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云空花雨,不曾忘记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离人大殿来自哪里?”禁天大殿之中,听了竹老的询问,羽皇怔了怔,回答道:“我记得,你当年不是说过,离人大殿和离人大帝有关吗?难道,他不是出于离人大帝之手吗?”

    “始祖,离人大殿和离人有关这不假,但是,属下现在询问的是,离人大殿来自于何地?”禁制城主开口,纠正道。

    “来自于何地?”羽皇蹙了蹙眉,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闻言,禁制城主轻舒了口气,道:“始祖,据属下所知,离人大殿,其实源于鸿蒙世界。”

    “鸿蒙世界?”听到这里,羽皇倏然一怔,一脸诧异的道:“竹老前辈,你是说,离人大殿存在于鸿蒙世界之中?”

    “准确来说,离人大殿,应该是来自于鸿蒙世界之中的一个古老宗门——离人宗之中。”禁制城主犹疑了下,再次出言,纠正道。

    “离人大殿?离人宗?”听至此处,羽皇的眼睛顿时一亮,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再次连忙追问道:“竹老前辈,您···您的意思是,若是我···我到了鸿蒙世界,就有可能在鸿蒙世界之中,找到风语仙。”

    “嗯。”禁制城主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据属下所知,离人大殿,之所以会不断地漂浮在各个时空之中,其实,就是在为鸿蒙世界之中的离人宗,寻找有缘人,以此来为离人宗填充新乡的血液···”

    说到这里,禁制城主稍稍顿了下,继续开口,补充道:“所以,一般来说,凡是被收入到离人大千殿之中的有缘人,到最后,基本上都是会进入离人宗之内,成为离人宗的一命弟子。”

    “所以,按照你的意思,风语仙很有可能,已经被收入离人宗之中了,只要我有朝一日,飞升到了鸿蒙世界之中,就有可能,在鸿蒙世界之中的离人宗内,找到风语仙,是这样的吗?”羽皇突然出言,接话道,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死死的盯着禁制城主,满脸的紧张与期待之色。

    “嗯,一般来说···确实是这样的。”深深地看了眼羽皇,禁制城主微微迟疑了下,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太好了,实在太好了!若是只要飞升到了鸿蒙世界,就可以见到风语仙了,那我相信,我应该不会让她等太久了的···”听了禁制城主的后,羽皇狠狠地松了口气,心中一阵舒坦,言语中,满是自信之色。

    因为他自信,虽然,自己此刻遇到了瓶颈,但是,终于有突破瓶颈的一天,再者说,鸿蒙仙路虽然困难,但是,再困难,却也比成为一位大帝级强者,要困难的多的多···

    “好了,竹老前辈,此次多谢了,如今,既然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那么,羽皇这便不在叨扰了,告辞!”接着,羽皇再次开口了,他在向禁制城主辞别,因为,如今,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言罢,不待禁制城主回话,羽皇直接动身了,起身大步一迈,一步跨出,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之所以走的这么急,那是因为,羽皇想要回去,好好的去思索下,他心中的瓶颈所在,他想要尽快的打破瓶颈,尽快的开辟出一条完整的鸿蒙仙路,因为,他想要,快速的飞升,因为,此时此刻,等待着他去解救的,不仅仅是一个紫悦心,还有一个为了被困于离人大殿之中的风语仙。

    “属下,恭送始祖。”禁天大殿之中,望着羽皇离去的方向,禁制城主当即跪了下来,即便是明知,羽皇早已经走远,自己所说的话,他早已听不到了,但是,他依旧是在恭敬的行礼跪拜,满脸的郑重。

    此次,行完礼之后,禁制城主,并未立刻起身,而是足足在原地跪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起身。

    抬头,望着羽皇远去的望去,禁制城主目光烁烁,神色久久出神···

    “哎···”许久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禁制城主喟然长叹,一阵摇头,感慨道:“始祖,您知道吗?其实,有一句,属下一直···没敢告诉你,怕你,会接受不了···凡是,被困如离人大殿之中的修者,虽然,确实是有可能,从离人大殿之中走出,被送往离人宗,但是,你所等人,却是未必会出来,因为,想要走出大殿,那就必须要忘记一切的前尘过往。

