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故人何在?迷雾深处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这一天,永恒圣宫之中,来了一位银发银瞳的男子,他不是他人,正是羽皇曾游历大千世界之时,所结交的一位朋友,九大远古遗族之中,天空一族的空腾。

    永恒圣宫,永恒大殿之中。

    “属下空腾,拜见吾主,拜见诸位主母。”大殿之中,空腾双手紧拱,一脸恭敬的对着正坐于正首处的一张九龙帝座之上的羽皇,以及坐于羽皇两则的帝雪含烟等女,恭声跪拜道。

    赤雪一族,乃是整个远古遗族的无上皇族,所有的远古遗族皆已赤雪族为尊,而赤雪族又以羽皇为主,故而,如此推及而来,羽皇,自然也就是整个远古遗族的主人,所以,这也正是空腾称呼羽皇为主人的原因。

    “空腾,你我相识已久,无需多礼,快快请起。”羽皇摆手,和煦的笑了笑。

    “谢吾主。”空腾拜谢一声,缓缓地站了起来。

    此际,位于大殿之中除了羽皇以及帝雪含烟等女之外,还有赤烽烟、幽玄、紫皇以及寻古等人,紫皇等人对于空腾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但是,赤烽烟却是不同了,那是他们的尊皇。

    故而,在对着行过礼之后,空腾又连忙对着赤烽烟恭敬的行了一礼。

    “空腾,你此番,突然来访,想必,应该是有什么事吧?”一番礼毕之后,羽皇当先出言,对着空腾询问了起来。

    “回吾主的话,空腾此番前来,确实是有一件事,想告知吾主。”空腾身躯微躬,恭敬的回答道。

    羽皇微微一笑,郑重的道:“空腾,你我虽有主仆之名,但是,实际上,在朕心中你与云霄一样,都是朕的朋友,有什么难事,尽管说,若是朕可以做到,一定会助你达成所愿。”

    “多谢吾主的美意,只不过,空腾此番前来,并无所求。”空腾双手紧拱,满脸感激的道。

    “嗯?”闻言,羽皇扬了扬眉,一阵诧异,道:“并不所求,那不知道,此番,你远道而来,究竟是所为何事?”羽皇实在是有些好奇,既无所求,那他的来意,到底是什么?

    这时,似乎是感受到了羽皇心中的困惑,空腾连忙开口,回答道:“回吾主的话,空腾此番前来,不为其他,只是想告诉你吾主一件事。”

    “哦?”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凝,好奇的道:“到底是什么事?居然值得,你亲自跑一趟?”

    “回吾主的话,空腾此次前来,是想告诉吾主,我天空一族的圣花,云空花将要盛开了。”空腾回答道。

    “云空花要盛开了?”羽皇微微一怔,接着,他再次出言,好奇的道:“所以说,你的意思是···”

    “主人···”这时,空腾突然再次跪了下来,真诚的道:“空腾,此番来此,正是受命于族中老祖,前来询问下主人,是否肯屈尊移驾我天空族,去看一看我族五百年一次的云空花雨盛景。”

    “云···云空花雨···”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晃,瞬间陷入了沉默,目光飘忽,一阵出神。

    先前,刚听到空腾说起云空花的时候,羽皇,心中就觉得,有着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只不过,那时,他迟迟未想起来,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

    时至如今,当听到空腾说起‘云空花雨’四个字的时候,他心中一震,顿时,想起来了,想来了自己到底在哪里听说过云空花了,与此同时,也就是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一道身影,那是一道女子的身影,她是风语仙,也就是曾经的风殇。

    “云空花,枝叶雪白,花朵其形为云朵状,其色为金色,据说每年,云空花盛开的时候,天空中,都是下起一场金色的云空花雨,那一片片,宛如金色云朵的花雨,远远望去,仿佛是一场美丽的星雨,梦幻而又瑰丽···”半响后,羽皇突然出言,口中虽在喃喃自语,但是,他的思绪,却是早已不知飞到了哪里,他在回忆,在回念曾经的那段过往···

    “嗯?主人,您居然知道云空花?莫非您,你见过我族的云空圣花?”听了羽皇的话,空腾双眼大睁,一脸的惊疑,他不明白,羽皇为何会对他们一族的云空话,如此的了解。

    羽皇摇了摇头,失神的道:“不,我并未见过云空花。”

    “那···那主人您,是如何对云空花知道的如此详细的?”空腾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解。

    闻言,羽皇思绪回转,眸光微动间,扫了眼空腾,面带回忆的道:“我,是从一位故人口中,得知的···”他口中所说的故人,自然就是风语仙。

    犹记得,初识云空花,还是从风语仙口中得知的,不曾忘,当年的风语仙曾说过,她此生最大的期盼,就是看一场美丽的云空花雨,更记得,自己曾经说过,曾经许诺过,会带她去看一场绝世的云空花雨。

    不曾想,如今回首间,时间竟早已过去了数百年之久。

    如今,回想起来,故人的音容相貌,依旧清晰,历历在目,而故人那满含渴望以及期待的悠悠细语,也依旧还在耳边徘徊,一切的一切,皆是恍若昨日,只是可惜,旧忆犹在,过往依存,只是,曾经的故人,却早已不知何去?

