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一章 一些真相,伟岸身影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哗啦!

    哗哗哗!

    似乎是在回应羽皇似得,他的声音刚一落下,下一刻,空中的那条虚幻的时光长河,顿时沸腾了起来,与此同时,那些屹立于时光长河之上的虚影,也都是随之异变了起来,一瞬间,那些和羽皇长得一模一样的虚影身上,齐齐绽放华光。

    虽然只是一道道虚影而已,但是,个个却都无比的璀璨,一道虚影,照亮了一个时代,此刻,这无数虚影齐齐释放璀璨,顷刻间,照亮了整条时光长河,同时也照亮了古往今来。

    九彩的孤舟之上,羽皇抬起头颅,看向了空中的那条由自己演化出来的时光长河,看向了自己的杰作。

    若是一般的修者,见到自己悟出了一门如此强大的法,肯定会无比的激动与兴奋,但是羽皇却不是,此刻的他,脸色非但没有露出一丁点的笑容,反而,还皱起了眉头。

    “万古今生,一念起,可让自己仿佛在一夕间,同时存在于古往今来之中,让自己古今皆常在。可惜啊,现在还差的太远、太远,还远远做不到这一步,只有待有朝一日,那条时光长河凝化为实体,而我的那些身影,同样也都凝化为实体了,方算是彻底圆满,而今,才只是开始而已,后面的路还很长。”羽皇摇了摇头,轻声感慨道。

    “不过,虽说如此,虽然现在距离圆满,还差很远,但是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遥远的。”说到最后,羽皇的话音骤然一转,又连忙补充了一句。

    言罢,他的大手对着空中轻轻一挥,伴随着一阵华光闪过,下一刻,空中的那些时光长河以及亿万道虚影,齐齐消失了无踪。

    羽皇微微颔首,轻声低语道:“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如今,所处身在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但是,这一趟终究是不虚此行了,因为在这里,我不但看到了许多,我不知道的记忆,同时,更是悟出了万古今生这门堪称无敌的法。”

    “嗯?不对···”蓦然,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羽皇的脸色突然骤变了起来。

    之前,他的心思一直都在感悟万古今生这门无敌的法之中,他根本都没有关注四周的情况,而今,他这一观察,才恍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竟然停了下来。

    然而,这一点,并不是让他最为震惊的地方,让他最为震惊的是他前方的那道光幕。

    在时光的长河之中,居然出现了一道光幕,它的出现,截断了时光的长河。

    这是一道什么样的光幕?它是何时存在的?又是谁留在这里的?它的存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它是想阻拦后世的人,前来窥探光幕后面的东西?还是说光幕后面,存在着某些可怕的东西?它在挡着他,让他无法出来?

    “奇怪,这···这到底是一道什么样的光幕?”羽皇紧锁着眉头,他的心中很是不解。

    说话间,他连忙运目,朝着前方的那道光幕看了过去,他在试图透着光幕,看到光幕后面的景象,只可惜,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在他的视线即将穿透光幕的时候,有无尽的混沌迷雾出现,遮挡了他的视线。

    “混沌迷雾?居然有混沌迷雾遮掩?”羽皇愣了下,随后,他面色一正,郑重的道:“不对,不对劲,这道光幕有问题,在它的后面,或许,真的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哗!

    言罢,羽皇立刻开启了审判天瞳,他要用审判天瞳去探查,只可惜,这次他的这个向来无往不利的审判天瞳居然在这里失效了,这一次,他同样是一无所获。

    “奇了怪了,朕就不信了。”羽皇愣了一会,随后,他一咬牙,再次运转起审判天瞳朝着前方看去了,这一次,他调动了全身的灵气,全都朝着审判天瞳汇聚了过去。

    哗!

    哗!

    一瞬间,审判天瞳华光大放,这一次比上一次,要绚烂的不知道多少倍。

    黄天不负苦心人,这一次,羽皇成功了,借着审判天瞳的能力,他的目光穿透了前方的光幕,看到了光幕后面的情景,只不过,这不看还好,这一看,他整个人当场呆在了原地。

    因为,他看到了一副无比慑人的画面,他看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色血海,血海之上,无数的大帝之尸漂浮其上,此外,天空中下着黑色的血雨,血雨中,伴着大帝之尸。

    血海之上的那些大帝之尸,来自于空中···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羽皇血眸大睁,满脸的震惊,一声惊呼之后,他连忙朝着空中看去,他想要看看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他看到了一条路,一条被黑色的血,染遍的路,这是一条断裂的路,其真正的起点,不可考究。

    这那条断裂的路的断层那里,有一处巨大的黑洞,虽然,羽皇不知道那处黑洞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猜测,那里应该一处无比残酷的战场,因为,那些大帝之尸与黑色的血雨,正是从那处黑洞之中坠落下来的。

    “一条断裂的路?那是一条什么样的路,还有那些自黑洞之中坠落的大帝,都是什么人?他们是在做什么?在与何人争斗?他们的目的是干嘛?是争渡?想要从那里登上那条黑色的血路?还是···因为的别的原因?”羽皇紧锁着眉头,心中起伏不断,隐约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是透彻了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那条路···那条路通向何方?”片刻后,羽皇再次开口,喃喃低语道。

    说话间,他调动审判天瞳朝着沿着那条黑色的血路,朝着那条路的尽头,望了过去。

    审判天瞳,破妄诸般,一眼可洞穿万古时空,穿过层层的黑雾,最终,在那条路的深处他看到了一道无比的模糊的身影,他的身姿无比的伟岸,静静地立在那里,遮掩了一切,仿佛撑起了千秋万代,仿佛截断了古往今来,那里时光不存,岁月不在,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定格在了那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