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一十一章 时光变换,月犹旧年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东哥水国。

    水千雪的府邸之中,一间宽大的房间里,羽皇正坐在床上发呆,额头上大汗淋漓,整个人愣愣失神,他依旧没从刚刚所看到的那副恐怖的画面中回过神来,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惊惧之色。

    而今,羽皇所震惊的、所惊惧的,并不是那个画面本身,而是画面之中所发生的事。

    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在他脑海中浮现出的画面中,他看到了一副他最最不愿看到,最最无法接受的一幕,那一瞬间,他心痛欲裂,感觉灵魂都在震颤。

    就在刚刚,在那副画面中他……他看到了帝雪含烟……陨落的场景。

    愣了许久之后,羽皇开口,一脸失神的道:“这……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刚给我所看到的那副画面,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只是我刚刚做的梦?是虚幻的,不存在的?还是说,它是一段一直封存于我脑海之中的记忆?是真实的?亦或是说……那是未来?那是未来的警示,是未来有可能出现的画面?”

    言罢,羽皇再次陷入了沉默,眉头紧缩,他在沉思,脑海中思绪万千。

    一阵沉思之后,羽皇再次出言,摇了摇头,道:“不,不对,刚刚那应该不是梦,因为……因为我刚刚看到的那个画面,那是……那是从我的脑海之中出现的,倘若是梦的话,不该会从我的脑海中出现。”

    羽皇紧皱着眉头,心中充满了困惑:“可……若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来了,刚刚那副画面,到底是我曾经的记忆,还是……未来的警示?”

    “对,应该是这样,刚刚那副画面应该是我曾经的记忆。”片刻后,羽皇突然再次出言,语气极为的肯定。

    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想到了曾经何时一直徘徊在他脑海之中的那个梦。

    在曾经的梦中,有他自己,曾经的自己,同样也有着帝雪含烟,曾经的帝雪含烟。

    犹记得,在那个梦中,最后的画面,是帝雪含烟身陨的画面。

    事实上,事到如今,羽皇他早已肯定了,那不是梦,而且他记忆中的一副画面,那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当世之中的帝雪含烟,是经过了轮回过后的她,而且她很有可能一如自己一般,也经过了很多轮回。

    曾几何时,羽皇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时的帝雪含烟是如何陨落的?又是因何而陨落的?因为,他的那个梦是残缺的,断断续续的,中间缺少了很多,无头也无尾。

    但是现在,他却是突然明白了,他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个画面,就是当年的帝雪含烟身陨的画面,它是自己的那个梦中缺少的一个片段。

    因为,他刚刚细细的想了下,发现他的脑海中出现的那个画面和他的那个梦中的画面,刚好吻合,场景一样,地点也是一样都是在那座神秘的古山之上。

    羽皇满心的困惑,口中嘀咕道:“难道,刚刚我脑海之中出现的画面,就是烟儿的第一世?同时,那也是她……无尽轮回的开始?因为原因?”

    说到这里,羽皇稍稍顿了下,继续道:“可是?那我呢?记忆中,当时的我可是好好的,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要经历无尽的轮回?我的轮回,到底是因为什么?究竟又有何目的。”

    蓦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的脸色骤然一冷,声音冰冷的道:“最后……还有那位……

    浑身笼罩着灰白雾气的男子,他又是谁?”说话间,羽皇的身上倏然腾起的滔天的杀意,气息冰冷的吓人,一想到那位男子,他心中便忍不住愤怒,怒火滔天,因为,在刚刚的画面中,他清楚的看到,就是他……杀了帝雪含烟。

    “多么希望,朕可以早点寻回过往,可以早点……记起曾经的一切,这样的话,朕就可以记起你了。”羽皇微眯,声音冰冷若九幽寒风。

    此刻,他心中有一种迫切之感,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那个男子是谁,不为其他,只因恨,那是一种延续了无数岁月,积累了无数岁月的恨。

    “虽然,朕不知道,当初你的结局如何?但是,朕相信你应该还在!”羽皇眯眼,喃喃低语,此刻的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一世之中,他们……必将重见。

    言罢,羽皇顿时陷入了沉默,一阵失神。

    “对了……”半响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再次开口,道:“刚刚那些……那些呼唤我的人是谁?听那些声音,为何我竟有一种,一种……”