    换句话说,若是您有朝一日,真的在离人宗内,见到了您想要解救的那个人,那么,那时的她,也已早已不是,曾经的她了,那个时候,您,对于她来说,完全是形同陌路,她再也不会记得你分毫···”

    “不入离人,不知离分,一入离人,不见归人,一朝踏入离人殿,生生世世永不见,始祖,您,是当真忘了属下给你说的这句话了?还是故意不愿意记起这句话?要知道,这句话,绝对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许久之后,禁制城主再次出言,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

    ‘不入离人,不知离分,一入离人,不见归人,一朝踏入离人殿,生生世世永不见。’,这句话,羽皇当真是忘记了吗?或许吧,或许忘了,也或许没忘,羽皇此番前来,或许只是要一个希望而已,而最终,他如愿的得到了这个希望。

    当日,从禁制之城回到永恒圣宫之后,羽皇连身形都没有出现,便是直接转入了密室之中,再度闭关了,他要全心的思索自己的瓶颈所在。

    时间匆匆,转瞬即逝。

    不知不觉间,七天的时间,悄然而过,而今,正是到了与空腾约定的日子了,换句话说,今日,便是云空花盛开的时候了。

    虽然,在这七天之中,羽皇一直在闭关,但是,对于今日他却是丝毫没有忘···

    这一天,羽皇早早的便是动身了,当然了,并不是他自己一个,与之同行的,除了帝雪含烟等女之外,还有赤烽烟、紫皇、幽玄等人。

    远古遗域的正东方之地,有一片天然的迷雾地带,在这片迷雾地带的万里高空之中,存在着一片厚厚的云层,名为天空云舟。

    天空云舟,面积极广,云层极厚,足足有上万丈之厚,远远地望去,这里就像是一片雪白的大陆,又像是一片雪白色的浮岛,走到近处,你会发现,这里屹立诸多殿宇、楼阁,以及一些飞湍瀑流、亭台水榭,虽然处于尘世之中,但是,此地却美得宛如仙境。

    这里,不是他从,正是九大远古遗族之中,天空族的所在之地。

    天空一族,自古便有禁令,一般来说,是不允许外人踏入天空云舟之内的,更别说是让外人,来欣赏、观看他们天空一族的盛景——云空花雨了。

    然而此刻,天空族人却是一改常态,今日,一大早,天空族内所有的族人,甚至就连许多不是处的老祖级别的人物,也都是齐齐聚在了天空族族地的大门之外,一个个的翘首以盼,显然,他们都是等着迎接客人,而能够让天空族摆出如此阵仗的,除了羽皇等人之外,恐怕再无他人了。

    羽皇等人并未让他们久等,不多时,空中,一片涟漪出现,紧接着,羽皇等一行人,齐齐自虚无中现身,走了出来。

    “属下等拜见吾主,拜见诸位主母,拜见尊皇!”见到羽皇等人之后,一瞬间,在场的所有的天空族人全都是齐齐跪拜了下来,口中齐齐高呼。

    他们口中的吾主以及主母,指的自然是羽皇以及帝雪含烟等人,而他们口中的尊皇,自然就是赤烽烟。

    “诸位,请起。”羽皇摆手道。

    “谢吾主。”诸位天空族人齐齐拜谢一声,纷纷站了起来。

    “主人,主母,尊皇,请,里面请···”

    ···

    很快,羽皇等人朝着天空族内走去了,天空族,果然如传说中的那般,这里的一切,皆是有云朵,宫殿、亭台、楼阁,甚至,就连那些所谓的飞湍瀑流,流出也不是水,而是一点点宛若水滴般的微小的云朵。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很美,宛如隔世仙境,最终,在一众天空族人的簇拥下,他们来到一颗巨大的古树之前,那是一颗,通体雪白的老树,无论是枝叶还是那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全都是雪白色的。

    显然,这棵老树,正是天空族的那颗圣树,一路上,羽皇等人也都看到过许多株其他的云空花树,但是,论及雄壮以及美丽程度,没有一颗能够与眼前的这颗相比的,居然天空族的一位老祖所言,他们眼前的这颗,乃是一株母树,而整个天空族中的所有云空花树,都是由它繁衍而来的。

    哗啦啦!

