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一口血棺震四方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异度空间?切,蝼蚁就是蝼蚁,不自量力,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死亡吗?也罢,先将你这位蝼蚁,解决了再说吧!”高空中,一位白袍大帝在冷笑,羽皇的动作,自然是逃不过他的注意,不过,他浑不在意,因为,他自信,一切都不逃死亡。

    言罢,他立刻出手了,右手微微一伸,一道白金色的掌影,快如疾风,眨眼间便是来到了羽皇的面前。

    砰!

    不过,最终,那道掌影却是没能击中羽皇,因为,在最后关头,一道纤弱白皙的玉手突然而至,直接将其击碎了开来。

    “嗯?”那位白袍大帝微微蹙眉,但是,很快他的眉头,便是又舒展了开来,漠然道:“一位大帝残灵而已,还敢在朕面前逞威,不自量力。”

    说完,那位白袍大帝立刻又出手了,抬手间,一道白金色的大拳,呼啸而出,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一拳的力度,要比先前的那道掌影,强大了不知道多少万倍,同时,这一次,他的目标不在是羽皇了,而是那位突然出现在了羽皇身前的血衣女子。

    “不自量力?就凭你这句话,你今天便注定是个死人了。”血衣女子霸气无比,虽然只是一道残灵,但是,她依旧无比的强势,即便是面对着真正的大帝,她依旧是丝毫无惧,丝毫不减其绝世的姿态。

    嗖!

    很快,血衣女子出手了,面对这白袍大帝的大拳,她仅仅只是伸出了一道手指。

    砰!

    指芒纷飞,快若疾风,很快,两者猛然撞在了一起,血色女子打出的那道玉指,看似纤弱,与白袍大帝的大拳相比,显得极为的渺小,然而,就是这样的一道指芒,却是在顷刻间,将那道大拳击溃了开来,不过,在此过程中,血雨女子的打出的那道玉指,也消散了。

    “到底,终就不是巅峰之时,如若不然,先前的那一指,断然不会如此的不堪。”一击之后,血衣女子竟然说出了这般评价,一指之下,便是击溃了一位大帝强者的一拳,然而,对此,血衣女子,居然还不满意,居然,以‘如此不堪’来形容它,要知道,如今的她,可是一道残灵啊,一道残灵尚且如此,若是,她巅峰之时,又该是何等的凶威盖世。

    “什么?这···怎么可能?”高空中,那位白袍大帝震惊,能不震惊,本来,自信满满的一拳,居然被一道大帝的残灵,给一直轻松的击碎了,然而,这道也罢,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血衣女子口中的那番评价。

    “此女,绝非寻常之辈!”

    “她···是谁?”

    ···

    此刻,震惊的不止是那位白袍大帝,同一时间,与白袍大帝一同前来的其他几位大帝,也都是在诧异,在震惊,因为,血衣女子的刚刚的那一手段,皆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一道大帝残灵,居然能够轻易的粉碎一位大帝强者的攻击,这怎么可能?

    “诸位道友,此女非寻常之辈,她虽为一道残灵,但是,却是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若是在一度任其成长下去,终有一日,必将成为我们的大患。”这个,那位黑袍男子开口了,对于空中的诸位大帝解说道。

    “所以,这就是将我们引渡过来的原因,你想让我们与你一起,斩杀此女?”又一位大帝出言,眯眼道。

    闻言,黑袍男子微微一笑,他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是摇了摇头,道:“不瞒诸位道友,本来确实是,不过,现在却不全是···”

    说到这里,黑袍男子目光一转,突然指着血衣女子身后的羽皇,道:“现在,朕,将诸位引渡而来的目的,除了要诛杀此女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彻底的将此人斩杀,因为,他的身份,要比那位女子更加可怕,他是我们永生永世最大的敌人!”

    “他?”闻言,诸位大帝齐齐蹙眉,细细的打量了眼羽皇,漠然道:“一位蝼蚁而已,焉能成为我等的敌人。”

    “算了,管他是谁,今日都是一样的结果,因为,此间此界,注定要不负存在,既是如此,那么,你如此看重他,那么,朕便先助你了灭了他。”一道紫袍大帝出言,言语中很是不屑,对于羽皇,他压根没有看在眼里。

    言罢,他豁然出手了,对着羽皇凌空点了一指,他想要将羽皇一指洞杀。

    “杀啊!”

    “给朕灭!”

    ···

    同一时间,就在那位紫袍大帝出手袭杀羽皇的时候,黑袍男子以及先前出手的那位白袍大帝,也都是同时出手了,不过,他们出手的目标,并不是羽皇,而是羽皇前方的那位血衣女子,因为,在他们看来,若是不拖住血衣女子的话,是很难伤到羽皇的。

    “便是如此,又能如何?朕在这里,谁可在朕面前伤他?”血衣女子目光微眯,声音强势而霸道。

    说话间,她已然出手了,双手齐动,右手先是化掌为指,直接一指迎上了紫袍大帝的一击,接着,一指之后,她立刻再度化掌,朝着依然快要冲到她身边的黑袍男子打了过去,同一时间,她的左手捏着拳影,血光闪烁间,一道血色的拳影,呼啸而出,朝着白袍大帝迎击了过去。

    砰砰砰!

