声最为响亮,此后,便是开始逐渐减弱了起来···

    周围的那些万千雪白骷髅,仿佛是非常惧怕那些九彩龙影,那种情形有些类似于受到了强敌的压迫,不得不从,又有些像是臣子在遵从君王的命令,总之,不管怎么说,虽然那些九彩龙影的出现,最终四周的所有的白骨,全都是再次钻了墓冢之中,而随着它们的消失,那些原本破裂开的墓冢,也是随之再次复原了起来。

    吟吟!

    同一时间,也就是在这一刻,就在万千墓冢再次复原的那一刻,随着一阵震天的龙吟传来,万千道九彩龙影,纷纷腾空而起,最终在上苍的墓冢的上空,再次汇聚成了最初的那条巨大无比的九彩龙影,没入了上苍的墓冢之中。

    砰!

    紧随其后,几乎,就在那条九彩龙影钻入上苍的墓冢的那一刹那,随着一声轰响传来,原本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的上苍墓冢,倏然闭合,再次恢复如初了。

    转眼间,鬼吼声尽消,战歌尽去,所有的墓冢,也再次归于了平静,一切,都是仿佛什么都未发生。

    呼呼呼!

    一阵狂风袭来,吹起满是的白花,白花飞落之处,处处皆化雪白。

    ···

    上苍之墓之中,异变陡生,一场可怕的危机,最终消弭与无形。

    不过,对于这些,羽皇等人都是不清楚,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走后,上苍之墓之中,突然想起来一阵沧桑而又悲伤的战歌,更不知道,在他们走来,整个上苍之墓之中,突然发生可以的变故。

    因为,如今的他们,早已远去,早已远离了南门。

    离开南门之后,羽皇等人,丝毫未曾逗留,直接动身,朝着轮回之路飞去了,准备来说,应该是朝着轮回之路之上的奈何桥走去了,因为,他们要去见孟婆···

    羽皇等人速度很快,这一次,比来的时候,甚至还有快了许多,他们从轮回之路出发的时候,足足花了两日的时间,而这一次,返回的时候,他们却是仅仅只是用了一天半的时间便是来到了轮回之路之上了。    ···

    “不老树?我们这次直接来到了轮回之路上的不老树所在的位置了。”刚一出现在轮回之路之上,众人便是一眼认出了他们此刻的位置,因为,就在他们的不远处,他们看到了一颗粗大无比的古树,那,正是先前他们所遇到过的——不老树。

    “本来,若是按正常的情况,我们还应该是落在三途河边的,不过,为了省时,刚刚在进入轮回之路的那一刻,我特意用秘法,将我们转移过来的。”忘川冥风解释道,他告诉众人,眼前的情形,皆是出自他之手。

    “哦,原来如此。”闻言,众人齐齐点了点头,一阵了然。

    轮回路上,依旧如故,万千亡灵,茫然而无措的排着一条长长的队形,缓缓地前往轮回之地,而在一旁,不老树依旧如初见那般,粗大、古老而又神秘,不老树终是不负不老之名,无论是岁月沧桑,还是时间斑驳,皆是无法在其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不老树下,那座简陋的木屋,依旧安在,只是,此时此刻,屋里是空的···

    遥望远处,在忘川的岸边,一个老人,静静蹲坐那里,依旧是同一个地点,身上依旧是那一身风雨不改的斗笠与灰色麻布衣,依旧是那个姿势,他仿佛是亘古不改,仿佛与岁月同在,仿佛与时空共存···

    他是谁?又来自何方,或者说是来自哪片时空?他在那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何,白日里,他总是风雨不改的坐在忘川河边,他到底是垂钓什么?是垂钓岁月?垂钓过去的年华?还是在垂钓万古时空,想要寻找那一个属于他自己时空,以便在那里看到曾经所熟悉的人,所熟悉的事,亦或是,在编织着一个个久远而飘渺的梦···

    “或许,我们先前都是想错了,其实,事情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或许,那位垂钓老者,垂钓忘川的根本原因,真的有可能是想要在忘川之中的垂钓那些不幸落入其中的亡魂。”这一刻,羽皇突然出言,望着远处的那位忘川老人,悠悠低语道。

    “垂钓亡魂?”闻言,众人齐齐一惊,接着,他目光一凝,齐齐看向了远处的那位正在忘川河边垂钓的老者,口中惊讶的道:“这···这可能吗?”

    众人心中大惊,一个个皆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包括在场的忘川冥风也是如此,他也是非常的震惊。

    关于忘川河边的那位垂钓老者的事情,他自然是听说过,而且,也听说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说,只是据他所知,却是从没有一个说他是在垂钓亡魂的。

    “为何不可?既然连岁月,连万古,连梦境,都是可以垂钓,那么,又为何不可以垂钓亡魂呢?”羽皇沉吟了下,突然反问道。

    “呃,这···”闻言,众人语气一滞,瞬间都是陷入了沉默,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了。

    “难道,你曾经认识那位老者?或者说是,你想到了一些关于那位老者的事?”众人一阵沉默,片刻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众人目光一凝,齐齐看向了羽皇,一个个的皆是满脸的好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