    蓦然,四周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响。

    闻言,羽皇等人神色微变,齐齐看向了他们眼前的那颗云空圣树,因为,他们发现,那阵声响正是从云空圣树之上,传来的,可是,奇怪的,眼下四周并没有风···

    “主人,诸位主母,无需奇怪,刚刚的那阵响声,真是云空圣树,将要绽放的征兆。”这时,赤烽烟突然出言,給羽皇等人解释道,显然,他应该是个常客,对于云空圣树他多有了解。

    哗!

    似乎,是在印证,赤烽烟的话一般,几乎就在他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云空圣树上的那些原本静立于枝头上的诸多花骨朵,齐齐绽放出了道道金光,紧接着,就在众人惊异的目光,那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齐齐升空而起,同时,在此过程中,那些散发着金色华光的花骨朵,竞相绽放,化作了一朵朵金色的云朵。

    呼呼呼!

    蓦然,一阵狂风吹来,刹那间,原本悬浮于空中的金色花朵,瞬间飞散而起,弥漫满天,狂风起落间,一朵朵金色的云朵,随之摇曳,飞舞流转间,宛如是从苍穹深处,垂落的一场金色的花雨,美丽而又梦幻。

    “好一个云空花雨,果然是一场难得一见的盛景。”

    “是啊,确实好美!”

    ···

    云空花雨下,众人纷纷出言,无尽赞叹,不得不说,真的很美。

    “云空花雨···这就是云空花雨吗?风语仙,你所期待的云空花雨,今日,我替你看到了,只是,你知道吗?”不同于,众人的赞叹与欣喜,此时此刻,羽皇心中却是满是感怀,满是思念与叹息。

    “风语仙,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不会食言,此生此生,我定会带你看一场最美的云空花雨。”这一刻,对着漫天的云空花雨,羽皇在心中许下永世的承诺,花雨为证,心言为誓。

    “嗡。”此话刚一说完,羽皇只觉得脑海中轰然一怔,接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心中突然变得豁然开朗了,玉宇澄清,心明通玄,一瞬间,原本阻挡着他的瓶颈,瞬间化为了乌有。

    羽皇一阵失神,惊喜来的太突然,令他有些发懵,不过很快,他便是恍然了,他明白了,自己心中的那个瓶颈,或者说是魔障,是什么,正是对于风语仙的承诺。

    世人常迷惘,总在归来后,方才想起,原来,自己其实早已离去,有些事,或许你一直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了,但是,却总是又在不经意再次想起,原来,自己其实从未忘记,依旧铭刻于心。

    而如今,羽皇正是这般,一直以来,他都是一直以为,在过去的这些年来,他是早就已经将风语仙的事给完全的抛在脑后了,然而,直到此时此刻,他方才明白,方才翻然醒悟,原来,对于风语仙自己始终未忘,始终铭记在心里,有时候,记忆会出错,但是心,却不会错···

    不提起,不代表不记得,不怀念,不代表不想念,同样的,想不起,也不代表,已经忘记,因为,有很多时候,最难忘的,往往就是你最不常提起,不常挂怀于心的···

    (写了一个大章!

    世人常迷惘,总在归来后,方才想起,原来,自己其实早已离去,有些事,或许你一直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了,但是,却总是又在不经意再次想起,原来,自己其实从未忘记,依旧铭刻于心。

    这句话,送给所有读者,不知道,诸位亲,有没有这种感觉,   不提起,不代表不记得,不怀念,不代表不想念,同样的,想不起,也不代表,已经忘记,因为,有很多时候,最难忘的,往往就是你最不常提起,不常挂怀于心的···诸位安安!好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