    旧事犹在,人面全非。

    “风殇,风语仙,你···现在到底在哪?这些年来,你···过的好吗?”羽皇眉头紧锁,心神摇曳间,满载思念,此番,只要回想起曾经的那段过往,尤其是,当年,在离人殿离别之时的场景,他的心中就忍不住一阵发闷,满怀愧疚与自责。

    因为,这些年来,他居然差一点将她给忘了,居然差一点,将那位为了他,甘愿被困于离人殿中,忍受万般孤独、寂寞的风语仙给忘了···

    “嗯?有些不对劲,羽···他这是怎么了?”

    “是啊,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之间,脸色变得这么难看了?”

    ···

    这时,似乎是感受了羽皇的情绪的变化,坐在羽皇的两侧的帝雪含烟等女,不禁齐齐皱了起来眉头,彼此相对间,一张张绝美的脸上,满载困惑与不解。

    闻言,旁边的紫皇以及幽玄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一阵沉默,与帝雪含烟等女不同,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一丝的不解之色,因为,这一刻,他们都能够猜到羽皇会有此变化的原因,因为,当年,风殇和羽皇的事,他们都是见证者,他们明白,此刻的羽皇,肯定是想到了风殇。

    其实,莫说是羽皇了,刚刚,听到空腾提起云空花雨的时候,他们几个都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风语仙。

    “看你们几个神色,似乎是知道些什么?”这时,似乎是注意到紫皇等人的神色,帝雪含烟等女齐齐出言,质问道。

    “这个···老大,他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听了帝雪含烟等女的问话,紫皇等人犹疑了一番,最终,将风殇和羽皇的一些事,细细的说了出来,当然了,他们是用传音的方式的说的,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

    “对了,如果我没有记错,云空花,不是一年开一次吗?你刚刚怎么说是五百年开一次?”这个时候,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羽皇倏然出言,好奇的道。

    空腾拱手,回答道:“回吾主的话,一年一开的普通的云空花,如今,将要盛开的我族的那颗无上的圣树。”

    “若非是如此,我们也不敢请主人前去观赏,因为一年一度的云空花雨,虽然也很美丽,但是,与我族的那颗无上的圣树,所开花的花朵相比,却是逊色的太多了,远不及其万一,根本不值得,主人亲自前往一观。”接着, 空腾再次出言补充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闻言,羽皇一阵恍然。

    “那即是如此,主人,不知道您,可否愿意前去一观?”空腾小心翼翼的追问道

    “不知道,你族的那颗云空花树的盛开之期,具体是在何日?”羽皇轻问道。

    “一周之后。”空腾回答道。

    “好,一周之后,朕,必定会到。”羽皇点头,郑重的道。

    “太好了,如此,那空腾就先回去了,回去将这个消息告诉族中长辈,到时,属下等就在天空族,恭迎主人。”空腾面色大喜。

    “好,你去吧···”羽皇点头,摆了摆手。

    “是,主人,属下告退!”言罢,空腾再次对羽皇行了一礼,继而,他豁然转身,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了···

    ···

    “主人,不知道这些年来,你闭关修炼的结果如何?”空腾刚一离去,赤烽烟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羽皇此番一出关,就来接见空腾了,故而,直到如今,他们才有时间询问羽皇修炼的情况。

    “对啊,老大,情况如何?”

    “那些混沌迷雾是什么情况?有收获吗?”

    ···

    紧随赤烽烟之后,在场的其他修者,便是纷纷出言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显然对于羽皇的修炼情况,他们都是非常的好奇与关心。

    转身,一一看了眼众人,羽皇微微颔首,道:“不瞒你们说,这些年,我确实有所收获,时至如今,我依然知道,鸿蒙仙路的所在了···”

    言罢,羽皇大手一挥,一瞬间,一张被缩小了无数倍的帝王画卷,突然出现了大殿之中,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张帝王画卷,和当年脱变之后,变化并不大,其中的那些大世界,依旧只是一些雏形,而位于最上方的那片混沌迷雾地带,同样是和之前,差不多,不过,不同的是,此番在那片混沌地带之中,他们看到了一条蜿蜒的朦胧之路。

    它的起始处,是位于第二层空间的最上空,也就是第二层空间会混沌迷雾地带的交界处,由此,一直往混沌迷雾的深处延伸,不过,这条路并不能看到终点,此刻,众人能够看到的,大概只有三丈左右,而至于其余的部分,则都是被混沌迷雾所笼罩,不知其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