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纷纷离去,颜面尽失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闻言,羽皇扬了扬眉头,血眸烁烁,扫视着四周的虚空,道:“怎么?来都来了,不打算出来见一见吗?”

    说到这里,他突然看了眼冷幽幽,再次对着虚空,道:“想必,你们也应该是为了成帝之机来的吧?难道,你们打算就这样放弃?”

    “我们确实是为了成帝之机而来,不过如今,既然成帝之机已有主人了,那么,自然就没有必要争夺了。”虚空中,再次响起了一道声音,这是一道女子的声音。

    接着,那位神秘的女子,再次开口,道:“至于说···见面?真的,本帝觉得,不急在一时,同存于一世,同存于一片天之下,或早或晚,终有见面之时。”言罢,那位神秘女子所在的那个方向,瞬间安静了下来,别人或许看不出,但是羽皇却是知道,刚刚说话的那位女子以及和他一起的几个人,全都是离开了。

    “我也赞同刚刚那位道友的说法,或早或晚,我们···终有见面之时。”

    “永恒帝主,告辞!”

    ···

    紧随刚刚的那位神秘的女子之后,其余的那些隐藏于虚空之中的修者,也都是纷纷向羽皇辞行了,言罢,他们二话不说,纷纷离开了。

    哗!

    一瞬间,全场突然安静了下来,到处鸦雀无声,此刻,在场的所有修者,都是在呆滞,都是在震惊,就是场中的那五位来自于国度之中的修者,也都是一脸呆滞。他们很是诧异,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如此局面?

    那些国度之中的修者,一夕间,居然全都走了?连个影子都不愿意露。这是···因为惧怕永恒帝主的实力,所有才纷纷遁走的吗?

    一念之间,场外的那些观战的修者,全都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羽皇,一个个的皆是满脸的震撼,震撼羽皇的实力,竟然可以诸多国度都忌惮,竟然可以让他们不战而退。

    与场外的那些修者不同,此刻,场中的那五位来自于国度之中的修者,虽然也在呆滞,也在震惊,但是,他们心中的想法,却是有别于场外的那些修者,虽然,他们一时之间,不明白,那些国度之中的修者,为何突然间全都退走了,但是,有一点,他们却是很清楚,那就是,他们的离去,肯定不是因为惧怕羽皇。

    “或早或晚,终有见面之时?言下之意,也就是说···现在不是见面的时候了?”原地,羽皇沉默了一会,口中悠悠道。

    言罢,他目光一凝,瞬间看向了他不远处的那五位男子,漠然的道:“你们和我脚下的这个人,来自于同一处?都是玄元国度的修者?”新来的那五个人全都是半帝级强者,每一个都不比他刚刚与他交战的那几位来自于玄元国度之中的男子差,但是,羽皇丝毫无惧。

    “不,我们和他并不是来自于一个地方,甚至于,本帝根本都不认识他。”闻言,之前说过话的那位灰袍男子,先是扫了眼羽皇脚下的那位青袍男子,摇头道。

    “可恶,你放开我。”这时,羽皇脚下的那位青袍男子,突然大吼了起来,他在挣扎,事实上,自从被羽皇踩在脚下的那一刻起,他一直在挣扎,只可惜,根本挣扎不开。

    羽皇看都不看,脚下的那位青袍男子,听了那位灰袍男子的话后,他眯了眯眼,饶有兴趣的道:“哦?既然你们不是玄元国度的修者,那刚刚为何阻拦朕?莫非,你们也是在打成帝之机的注意?”

    闻言,那位灰袍男子默默地扫了眼冷幽幽,随后,他看向了羽皇,摇头道:“也不是,若是我们真的想抢的话,刚刚就直接出手了,也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羽皇淡然的一笑,道:“不管你们信不信,倘若你们刚刚胆敢对幽幽出手的话,你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在这里,和朕说话了,此刻肯定已经化作一片血水了。”

    “哼,好狂妄!你当真以为,自己无敌于世间了?”蓦然,一位站在灰袍男子后面的男子大喝,满脸的阴沉,这是一位蓝袍男子。

    羽皇挑眉,扫了眼那位男子,淡然的道:“无敌于世间,朕不敢说,但是,诛杀你,却是完全不在话下···”

    说到这里,羽皇稍稍顿了下,反问道:“怎么样?你信吗?不信的话,我们大可以试一试。”

    “永恒帝主,你···”闻言,那位蓝袍男子脸色一怒,刚想说些什么,可是,还没有等他说出来,便是被那位灰袍男子,给打断了:“闭嘴。”

    随后,灰袍男子再次出言,对着羽皇道:“永恒帝主,我们言归正传吧,今日我等现身,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你可以放了你脚下的那位道友。”

    羽皇眉头微动,嘴角微扬道:“你不是说,不认识他吗?如今,为何又让我放了他?”

    “我确实是不认识他,但是,我依旧是希望你可以放了他,况且,我觉得放了他,对你也有好处,其实,我这么做,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救你。”灰袍男子傲然的道。

    “救朕?”羽皇扬眉,一脸的怪异。

    “自然是救你,要知道,他可是玄元国度的修者,你若杀了他,玄元国度绝对不会放过你。”灰袍男子道。

    闻言,羽皇不屑的笑了笑,道:“可笑,他是玄元国度的修者,又如何?你觉得朕会怕吗?再者说了,朕已经杀了三个了,已经与他们结下仇了,如今,还在乎再多杀一个吗?”

    砰!

    言罢,羽皇的脚下猛一用力,砰的一声,青袍男子当场爆炸了开来,化为了一片血雨。

    灰袍男子脸色一冷,道:“永恒帝主你···”

    羽皇突然开口,打断道:“怎么?你有意见?”

    说到这里,羽皇的语气一冷,杀气腾腾的道:“哼,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的心思,但是,朕想说的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更别以高高在上的语气来命令朕,因为,你们不够格,因为在朕的眼中,你们什么也不是,惹急了朕,刚刚的那位青袍男子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哗!

    说到最后,羽皇的身上,倏然暴涌出一股盖世的气息,一头长发,无风自动,整个霸气无边。

    灰袍男子脸色阴沉,神色极为的难看,今日,他之所以出现,之所以要保那位青袍男子,并不是他和青袍男子有什么关系,而是,他想借此,来向世人宣扬下自己等人的超然地位。

    只可惜,他找错了人,羽皇根本不吃他一套,今天他这是宣扬自己的地位不成,反被恐吓了,丢尽了颜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