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不可思议,血衣绝世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远处,大千世界的西方之地,一片刺目的血色神华,倏然冲天而起,染血了半边天宇,威势惊天。

    “嗯?”高空中,见此情形,刚刚一拳将羽皇再次打爆的黑袍男子,倏然停手了,转身看向了远处,也就是血色的神华,出现的方向,他很是敏感,因为,他感觉到那里有强大的气息,在复苏。

    “那···那里是什么情况?”

    “看那个方向,好像是···好像是枯骨荒林所在的位置。”

    “怎么回事?难道,那里隐藏着什么可怕的存在?”

    ···

    同一时间,被羽皇用帝王画卷,包裹着停留在万里之外的帝雪含烟,以及雨苍城等诸位大千世界的修者,也全都是被远处的异变给惊动了,此刻,他们都是在看着那里,口中议论纷纷。

    “哼,朕管你是谁,若是胆敢来阻拦朕的话,朕连你也一起灭了,竟然,谁也休要阻拦朕!”片刻的诧异之后,黑袍男子突然出言,冷冷的扬言道。

    言罢,他二话不说,豁然转身,抬手就要继续朝着羽皇打去,因为,他看到,就在刚刚他停顿的那一刹那间,羽皇已经再次复活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就在黑袍男子,刚要动手,再次打向羽皇的时候,异变突起。

    嗖!

    随着一声破空声传来,远处,那股血色的华光中,倏然飞来了一道长方形的血色之物,它速度奇快,快越光速,由远而近,顷刻而至,等到了近处一看,众人方才发现,原来,那竟是一口血色的棺椁。

    “嗯?什么···”黑袍男子惊呼,因为,他震惊的发现,那口血色的棺椁的目标,竟然是他。

    “给朕滚!”黑袍男子大吼,说话间,他瞬间将原本打算轰向羽皇的大手,转而朝着那口血色的棺椁,轰了过去。

    砰!

    最终血色的棺椁杀至,直接与黑袍男子的大拳撞在了一起。

    本来,那位黑袍男子很是自信,他自信,在自己的一拳之下,无论对方的打出的是什么东西,都会顷刻间,被自己的大拳轰。

    然而啊,事实证明,他失算了,或许说他太高估自己了,一击之下,那口血色的棺椁安然无恙,而那位自信满满的黑袍男子,却是应声横飞了出去,一连倒退了数百米,才堪堪稳住身形,模样很是狼狈。

    哗!

    那口血色的棺椁,在击飞了黑袍男子之后,并未返回,而是,来到了羽皇的身前,将其护在了身后。

    “可恶!可恶!到底是谁?给朕滚出来···”高空中,刚一稳住身形,那位黑袍男子便是立刻大吼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他觉得很耻辱,一击之下,居然吃了如此大亏。

    “血色的棺椁?这···难道是···”不远处,望着那口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血色棺椁,羽皇先是一怔,接着,他血眸一亮,眼神中满是诧异与难以置信,因为,这一刻,他差不多已经猜到是谁了。

    “血色的棺椁?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不对,我知道···”

    “是她,难道是她,难道,她还在我们大千世界之中!”

    ···

    片刻的沉寂之后,距离羽皇万里之外的帝雪含烟等女以及雨苍城等诸位大千世界的修者,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个个脸色大变,一双双明亮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很显然这一刻,他们与羽皇一样,都是猜到了来人是谁了。

    轰!

    哗啦!

    这时,就在众人谈话间,异变再生,随着一阵滔天巨响传来,远处,那个出现血色神华的地方,仿佛是出现了一个泉眼一般,一夕间,可见那里倏然有着无尽的泉水的涌出,只不过,与一般的泉水不同,那泉水的颜色是血色的。

    血色的神华中,水势极为的汹涌,无尽的血水,狂涌而出,顷刻间,便是覆盖了方圆万里的虚空中,不多时,那里便是化为了一片一眼都是望不到尽头的血海。

    然而,到处,这种趋势依旧还并未停止,依旧还在继续四面八方狂张着,血浪翻滚间,由远及近,很快,无尽的血海,便是蔓延了过来,最终,一直蔓延到羽皇的身边,这种趋势才堪堪停止。

    “血海?血色棺椁,是她,真的是她,她居然一只都在大千世界之中。”羽皇血眸大睁,满脸的诧异与震惊,事到如今,他已经是肯定了,来人,正是那位当年,从神之战场之中走出来的血衣女子。

    “悠悠岁月,浮生几何?苍冥幽远,虽梦尽,亦难断;寸寸幽心,轮回不老,纵三千明灭,此情难消;流笙之年,无奈错过,一世深情,唯你执着,云仙夕下,一念如沙,那世年华,遗憾为他!错错错,浮苍一世,几回错过?终究,为谁成魔···”

    似乎,是在印证羽皇的话语一般,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阵充满了无尽的思念、悔恨以及悲伤的幽幽女音,便是从远处,那就是血海涌出的源头的处,传了过来。

    哗啦!

