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相聚太短,等待太长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这一世,上苍必将再现···”

    “这一世,上苍必将再现···”

    ···

    高空中,‘羽皇’如是说道,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仿若一声声天地的玄音一般,此刻,整个宇宙之中亿万诸天之中,却是全部都在回荡着这句话,一遍又一遍,久久不停。

    嗡嗡!

    紧随‘羽皇’的声音之后,这一刻,似乎是听明白了羽皇的声音一般,整个宇宙,亿万诸天之中皆是响起了一阵阵激动的轰鸣声,那是亿万诸天之中所有的世界意志的声音,它们皆是在回应‘羽皇’的话,在高呼,在激动,在诉说着自己的心中喜悦与期待。

    “好了,全都平寂吧。”片刻后,‘羽皇’微微摆了摆手,轻声道。

    哗!

    亿万诸天之中的各个世界意志,都是可以听懂羽皇的话,随着的羽皇的声音的落下,一瞬间,天地间瞬间皆是归于了平静,无论是万道浮沉之景,还有奥义齐鸣之象等,诸多异象,全部小势力无踪。

    但是,有一个异象除外,那是一条朦胧的血路,静静地横跨在天地之间,没有起点,看不见终点···

    ‘羽皇’抬头看来,一双血色的眼眸中,静静地地凝视着那条无终无始的朦胧血路,眼睛中华光烁烁,那条朦胧的血路,在别人眼中,或许很是朦胧,看不真切,但是,他却是看的清楚,看的真切,仿佛只是一眼,他便是可以破妄无尽虚无,看破万古千秋。

    “十方帝尊骨与血,百万帝者泪与殇,千古难平帝皇恨,万转流年不灭心,当年,朕,早就说过,万古岁月,我们终将有再见之时,而如今这一世,就是我们再见之时,等着,等着···很快了,很快了···”半响之后,‘羽皇’出言,对着遥远的空中,悠悠低语。

    这一次,‘羽皇’的声音比先前的声音,更轻,更小,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但是,无归女帝却是知道,‘羽皇’的声音,那怕是再小,他说话的对象,也是能够一字不落的听到很清楚,很清楚。

    “呜呜呜!”

    一切,正如无归女帝所猜测的那般,‘羽皇’说话的对象,真的听到了他的话,几乎,就在他的话语落下的那一刻,那条朦胧的血路之上,忽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声音,那声音很是悠远,透着无尽的沧桑,有着像是大战之时发出的阵阵号角之声,又像是一声声不舍的拜别之音,仿佛他们知道了‘羽皇’要再次沉寂,他们在拜别···

    “···你,要···要走了吗?”旁边,无归女帝美眸烁烁,迟迟地凝望‘羽皇’,这一刻,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迟疑了一会之后,她突然开口,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一双绝美眼眸中,满是不舍。

    “嗯。”‘羽皇’转身,深深地看了眼无归女帝,缓缓地点了点头。

    闻言,无归女帝眼睛中,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再次忍不住夺眶而出。    虽然,她一直说愿意等,无论多久,她都愿意等,虽然,她知道他还会回来,但是,真的等到要离别的时候,心中却是依旧是很痛、很痛,非常不舍,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即便她是凶威赫赫,令无数大帝闻风丧胆的盖世杀敌,但是,她依旧是个女生,有着和所有普通女子一般无二的柔情与依恋。

    “你说,这世间,真的会有永恒的相守吗?这世间,真的有永不分离的相伴呢?为什么?为什么,幸福,永远都是那么短暂,而思念与痛苦,却永远都是那么长、那么长?为什么,每一次短暂的相聚,都需要渡过漫长,无止境的分离?”

    无归女帝臻首微抬,迟迟的望着‘羽皇’,泪眼朦胧,脸上梨花带雨,此刻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弱,哪里还有一丝杀帝的威严,让人无尽怜惜。

    闻言,‘羽皇’一阵沉默,片刻后,他上前一步,轻轻地将无归女帝揽入怀中,声音轻柔而坚定的道:“有,一定会有,还记得,我说过的吗?这个世间,一定会永恒,终有一天,一定会有那么一个地方,那里,可以永恒常在,没有劫难与苦痛,更不用承受,生死与离别···”

    “真的那样的地方吗?”无归女帝翘首以盼,紧盯着羽皇,满眼的期待。

    “有,岁月悠悠间,我曾有多次感受到永恒的气息,既有永恒,那么,就一定那样的地方,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定可永世相伴、永不分离。”‘羽皇’点头,声音无比的坚定。