    说到这里,羽皇突然闭上了嘴巴,蹙眉紧锁,心中若有所思。

    “算了,不想了,再想下去,只会劳心费神,徒增困惑。”一阵沉思之后,羽皇突然收回了思绪,同时,他看向了窗外。

    今夜的空中,圆月高悬,月光很是明亮皎洁,漫天的月华铺洒而下,照亮了黑夜。

    静静地凝视了一会窗外,突然羽皇起身,迈步朝着屋外走去了。

    时至深夜,万籁俱寂,四周除了偶尔响起的风声之外,再与其他。

    羽皇漫无目的的行走,虽说口中说不想之前的事了,但是,他根本控制不住,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

    “嗯?”片刻后,羽皇止步,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在他正前方的一座楼阁之巅,发现了一个人,那是一位女子。

    她,非常的美丽,仙姿神韵,若白雪映照朝霞,似秋水萦绕月华,她的美是无暇,完美无缺,在她身上,根本找不到一丝缺点,浑身上下无不透着极致的美。

    一袭七彩长裙,衬托出完美身材,曲线玲珑

    身姿绝世,她的气质非常好,神圣与高雅并存,清冷与绝世同在,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月华的照耀下晶莹发光,长发纷飞,衣裙列列,整个人宛如若一位摇立于尘世之外的谪仙,风华绝代。

    她是帝雪含烟。

    “嗯?烟儿,她怎么在这里?”羽皇口中嘀咕一句,言罢,他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等下一刻,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帝雪含烟的身后了。

    “嗯?”帝雪含烟神色微变,她的惊觉性很强,几乎就在羽皇出现的那一刻,她便是转身看了过来。

    当看到来人的面目之后,她的脸色顿时柔和了下来,满目的柔情,随后,她开口了,声音透着诧异之色:“羽。”

    羽皇默默走了过来,很自然的从后面抱住了帝雪含烟,口中轻声道:“烟儿,怎么还没睡?在想什么呢?”

    帝雪含烟伸手两只纤纤玉手,轻轻地按在了羽皇的那双正放在你呢?她腰间位置的手上,口中悠悠道:“睡不着。”

    羽皇微微一笑,道:“看来我们真是心有灵犀,我也是睡不着。”

    帝雪含烟嘴角微扬,浅浅地笑了笑。

    随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帝雪含烟脸上的笑意一收,迟疑了下,红唇微启道:“羽,我……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嗯?”闻言,羽皇猛然扬眉,眼中有诧异之色闪过,随后,他紧了紧正环抱着帝雪含烟的双手,微笑道:“看来,我们真的是很默契,其实,我刚刚也做了一个梦。”

    帝雪含烟微微侧身,看了眼羽皇,有些诧异的道:“真的?”

    羽皇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真的。”

    接着,羽皇再次出现,询问道:“烟儿,你刚刚做了什么梦?”

    帝雪含烟美眸烁烁,稍稍迟疑了一会,道:“我梦见我死了。”

    闻言,羽皇那双正怀抱着帝雪含烟的双手,突然情不自禁颤了下,同时,他脸色大变,眼睛中有震惊,也有难以置信之色,难道帝雪含烟竟然和自己做了同一个梦?

    感受到羽皇手中的异动,帝雪含烟先是怔了下,随后,她侧身看向羽皇,质问道:“羽,难道……你也梦到了是吗?”

    羽皇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明知故问道:“梦到了什么?”

    “当然是梦到我死了啊!”帝雪含烟美眸微凝,紧盯着羽皇道。

    羽皇沉默了一会,点头道:“确实是梦到了,不过,那都是我曾经的记忆,都是过去的事了。”

    “曾经的记忆?”帝雪含烟顿了一会,随后,浅浅一笑,摇头道:“若是这样的话,那我的梦就和你的不一样了,我梦到的不是过去。”

    “不是过去?”羽皇微微呆了下,随后,他脸色大变,因为,他想到了自己之前,不过过去,那就是未来?

    “烟儿,你告诉我,你刚刚做的是什梦?”羽皇血眸大睁,一脸的紧张。

    静静地盯了会羽皇,帝雪含烟嫣然一笑道:“没事,羽,我们不提这个了。你陪我在这里好好的赏月,好吗?”

    羽皇血眸烁烁,静静地盯了会帝雪含烟,点头道:“好。”

    说完,两人瞬间都不再说话了,静静相拥,虽然,此刻的他们,同望着空中,同望着明月,但是他们的心中,却都是各有所思。

    “任时光如何变换,月光亦如当年。正如从前。羽,无论如何,我只是我,我只愿……你永世长安。”

    “烟儿,你放心,这一世,我一定守护好你,一定……”

    ……

    (诸位亲,这两天出差在外,暂时一更,过两天后,再补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