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二章 一段不为人知的岁月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那个人···那个人是谁?”时光长河之中,九彩的孤舟之上,羽皇喃喃低语,一脸的震惊,

    他看的出来,那···是一位男子,但是他却看不到他的真容,因为他是背对着自己的,而且,身形极为的模糊,别说是样子了,就算是他身上所穿的衣服,都看不清。

    说话间,羽皇不由得再次加大了审判天瞳的力度,他想要看清,他想要迫切的看清楚,那位男子,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也行。

    呼呼呼!

    蓦然,就在这一刻,就在羽皇即将破妄诸般迷障,看清那位男子的背影的时候,有一道强大的至极的洪流出现,朝着羽皇的眸光倒卷了起来,无比的可怕,其中有时光之力在挥洒,有岁月之力在流动,更有流年之力在交织。

    “嗖!”

    那股可怕的洪流,速度极快,同时也威力巨大,它刚一出现,顿时击散了羽皇的眸光,同时,那股力量倒卷而来,最后,它化为了一道指芒,穿着光幕,径直朝着羽皇点了过来。

    “嗯?不好···”羽皇的脸色剧变,一声惊呼之后,他瞬间出手了。

    深知,那道指芒的可怕,所以,这一出手,羽皇便是巅峰尽出,所有能够提升实力的秘法,在一瞬间,全都是被他使用了出来,同时,他也直接将自己所掌握的几道最强大的攻击,一股脑的全都是使了出来。

    只可惜,根本没有用,尽管羽皇使出了自己的最大的努力,但是到最后,他依旧是以惨败了而收场。

    一指点出,时光、岁月以及流年等,全都是被定格住了,甚至就连羽皇脚下的时光长河,都被凝固住了。

    砰砰!

    很快,那只指芒杀来,顷刻间,击灭了羽皇的打出的攻击,随后,指芒继续朝前,一指点在了羽皇的眉心处。

    哗啦!

    同一时间,也就是这一刻,就在那道指芒打在羽皇眉心处的那一刻,原本凝固下来的时光长河倏然沸腾了起来,随后,羽皇以及其脚下的孤舟,瞬间到飞了出去,顺着时光的长河,快速的倒飞了出去。

    至于羽皇,此刻的他,早已在指芒落下的那一刻,便是失去了意识。

    刷!

    与此同时,也就是这一刻,就在他在时光长河之中,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一座宽大的古洞之中,原本一直在闭目昏睡的羽皇,突然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有两道绚烂自己的十彩光华,倏然自他的眸光,射了出去。

    睁开眼睛之后,羽皇先是呆了一会,直到半响之后,他才开口,呆呆的道:“梦?难道···难道刚刚那些都是梦?”可以看到,此刻的他,满头的大汗,他吓得不轻,刚刚的那一指,他记忆犹新,实在是太可怕了。

    说话间,他突然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右手挥动间,一条缩小了无数倍的时光长河出现,浮现在了的眼前。

    “万古今生,这是我刚刚领悟的无敌之法,万古今生,不是···刚刚我所经历的那些都不是梦?”羽皇再次开口,声音中透着震惊之色,说话间,他随手一挥,瞬间收回了眼前的那条缩小般的时光长河。

    “可是,刚刚那若不是梦的话,那我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换地方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里又是个什么地方?”羽皇喃喃低语,说话间,他连忙朝着四周看了过去,只是这一看,他整个人,顿时蒙在了原地。

    因为,他忽然发现···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竟然在一个九彩之色的···冰棺之中,自己居然正躺在一口冰棺之中?

    “什么情况?这倒底是什么一回事?我···我怎么会突然在冰棺里?”羽皇血眸大睁,一脸的呆滞,就在这一瞬间,他心思百转,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很多事情。

    “毫无疑问,我刚刚在时光长河之中,所经历的那些,都是真实的,因为,我所创造的那门万古今生,确实是存在的,可是,这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明明是在时光长河,怎么之后一转眼的功夫,我居然就跑到了一个冰棺之中了?”羽皇眉头紧锁,口中喃喃低语道,他在思索,在思索着时光长河,与冰棺的联系。

    只可惜,他绞尽脑汁想了很久,始终没有任何的头绪。

    片刻后,羽皇摇头,口中低语道:“不对,不对,这一切,应该都和那道指芒有关。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想不通,我到底是先来到的冰棺之中,随后,又去了时光长河,还是,我先去了时光长河之中,之后,才出现在冰棺之中的?”

    羽皇紧锁着眉心,脑中思绪万千,想到刚刚的那道指芒,想着想着,他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他在时光长河之中的那道光幕,继而又想到了那道光幕之后的情形。

    事到如今,他心中已经很清楚了,那道存在于时光长河之中的光幕,其存在的意义,其实就是为了隔断,它割断了一段古史,或者说一段无比残酷的岁月。光幕后面的那些黑色的血液,羽皇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他感觉的到,那肯定极其的可怕。

    那道光幕的存在,是在隔断一段不为人知的岁月,同时,好像也是在保护着什么。

    可是,若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那道光幕是谁留下的?还有,光幕后面的那条断裂的古路,到底是条什么样的路?它,又通向何方?     最后,还有那道屹立与古路之上的伟岸身影,他···又是谁?他存在那里的目的是什么?是在镇压什么吗?

    “哎,算了,不去想了。”沉默了许久后,羽皇突然摇头,收回了思绪,他决定不想了,因为,想不通,毫无头绪。

    “还是起来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吧?”言罢,他立刻推开了冰棺的上盖,并且从中站了起来。

    这里,是一个无比宽大的山洞,在山洞的中心处有一个圆形的水池,准确来说,应该是血池,而羽皇所在的那个冰棺,正在血池的中心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