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难以置信,刻碑之人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什么情况?”羽皇蹙了蹙眉,心生疑惑,接着,脚下大步连迈,快速的朝着幻灵走了过去,他想知道,幻灵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哭的如此伤心。

    然而,还没走出几步,下一刻,羽皇面色一滞,倏然呆在了原地,因为,这一刻,他忽然发现眼前的场景,很是熟悉,他曾经见到过类似的场景,在一处石碑之中,而那个石碑,不是其他,正是幻灵身前的那块青色石碑。

    还记得,那是在神之战场之中,第一次见到青色石碑的时候···

    那一次,也不止是羽皇看到了,当时,在场的所有的大千修者,都是在青色的石碑之上,看到了一副凄美、苍凉的画面:

    夕阳西下,黄昏沉落。

    一片血色的世界之中,一位白衣染血的女子,伤心泣泪,静静跪坐于残阳之下,怀中紧抱着一块青色的石碑,右手不断地在石碑上划动,纤纤玉指早被鲜血染红,但是她却浑然不觉···她是在铭刻碑文,告别她最深爱的人,一笔一顿,一字一血,刻的无比缓慢,一笔一画间,满载不舍与深情。

    而今,幻灵空间之中,恰好正值黄昏。

    虽然,此处并不是一片血色的世界,虽然,眼前的幻灵是站立的,而曾经羽皇在青色的石碑之中看到的那位白色染血的女子则是跪坐在地上,她们的形态有所不同,但是,她们两人的手中的动作,却是出奇的一致,都是在用纤纤玉指,在青色石碑之上,不断地划动,一笔一画···

    总之,此时此景,眼前的幻灵给羽皇的感觉,和他在青色石碑之中看到的那位白衣染血,正在铭刻碑文的女子简直是一模一样,太像了,恍若一人,因为,从她们的身上,羽皇感受了同一种悲意,那是一种充满了无尽遗憾、悔恨、思念与不舍的悲意。

    “怎么回事?为何我会突然有这种感觉?为何幻灵与那位神秘的女子身上会有同样的悲意?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存在着什么关系?”半响之后,羽皇摇了摇头,继续迈步前行。

    最终,羽皇走来,在幻灵的背后停了下来。

    “幻···”来到幻灵身后之后,羽皇微微迟疑下,就欲开口,他想要询问下幻灵在哭诉什么,然而,就在这时,就在他刚要出言的那一刻,他突然闭上了嘴巴,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是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青色石碑,一阵失神。

    因为,就在刚刚,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一件令他无比诧异的事···

    先前,距离比较远,再加上有幻灵阻挡着视线,羽皇根本没有看清楚青色石碑之上的情况,直到刚才,当他走到近处的时候,他才恍然发现,那块青色石碑居然与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

    羽皇记得很是清楚,当初在神之战场之中,第一次看到青色石碑的时候,其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三十二个大字:“浮生之遥,祭君之情,魂归墓冢,刻骨心头;一世情痴,怎甘伤遗?腕心为墓,死生不负···”

    虽然,先前在远处的时候,虽然羽皇确实是只看到了前面的十六个字,但是,他并未多想,因为,他一直以为,另外的十六个字是被幻灵给挡住了,然而,谁曾想,事实根本不是如此,原来青色石碑之上的那段完整的三十二字碑文,居然真的是只剩下了一半了。

    此外,让羽皇心中诧异的还有一件事···

    犹记得,当初,在神之战场之中,羽皇等人之所以会在青色石碑之上,看到那副凄凉的画面,正是由于青色石碑之上的诸多奇异的纹理与道文,然而如今,那些原本被铭刻在青色石碑之上的纹理与道文,却都是不见了。

    “什么情况?另外一半的碑文呢?还有那些神秘的纹理与道文呢?它们···都哪去了?”羽皇眉头紧皱,一脸的震惊与不解,怎么会如此呢?那些被铭刻在青色石碑之上的纹理与道文,历经无尽沧桑,都未曾被磨灭,为何会突然间,全都消失了,他想不通,实在是困惑。

    总之,他是绝对不相信,那些青色石碑上的碑文以及神秘纹理、道文,是自己消失的,可是,若非如此,那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最终,一番思索之后,羽皇将目光默默地转向了幻灵身上,因为,在她看来,一切的一切,或许是她有关,因为,这些年来,青色石碑皆是与她在一处的,在羽皇看来,她应该是唯一有可能知道原因的人。

    一念至此,羽皇连续长吸了几口气,接着,他突然出言,询问道:“幻灵,不知道这青色石碑···”

    “嗯?”

