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一十三章 天命所顾,逆河而行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哦,原来如此。”闻言,月仙恍然的点了点头。

    ···

    不久后,众人纷纷离开了,纷纷回到了永恒仙国。回去之后,众人一刻未曾迟疑,纷纷冲入了密室之中去闭关了,经过了今天的这一战,让她们心中紧迫感更深了,她们都是有一种强烈的错觉,山雨欲来风满楼,今天的这一劫,应该只是一个开始。

    她们都是想要快点变强,因为,必须如此,才有可能保护得了,想保护的人与物。

    ···

    一处隐蔽的古洞之中,黑暗与死寂并存,这像是一处死地,无尽的死亡气息,充斥着这里。

    唰!

    某一时刻,两道银白色的眸光出现,顷刻间,照亮了这里,借着银白色的光芒,依稀可见,在这处漆黑的古洞深处,正盘坐一位修者,看不清其样子,但是,从体型上来看,那是一位男子。

    他给人的感觉很是奇怪,明明通体弥漫着死亡之气,但是体内却蕴含着勃勃的生机,死亡与生机共存。这,正是刚刚的那两道出现在帝宫山上空的银白色眼眸的主人。

    此刻,他在凝视着远处,双目中银华大作,仿佛可破妄诸般,看到无尽远处。

    仔细看去,可以发现,此刻,他所凝视的方向,正是永恒仙国所在的方向。

    沉默了半响之后,他开口了,声音中透着震惊与不可思议,道:“是他,居然是他!这怎么可能?他···他是什么时候归来的?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对···”蓦然,似乎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再次开口,凝声道:“他为何会在那里?他···为何会在永恒仙国那边,他在守护永恒仙国?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他和永恒仙国有何关系?难道,在永恒仙国之中,除了皇之外,还有一位了不得的伟大的存在?”

    “不对劲,这明显的不对劲,这永恒仙国的来历,绝对不简单,看来有必要得好好查查了···”说完这句话,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瞬间,四周的银白色光芒散去,四周再次归于了黑暗。

    同一时间,就在这位神秘的男子,在这里自言自语的时候,远在三十六帝天之中的苍渊的上空,有两位分别穿着紫袍与灰袍的老者也在议论。

    刚刚,那些发生在帝宫山上空的那些事,他们全都看在了眼里,而今,他们所议论的对象,正是那位银白色眼眸的主人,议论的时候,他们皆是在凝视着银白色的眼眸的主人,所在的方向。

    “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竟然是他!”紫袍老者眼睛微眯,心中有些诧异,也有些恍然。

    灰袍老者微微颔首,道:“是啊,不得不说,这还真的是够让人震惊的,我就说嘛,妖族怎么会如此的胆大,竟然想要反叛,原来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他啊。”

    听了这两位老者的语气,很显然,他们应该都是认识那位银白色眼眸的主人的。

    “说真的,在此之前,我想了很多种可能,也想到了很多人,但是,却是从未想到过会是他。”紫袍老者轻叹一声,唏嘘道。

    灰袍老者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因为,我一直以为,他在当初的那场终极大决战之中已经陨落了,可是,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当初,他应该并未参战,或者是最初之时参战了,而中途又暗自退下来了。”

    “很显然,他受了伤,受了很重的伤,所以,我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紫袍老者眯眼道。

    “嗯。”灰袍老者微微点头,声音微冷的道:“看来,我们当初都是看错他了,本以为,他是一个本分的修者,谁曾想,他的心中,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的野心,竟然想要诛杀他们的皇,竟然想要取代他们的皇的位置。”

    “哼。”闻言,紫袍老者冷笑一声,道:“只可惜啊,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白日做梦而已,他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个世上,有一种存在,为天命所眷顾,有一种缘法,叫做···命中注定。”

    “是啊,他哪里知道,他今日的这番举动,非但帮不了他,非但杀不了他们的皇,反而会加速他们的皇的成长,同时也会加速他自己的灭亡。”灰袍老者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紫袍老者微微颔首,道:“是啊,经过今日之事,他应该会很快的成长起来,并且,会尽快的重拾昔日的荣光,说真的,我现在真的很是期待,很是期待他的回归。”

    “嗯,我也是,很期待与他的重逢,自从当年他坠入轮回开始,到如今,已经过了多少岁月了,我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

    一处神秘的空间中,一条宽大的长河,静静的流淌着,这是一条七彩之色的长河,浪涛翻涌间,不时地会有六彩的浪花泛起,它无比的长远,不知其终,亦不知其始。

    这是一处极为诡异的所在,这里无比的宽大,但是,却极为的空荡,在这片空间之中,除了这条七彩的河流之外,再无其他。

    荒芜,是这里最真实的写照,死寂,是这里唯一的旋律。

    除了那条七彩长河之外,整个空间之中,都是灰蒙蒙的,给人的感觉,很是压抑。

    七彩的长河之上,一艘九彩之色的小舟,正逆着长河的流向向前穿梭,在这艘九彩之色的小舟之上,一位男子静默而立,身穿一身紫金之色的皇袍,拥有着一头红白相间的头发,一双血眸的眼眸,烁烁其华,整个人不怒而威,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散发着一股凌天的帝威。

    此刻,如果有人在此的话,他一定会认出,他,正是之前在帝宫山上被一只大手抓走了的羽皇。

    “奇怪,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条七彩的长河,到底是条什么样的河流?还有,我这是要去哪里?”羽皇紧皱着眉头,心中有着万般的不解,同时,还有震惊。

    因为眼下,他并不是在主动地前行,而是在被动的前行,他被脚下的这艘九彩之色的小舟,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直载着前行,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终点会在何方。

    “嗯?那是···”如此以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就在这一天、这一刻,沉默了许久的羽皇,突然惊呼了起来,同时,他面露惊色,他很诧异,因为,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幕画面···

    (双倍月票期间,求助攻啊,望大家可以来纵横中文网(或下个纵横小说APP)这里,给点助攻,月票过200,加更哦!!拜托拜托,明天加更,为了读者朋友“何人与我心相印共余生”而加更!多谢亲月票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