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九章 忧心未来,这是哪里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明白。”丝毫不迟疑,听了紫袍老者的话后,旁边的那位灰袍老者,应了一声,立刻出手,朝着下方下方的黑色雾气,镇压了过去。

    呼呼呼!

    苍渊的上空,无尽黑色雾气,呼啸而起,黑雾之中,电闪雷鸣,此外更有滚滚的破灭气与吞噬之力,在其中翻涌肆虐,极其的可怕。黑雾所至之处,吞噬一切,无论是光线,还是时空,亦或是空气等,皆无法幸免。

    这是苍陨之气,可磨灭一切,足以让世界重归混沌虚无的苍陨之气,一旦苍陨之气肆虐,届时天地万物都将彻底化为虚无。

    这些年来,苍渊之中的苍陨之气,之所以未能肆虐,之所以未能危害世间,这一切,接着眼前的这两位老者的功劳。

    他们是两位守护者,是天地万物的守护者,他们两人存在于此的唯一目的,便是镇压此地,镇压苍陨之气,从古至今,从轮回未现之时,一直到如今,呆世世如此。

    他们两人都是无比的强大,每一位的体内,都蕴含这毁天灭地的力量,他们中任何一个,都可以无敌于世,天上地下无敌,他们中任何一个现身于世,都足以震荡时空,让天地大道为之臣服。

    无数岁月间,每一次苍陨之气暴动之时,他们都是可以轻易的镇压,然而,这一次却是不同,这一次,苍陨之气之中涌出的力量极为的强大,即便是强如他们,一时间,也难以镇压。

    最终,经过了长达三个时辰的努力,他们终于是成功了,成功的镇压了苍陨之气,让四周的一切,恢复了平静。

    不过,虽然最终他们成功了,但是,此刻的他们,脸上却都是没有一丝的开心,反而无比的凝重,因为,苍渊之中的情况,越来越严峻了,苍陨之气好像越来越强大了。

    此刻,他们都是在想,在想自己究竟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阵沉默之后,那位紫袍老者开口了,眉头紧锁,一脸的沉重。

    灰袍老者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啊,这一点,我与你一样,全然想不明白。按说,不该如此啊,这里的苍陨之气不该会变得如此狂躁才对。”

    紫袍老者眼睛微眯,沉声道:“在这世间之中,能够让苍陨之气为之暴动的存在,从古至今,也就只有那么三个存在而已,一个尊帝大人,一个是帝后大人,除此之外,也就只有那个···那个存在了,可是···”

    说到这里,紫袍老者的话音骤然一转,道:“可是,如今,尊帝未归,帝后尚未真正觉醒,按说,他们都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都无法让苍陨之气为之暴动。”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次苍陨之气之所以会突然暴动,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那个存在?”灰袍老者接话,一脸的震惊。

    紫袍老者蹙眉,默默地盯了会灰袍老者,摇头道:“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我不能确定,但是,如我刚才所分析的那般,眼下,似乎,也只有这唯一一种可能了。”

    灰袍老者蹙眉紧锁,静静地沉思了一会,他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或许,你猜的是真的,或许,一切的根源,真的在那个存在的身上,或许,在那遥远的过去,真的···出现了什么大变故。”

    紫袍老者点头,语气肯定的道:“肯定是这样,在遥远的过去,在那一切的起点之处,肯定是发生了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如果不然,无归之路,何以会出现的那么勤?”

    “只是,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苍陨之气的异动,说明那个存在有了异动,可是他···到底会出现何种异动呢?”灰袍老者眉头紧锁,满脸的不解与疑惑。

    紫袍老者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个问题,只有亲自去一趟,才能知晓,只可惜,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根本走不开,因为,仅凭一个人的力量,现在已经很难镇压住苍陨之气了。”

    灰袍老者低头沉默了一会,随后,他摇头一叹,道:“哎,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先别想其他的事了吧,我们现在应该好好的想一想,苍陨之气的事情吧,我们得好好的想一想,万一有一天,苍陨之气强大到我们都无法镇压的地步,那时该怎么办?”

    闻言,紫袍老者苦涩的一笑,道:“还能怎么办?若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就只能期盼着尊帝能够回来吧,或者,就算尊帝暂时回不来,我们曾经的那些老者回来几个,至少,他们回来后,可以帮我们一起镇压苍陨之气。”

    “嗯,希望如此吧,希望,尊帝能够尽快归来,同时,也希望我们的那些进入轮回之中的老友,能够早些归来。”灰袍老者沉吟了一会,长舒了口气,道。

    言罢,两人相视了一眼,随后,齐齐消失了无踪。

    ···

    同一时间,就在先前,紫袍老者与灰袍老者两人,合力镇压苍陨之气的时候,位于东海水国之中的羽皇,突发异变,原本正处于睡梦之中的他,被一股奇异的光芒,突然带到了一处奇异的世界。

    这里一片混沌,到处烟雾缭绕,分不明东南西北,举目四望,位于能够看清的,便是脚下的一条路,这是一条充满了岁月斑驳的古路,上面遍布岁月的痕迹,同时也是战斗痕迹,更是永不干涸的血迹残留。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之前不是在东海水国吗?为何突然之间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羽皇眉头紧锁,此刻的他,心中充满了疑惑,眼前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太过陌生了。

    接着,羽皇再次出言,盯着脚下的路,喃喃低语道:“还有这条路···这是条什么路?为何···为何我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难道我···曾经···来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