    “念念念,飘渺为殇,那一语执念,是谁苦苦依恋,历百千轮回,依然不散;恨恨恨,苍天沉落,万界同殇,恨生不逢时,帝路艰难,无法与君伴;

    忘忘忘,忘得了岁月时空,忘得了万古浮沉,却忘不了,那一世的风沙与年华,更忘不了,血色天路,时空尽头,那一道、孤独远去的背影;痛痛痛,痛万古繁华,待一朝君临天下,繁华世间,却早已没有了他···没有他;空空空,岁月为空,世事空,到头来,空留旧梦···万古皆为空···”

    一瞬间,血海沸腾,到处血浪滔天,最终,随着一阵飘渺而又忧伤的话语传来,浪涛间、血雾中,渐渐地,出现了一位朦胧的身影,一道血色的身影。

    此际,那道身影,正在踏着血浪而来,一步一步,看着很是缓慢,但是实际上,却是无比的速度,很快,等到了近处一看,方知,那是一位女子。

    她,拥有着一张与幻灵一般无二的倾世容颜,一身刺目的血衣,好似要与她脚下的血海融为一体,不分你我,赤裸着一双洁白如雪的玉足,身姿摇曳,步履浮沉间,衣袂飘飘,长发飞舞,宛如一位凌波仙子,出尘而圣洁,绝代风华。

    最终,她停在了羽皇的身前,纤手微动间,那口原本悬浮于羽皇身前的血色棺椁,瞬间飞射而出,同一时间,女子抬步,一步迈出,稳稳地立在了血色棺椁之上,一身血衣,妖艳而美丽,衣裙飞舞间,一双如玉般的小腿,若隐若现,惹人迷离。

    此女,不是那位曾经从神之战场之中,走出的血衣女子,又会是何人,多日不见,此刻的她,依旧如初见之时那般,绝世而美丽,脸色依旧如最初那般,苍白如纸,全无血色,但是,却丝毫不损其美丽。

    “是你,竟然是你!想不到,你居然还在这里?”远处,看到那位血衣女子之后,黑袍男子现在一怔,皆是,他脸色一变,不禁大吼了起来。

    “嗯?”听到这里,羽皇等人神色一凝,齐齐看向了黑袍男子,个个皆是满目的震惊,因为,从黑袍男子的口气中,似乎,他好像认识血衣女子,难道他们之间曾经见到过?

    “不该存在的人,想不到,你居然还未死透,居然凭借着一丝执念,又活了过来,不过,这里终非是你该呆的地方,朕,现在就送你去该去的地方···”血衣女子目光幽幽,声音很是平淡,但是,却给一人无上的霸气。

    嗖!

    言罢,血衣女子倏然出手了,右手缓缓伸出,猛然朝着黑袍男子,点了一指,她的手指,十分的纤细,但是,其内却隐含着无尽之威,一指点出,虚空纷纷炸裂,它速度奇快,仿佛穿越了时空,直接冲到了黑袍男子。

    “给朕灭!”黑袍男子咆哮,面对着血衣女子的一指,他亦是非常的强势,直接一拳轰了过来。

    砰!

    只可惜,他实在是有些高看自己,一击之下,黑袍男子的大拳,轰然破碎,纤细的指芒,趋势不改,直接轰在了黑袍男子的身上,直接将其轰飞了出去。

    血衣女子,强势无比,仅仅只是照面,黑袍男子便是完全落了下风,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大帝。

    哗啦!

    然而,血衣女子凶威盖世,一击之下,她丝毫未曾停歇,接着,一步踏出,带起滔天的血浪,直接朝着黑袍男子,杀了过来。

    “可恶!你找死!”黑袍男子狂笑,一瞬间,他周身神威滚滚,黑雾滔天,他在释放全力,同一时间,他的手中,显化了一柄黑色的大戟,此际的他,威势凛凛,气息比之先前不知道要强大的多少倍。

    “杀啊,如今的你,不过是一道残灵而已,焉敢在朕面前猖狂,今日,朕便灭了你!”一声长啸,黑袍男子呼啸而出,挥动着黑色大戟,威势滔天。

    “想不到,你居然恢复到了如此地步···”血衣女子眼神微眯,接着,她再次出言,淡淡的道:“不过,即便如此又如何,一道残灵便也足够,当年朕可杀你,如今,便同样可以。”

    血衣女子强势无双,玉足轻迈,面对着黑袍男子的可怕大戟,她无所畏惧,直接挥动着一双如玉般的双手,徒手迎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