    说到最后,他不禁又在心中默默地加了一句:“就算,这世间真的那样的地方,真的没有永恒,那么,此生,我也定会尽我所能,去为你们创造一个那样的地方,一个没有苦难,没有悲伤,更没有生死离别的地方,为此,就算付出我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闻言,无归女帝缓缓地从‘羽皇’的怀中出来了,凝望着‘羽皇’狠狠地点了点头,道:“嗯,我会等,等你的说的那一天的到来···”

    “那···我,走了···”闻言,‘羽皇’深深地看了下无归女帝,半响之后,他再次出言,悠悠低语道。

    “嗯。”无归女帝臻首微点,此刻,她面带着微笑,不过眼睛,却是一片通红。

    “记住我的话,我走后,你要回去,你的心,不可以在四处漂泊。”微微沉凝了下,‘羽皇’再次开口。

    闻言,无归女帝肯定的点了点臻首,见此,‘羽皇’轻舒了口气,接着,缓缓地转身,再次看向了昏睡在旁边的帝雪含烟等人,只是,他没有看到,不曾注意,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无归女帝的眼眸中,却是再次噙满了泪水,明明是在微笑,但是,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然而,这些‘羽皇’此刻并不知道,此刻,他的目光在看着紫皇等人,血眸微动,目光一一地从紫皇、星灵儿、雨听音等女身上略过,最终,他的目光,定在了帝雪含烟的身上。

    此刻,他张了张嘴,想要什么,然而,他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明明心中有着无数的话语,想要说,但是,到头来,他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最终,他就那样呆呆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迟迟的望着帝雪含烟,久久失神,神色无比的复杂,有思念、有悔恨、有期待、有喜悦,更有浓浓的自责与愧疚···

    “帝山飘雪,轮回道,百炼红尘,为伊人,当花雨布满云天,雪花飞舞城间,云间,是否还会响起,那悠远的琴弦?若来生,花开彼岸,你可愿?再次摆渡忘川的船,碧落黄泉,一如从前?你可愿?可愿···”‘羽皇’眉头紧锁,说话间,他的目光始终凝视着帝雪含烟,口中悠悠低语,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询问帝雪含烟。

    言罢,接着‘羽皇’再看了眼眼前的诸位,接着他身上的气息,便是在急速的退去,就宛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消散的极快,最终,羽皇再次昏倒在了空中,自此他身上的那股,原本凌霸诸天的帝威,彻底的敛去,消失了无踪。

    “宇···”

    几乎,就在‘羽皇’身上的那股强大的气息,彻底的消失的那一刻,帝雪含烟的身上倏然亮起了一丝微不可查的七彩光,以及一声微不可及的呓语声,声音透着无尽的沧桑,仿若从遥远的时空深处传来,虽然那道声音只是说了一个字,但是却是蕴含着无尽的思念与悲伤,思念之深,悲意之浓,让人听着忍不住心酸,想要落泪。

    一个字里,仿佛蕴含了说不尽的千言万语,仿佛承载了数不尽的酸楚、思念与悲欢···

    这一道微弱的呓语声,来的快,消失的更快,只是一瞬间而已,不过,若是‘羽皇’此刻依旧是清醒的话,他一定可以听到,只可惜,如今的他,早已沉寂。

    本来,按说无归女帝,也应该会有所差距,只是如今,她的一切注意力,全都是放在了羽皇的身上,所以,她也是全无察觉。

    “腕心为墓情为葬,千秋如梦总是殇···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明白,所以我会回去,我会回去等你回来,万古岁月,我会一直在那里等你归来,无论多久···”血海的上空,无归女帝在喃喃低语,一双绝美的眼眸,痴痴地望着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的羽皇,一眨也不眨,仿佛生怕自己一眨眼,对方就会突现消失一般。

    言罢,她瞬间便是陷入了沉默,四周,狂风呼啸,浪卷云天,涛声阵阵,本来,这种情况,应该是很是嘈杂才对,然而,此时此刻,这里给人的感觉,却是无比的死寂与荒凉,风声越猛,涛声越响,这种死寂之感,反而更重···

    哗啦啦!

    此际,整个大千世界之中,一片荒芜,无尽的血海,淹没诸方,无边无际。

    血海的上空,无归女帝长身而立,纵目望去,偌大的大千世界之中,仿佛就只剩下了她一人,仿佛她就是天地间的唯一,她就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地望着羽皇,一言不发,一动不动,血发长舞,血衣猎猎,孤傲、绝世,但是却满含悲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