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紫色天路,踏上归程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冥界。

    奈何桥头,面对着众人的质疑,羽皇一咬牙,郑重的许诺,他要在场的诸女,每个人都是给他生一群孩子。

    此言一出,在场的帝雪含烟以及妙音天佛等女,自是一个个的低头不语,面色通红,娇羞不已,然而,却并不是所有的女子皆是如此,比如凤羽,再比如娲蛇女皇以及水千雪两人。

    尤其是,娲蛇女皇以及凤羽两人,此刻的她们虽然与帝雪含烟等人一样,都是满脸的羞红,但是,她们却并未沉默,而是,在怒瞪着羽皇,她们在质问羽皇,并且在极力的撇清关系,因为,羽皇刚刚指到她们了。

    然而,与娲蛇女皇等人都是不同,此刻的凤羽,则是一脸的笑嘻嘻,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因为先前羽皇并未指到她,直接将她给跳过去了,所以,如今她完全是站在了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在扫视着羽皇等人,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又看看这个,满眼的戏谑之色。

    “失误失误!刚刚有点激动了···”怔怔地盯了一会娲蛇女皇两人,羽皇沉默了半响,最终如此解释道。

    “失误?”水千雪挑了挑秀眉,小嘴微嘟,一脸质疑的道:“即使如此,那为何你却独独没有指到凤羽啊,要知道,凤羽可是一直站在我和霓裳姐姐中间的,刚刚,我清楚的看到,你指过我之后,便直接跳过了凤羽,指向了霓裳姐姐。”

    “对啊,羽哥哥,你刚刚为什么不指羽儿啊?”凤羽突然接话,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羽皇一脸戏谑的道。

    羽皇大囧,一阵无言,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羽皇愣愣失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凤羽的质问的时候,一声雪上加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汪,羽儿乖,别闹,不知道你的羽哥哥身体不行吗?太多了,他服不住的···”这道声音的主人,自然是寻古。

    对着凤羽说完话,他立刻又看向了羽皇,此际,他伸出一只前爪,抵着自己的下巴,老神在在,正在一副过来人的身份,对着羽皇语重心长的训斥道:

    “哎,羽小子啊,不是本汪爷说你,不知道细水长流这个道理吗?本汪爷知道你年轻,知道你气盛,但是,需谨记,凡事不可过,你看看你,哪有一个帝王样,别的帝王身边妻妾成群,一样都是虎猛威龙,再看看你,这才几个老婆啊,就把你虚成这样了···”

    “哎,羽小子,长点心吧,这俗话说的好啊,不听汪爷言,虚死在床边,切记,切记···”最后,似乎是觉得自己先前说的不够‘情真意切’似得,寻古迟疑了下,又连忙补充了一句。

    “不听汪爷言,虚死在床边?我去,这话···真是应了那句话,话糙理不糙,真特么精辟!”幽玄双眼大睁,愣了半响后,最终他一脸惊叹的点了点头,可以看到,此刻他看着寻古的眼神,满是崇拜之色。

    旁边,听了幽玄的话,周围的赤烽烟、紫皇以及忘川冥风三人,相视一眼,皆是暗暗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寻古的话,他们也都是很赞同。

    而至于在场的诸位女子,则是一个个羞怒不已,脸色一片通红,没办法,话题实在是太‘沉重’了。

    与众人的神色皆是不同,此刻的羽皇,则是脸色发黑,头上满是黑线,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的瞪着寻古,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寻古绝对是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寻古,幽玄,送你们一句话。”愣了半响之后,羽皇突然出言,一脸平淡的道。

    “嗯?什么话?”寻古以及幽玄两人,齐齐出言,一脸的好奇。

    “翻滚吧,牛宝宝!”羽皇不冷不热的道。

    “什么意思?”幽玄两人迷茫,一阵不解。

    “滚犊子!”说到这里,羽皇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大吼了起来,他真的是气坏了,作为一个男人,最怕什么?最怕别人说他不行,此刻,一想到寻古说的那些话,他就气不打一出来,服不住,什么叫服不住吗?越想越气,最终,他更是扬言,要吃狗肉···

    “哎,遗憾啊!死猪,死胖子还有小赤赤他们不在,若是他们也在的话,我道绝对不孤,他们一定会和本汪爷同仇敌忾的!”寻古摇头长叹,一阵感慨,说到最后,他更是大发思念之言:“死猪,死胖子,小赤赤,你们在哪?本汪爷想你们···”