    然而,很快,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是再度闭上嘴巴了,可以看到,此刻的他,面带惊色,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幻灵的那只正在青色石碑之上划动的纤纤玉手,眼神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之色。

    “这怎么···怎么会?”羽皇心中狂震,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随着幻灵右手的不断划动,青色石碑之上那一半原本铭刻着后半部分碑文的空白区域之上,竟然缓缓地显化出了一个个血红色的大字,最终,那半边空白的区域之上,共出现了十六个字,正是青色石碑之上原本所铭刻的···后半部分碑文。

    然而,事情到此还并未结束,因为,幻灵手中的动作,并未因此而停止。

    待后半部分碑文,全部显化之后,幻灵紧接着,又将她的右手,移向了青色石碑的左上角,继而,她竟然如同在写东西一般,从左边,缓缓地朝着右侧滑动了起来,很是认真,像是在铭刻着什么难以忘怀的过往一般,又像是在记录着一些痛苦的往事,因为,与先前书写碑文时有所不同,此刻的她,哭的似乎更伤心了,双眼通红,眼泪宛若决堤了一般。

    最终,在她将整个青色石碑从上到下,完全的划动了一遍之后,她突然跪坐在了碑前,臻首紧依着石碑,放声痛苦了起来,哭的无比的伤心,无比的悲伤···

    旁边,羽皇早已经懵住了,心神巨震,心中宛若翻江倒海了一般,震惊不已,因为,他看到,他清楚的看到,随着幻灵玉指的起落,一道道繁琐、晦涩的神秘纹理与道文,纷纷自石碑之上显化了出来。

    不过啊,这一点,却还并不是最让羽皇震惊,最让他震惊的是,他发现,此刻在幻灵手中不断闪现出的纹理与道文,竟然与青色石碑之上原有的纹理与道文,一模一样。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如此?”半响之后,羽皇回神,心中狂呼,他太震惊了,太不可思议了。

    时至如今,他哪里还能不明白,当年,他在青色石碑之中所看到的那位白衣染血、跪坐在夕阳下铭刻碑文的女子,很有可能,就是幻灵,不然的话,她为何能够与那位白衣染血的女子,刻出相同的纹理与道文?

    只是,有一点他不明白,更想不通,幻灵不是一个器灵吗?既然是个器灵,又怎么会和神之战场之中的那位神秘女子扯上关系?

    虽然说,早在见到那位从神之战场之中走出的血衣女子,与幻灵长得一模一样的时候,羽皇就已经猜到了,她们之间或许有些关系,但是即便如此,此刻,他依旧是被震惊到了,因为,眼前的所见,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因为,他是从来没有想过,幻灵居然就是那位刻碑女子。

    “不对,还是有些不对···”片刻后,羽皇突然摇了摇头,心中不解的道:“若是,幻灵就是那位刻碑女子的话,那···那位与幻灵长得一模一样的血衣女子又是谁?她与幻灵到底是什么关系?不是说那位女子是在刻碑葬己吗?既然如此,那么,为何当日从中走出了的是那位血衣女子,而不是幻灵?”

    羽皇眉头紧锁,满腹的疑惑。

    然而,此刻的他,心中有着太多疑惑,他很想去问问幻灵,但是,他心中明白,眼下不是时候···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静静地站在一旁,默默地在一边看着幻灵,不去打扰她,他要让她尽情的发泄,将心中的所有悲伤与心痛,全都发泄出来。

    只是,羽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等,便是足足等了五天的时间,直到第六天的时候,幻灵这才停止了哭泣。

    五天来,羽皇始终沉默,他就宛如是幻灵身前的那块青色石碑一般,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一言未发,本来,他以为,自己或许能够在幻灵哭诉的时候,得到一些信息,但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得到。

    因为,在过去的五天之中,幻灵只是一直在哭泣,伤心的落泪,口中却是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提到。

    “幻灵,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天,羽皇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他很是好奇,他与那位血衣女子的关系,也很想知道,眼前的那块青色石碑,它,到底代表着什么?它对幻灵来说,究竟有着什么意义?还有就是,她在青色石碑之上,到底是写了什么?记录了什么?那些岁月斑驳的纹理与道文,究竟是想要告诉世人什么?

    此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羽皇很想知道,幻灵在青色石碑之上,到底是看到了什么?亦或是,想到了什么?究竟是什么事,竟然会让她如此的伤心与悲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