    很快,三对轰击,轰然相撞在了一起。

    哗啦!

    一瞬间,四周狂风呼啸,血浪滔天,狂风中,血衣女子稳稳而立,周围血华闪动,乱发狂飞,血衣列列,风采绝世。

    血衣女子强势绝艳,即便是同时面对三位大帝,她依旧应付自如,这一击之下,她不但挡住了紫袍大帝以及白袍大帝的袭杀,更是,在此过程中,将刚刚冲到她身前的黑袍男子,一张轰飞了出去。

    “可恶!”

    “找死!今日,朕必杀你!”

    很快,随着一阵怒喝传来,先前出手的白袍大帝以及紫袍大帝,瞬间迈步杀了过来,个个面色阴沉,神色阴沉,因为,他们绝对耻辱,两位大帝齐齐出手,居然都没有能够在一位残灵的保护下,诛杀一位蝼蚁,不仅如此,这一击之后,他们这一方却是反而有人糟了重创。

    此种结果,在他们看来,简直是奇耻大辱,实在是不能忍,所以,此番,他们齐齐杀来了,而且,在一瞬间,他们各自取出自己的兵器,他们要动真格了,想要击杀血衣女子来雪耻。

    “有点意思,不过,今日她必须死!”

    ···

    这一次出手的,不仅仅是白袍大帝两人,除了他们之外,还有着另外的二位大帝,以及那位去而复还的黑袍男子,个个杀气腾腾,这一刻,他们皆是帝威尽放,毫无保留,个个威能无限,恐怖无比,此刻,幸亏诸位大千世界的修者离开了,否则的话,单单就是这位帝威,就可以将他们全部压爆。

    “必杀朕??朕,依稀记得,曾几何时,凡是对朕说过这些话的修者,最后全都不复存在了,即便是大帝也不例外,毕竟,大帝,朕又不是没有杀过···”血衣女子容颜绝世,苍白的面色,不但丝毫未损她的美,发而为她平添了一抹惊疑,她身形纤弱,在血浪翻腾的血海中,她,就宛若一叶浮萍,仿佛仅仅一阵狂风袭来,就可以将她吹得不见踪影。

    然而,就在这样一道纤弱的身影,此际,却是在释放着滔天威能,血色翻涌间,她傲然而立,宛若一位血海女皇,气息绝世,即使比之那些巅峰之时的大帝,亦是不遑多让。

    “杀啊!”

    下一刻,血衣女子突然动了,面对着诸位大帝的围杀,她非但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是,径直迎了过来,玉足迈动间,一道道血色的巨浪在其脚下显化,供其显化,她的身姿柔美,飘然凌动,一举一动,尽显绝世的美感,但是,这种美却是无比的可怕,因为,她一举一动间,皆是蕴含毁天灭地的大威能。

    “杀啊!”

    ···

    很快,双方激战了一起,这一次,女子没有在徒手与敌相杀了,而是,动用了那口原本浮沉于她脚下的血色棺椁,因为,她心中明白,此番的敌人,和黑袍男子不同,那是真正的大帝,而且,个个手持无比神兵,由不得,她不认真对待。

    “轰轰!”

    毫无花招,一上来,双方便皆是杀招齐出,各种威能尽显,不知道,是不是都想快点结束战斗,所以,大战一开始,便是惊行了最激烈的生死厮杀,彼此间,皆是全无保留,大战无比的激烈。

    血衣女子,绝代风华,身形弱小的她,舞动一口比她足足大了几号的血色棺椁,按说,此种情形,应该看起来很是怪异才对,但是,此时此刻,她给人的感觉,却是毫无违和感,相反,那一口血色的棺椁,在她的挥洒下,却是尽显美感,一种暴力的美。

    ···

    诸位大帝齐齐大吼,可以看到,此刻的他们,脸色皆是无比的难看,因为,他们都是受到了打击,自尊心受到的重创。

    加上那位黑跑男子,此番,他们足足出动了五位大帝去围杀血衣女子,本以为,此战应该是会很轻松,应该会很容易的就解决对方,毕竟,对方说到底只是一道残灵,并非真正的大帝之身。

    然而,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就是这样的一道残灵,却是让他们有些无计可施,到了如今,他们之间已然激战了数千回合,结果不但未能将其诛杀,甚至,都是没有能占据一丝的上风。

    “杀!”

    “给朕死!”

    ···

    这一刻,诸位大帝都是在释放自己的极尽巅峰,他们不信,不信自己奈何不了对方,他们在全力击杀血衣女子。

    “哗啦啦!”

    然而,血衣女子凶威盖世,舞动着一口血棺,所向披靡,此刻的她,仿佛就像是一位无上杀神,杀伐气冲霄,她的每一招每一式,仿佛都是为了杀戮而生,为了杀戮而存,每一招都是蕴含无尽的杀意、无尽的杀戮真意,煞气凌苍穹,简直就是一口血棺震四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