    对于,寻古的话外之意,羽皇心中自是很是清楚,无非就是,想要联合金猪他们一起,来戏耍自己,不过,对于这些,羽皇全部在意,斜视着寻古,一脸的不屑,嘴中冷冷的道:“确实是遗憾啊,若是死猪他们也在的话,朕,刚好可以多添几道菜,比如清蒸老猪肉,红烧赤羽头···”

    不过,说归说,此刻,说真的羽皇心中还有些暗暗庆幸,庆幸无杀,赤羽以及金猪他们没有跟来,不然的话,不知道会起什么哄,他可是非常清楚,那几个货可都不是易于之辈,其‘口才’没一个逊色寻古的。

    ···

    “好了,闲话不说了,眼下,我们也该是回去的时候了。”最终,羽皇开口,结束了闲话,一脸的郑重。

    “始祖,难得来一次冥界,何不再次多逗留几日再走?”忘川冥风出言,提议道。

    闻言,羽皇先是看了眼不远处的孟婆,随后,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了,时不我待?在这多呆一分,悦心便会多受一分的苦,所以,为了可以尽快的破解浮生劫,更为了早日接回悦心,我打算立刻回去,回去之后,我会尽快让永恒突破圣朝之上,并且,尽快的找到召唤鸿蒙仙路的办法···”

    ”  “既然如此,始祖,那冥风,便最后再送你们一程。”见到羽皇心意已决,忘川冥风默默的点了点头。

    说完,他猛然朝着忘川河的方向,挥出了一道紫光,很快,令众人诧异的事情发生,紫光过处,虚空中遍处生花,那是一朵朵紫色的彼岸花,密密麻麻的,最终在忘川河的上空,形成了一条由紫色的彼岸花组成的天路,从羽皇等人的脚下,一直蔓延到无限远处。

    “始祖,此路名为忘川之引,通过这条路,你们可以直接到达冥界的北门,这样的话,始祖你们便不必再大费周章的再从奈何桥以及黄泉路上返回了。。”忘川冥风解释道。

    “如此甚好,这样的话,会省去很多时间。”羽皇微微颔首,接着,他脸色一正,对着忘川冥风感激的道:“忘川家主,此番,有劳你了。”

    “始祖说的哪里话,没有始祖,就没有忘川世家,冥风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忘川冥风连忙拱了拱手,恭敬的道。

    “好了,你回去吧,我们即刻便动身了,相信,不久后,我们定会再相见。”羽皇摆了摆手,说完,他再次看了眼奈何桥头的孟婆,转身,带着众人朝着那条横跨着忘川河的紫色天路,走了过去。

    “冥风,拜别始祖!”奈何桥头,几乎就在羽皇等人踏上紫色天路的那一刻,忘川冥风突然跪了下来,双手紧拱,口中高呼道。

    “回去吧,相信,他日,定有再见之时。”羽皇并未回头,背对着忘川冥风,摆了摆手道。

    ···

    羽皇等人,渐渐远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身影越发模糊,最终更是消失踪影。

    紫色天路,也就是忘川冥风口中的忘川之引,其上没有任何的限制,身处其上,羽皇等人走的速度非常快。

    先前,仅仅只是在奈何桥上的时候,羽皇等人便是就整整走了八十一天,然而,如今,羽皇等人走了不到二十天,便是已经来到了北荒之地。

    时至夜晚,天空中圆月高悬,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这一天,羽皇突然在路上停了下来,在过去的十几天里,他从未回头,然而,就在这一天,这一刻,他却是再次回头了。

    旁边,众人一阵沉默,对于羽皇的突然驻足,他们一点不奇怪,因为,他们都是知道,羽皇在看什么。

    没有多余的话,此刻,众人皆是羽皇一般,顺着月光,痴痴地遥望无尽的远处,久久失神,恍然间,这一刻众人的眼中,都是出现了一副画面,那是,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在高高的月台之上,月下独舞的画面,美丽、落漠、忧伤。

    那是孟婆。

    千年谁独舞?月下紫影裳,一曲奈何落,不恋离世殇。月圆之夜,倾城独舞,一舞一心醉,一泪一心伤。

    一碗孟婆汤,忘却前世恩怨,孟婆的至情之泪,可以让世间的所有生灵,忘却一切,然而,却唯独对自己没用,一袭紫影宫装,千年独舞,谁心最苦?世间最苦之事,也难及她的心中之苦万分之一。

    无数次月下寒霜,换来一次次心碎断肠,轮回路上,奈何桥头,那一缕执念,究竟为谁?苦苦守候,不愿离散,

    人说,前生五百次回眸,换回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佛说,轮回一眼,便是前世的缘,那一世,我无数次徘徊奈何桥头,无数次默默许愿,不是为了轮回,不是为了重生,只是为了能够看见你出现的第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