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六十章 如何上去,不可思议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高空中,随着血路的奔行,诸多分属于各个时代的大帝,竞相显化,浮现于世间之中,不过,他们出现的时间,都是非常的短暂,仅仅只是匆匆一瞥而已,一眼即逝。

    不过,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对于羽皇以及帝雪含烟等一众人来说,却是已经足够了,已经足够他们认出,那些曾经的故人了,因为,他们的那些故人,所拥有的特征,极为的明显,很好的辨认,只是一眼,便可认出。

    曾经的九葬天碑,之后,葬己之后,化为的十葬天碑,那是属于真古时代的辉煌,一滴情泪,贯穿古今,杀帝无心,帝女无归,那是无归女帝。

    无归女帝的真身,虽然从未在这一世之中,和羽皇等一众人相处过,但是幻灵和那位从帝之战场之中走出的那位血衣女子,却都是和羽皇他们见过,甚至,幻灵还和羽皇等人相互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幻灵乃是无归女帝当年离开当世之时,所流出的一滴泪水、秉承着她不灭的执念所化,而那位自从帝之战场之中走出的血衣女子,实际上是无归女帝的心,是她的那颗被埋葬于墓葬之中的心脏,因无尽的不舍与深情,幻化而成的。

    所以啊,严格意义上来说,无论是幻灵还是那位从帝之战场之中走出的血衣女子,其实都是无归女帝,所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无归女帝,也算是羽皇等一众人的故人。

    断裂的古剑,染血的画笔,那是属于神古时代的辉煌,一柄断剑,一只画笔,就是神古时代的一切,就是当世之中,最大的璀璨,墨染红尘,断剑残仙,这是神古大帝一生的写照。

    其实,神古大帝本身的兵器,乃是一只画笔,不过,因为那柄断剑,乃是故友所赠,所以,格外的珍惜,无数岁月后,即便断剑已残,却仍然常伴身侧,一刻不忍与之分离。

    血色的花,开满举世,那是风古时代,最绚烂的风景,一曲琴音世同悲,晨钟暮鼓几时休,那一琴一钟,是举世间,最动听的妙音,同时,也是举世之中最为仁慈的音符,更是风古时代,最为绝世的风华。

    到了如今,一切都是已经很显然了,羽皇等人所指的故人,正是无归女帝云初见,神古大帝风吟轻寒,以及刚刚离开不久的风华大帝,也就是今世的雨听音。

    “原来···原来他们都是在这里,都是在那条血色的天路之上,原来···这条血色的天路,居然就是他们的去处。”高空中,一阵沉默之后,羽皇倏然出言,口中喃喃轻语道。

    一直以来,他都是极为的好奇,雨听音、无归女帝以及神古大帝风吟轻寒他们,离开了仙濛宇宙之后,究竟去了何处?而如今,他终于是知道了,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看到了他们所在的那个地方。

    言罢,羽皇豁然转身,看向了寻古,追问道:“寻古,这是何处?那条血色的天路,到底是什么地方?”

    旁边,在场的帝雪含烟以及赤羽等其他修者,也都是在紧盯着寻古,个个满脸的疑惑。

    寻古迟疑了片刻,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是一处···战场,一处广阔无比、无尽长远的战场,血色的天路有多长,战场就有多远,它···仿佛是从遥远的过去、从时光的起点,顺着时光,一直延续而来,贯穿了古往今来的一个又一个的时代···”

    “难道,它···就没有终点吗?”无杀挠了挠关头,追问道。

    “没有。”寻古摇头,肯定的道:“时光有多长,它,便会有多远,只要时光不停止流逝,它···便永远不会有终点。”

    “寻古,你知道这条路,最终的归处在那里吗?知道,该如何才能踏上这条路吗?”羽皇眼睛微眯,默默地盯了会空中的那条正在飞快流转的血路,轻问道。

    寻古扬了扬眉头,对着羽皇不答反问道:“怎么?你想要登上那条路?”

    “没错,我想过去,而且,我必须要过去,因为,音儿她们都在那里。”羽皇微微颔首,语气肯定的道。

    这是羽皇的真心话,他说的全是肺腑之言,他是真的想过去,想要登上那条血色的天路,因为,他很是担心,很是担心雨听音等人的安危···

    虽然,刚刚的那些的画面,流转的速度非常快,从画面中,他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但是有一点,他却是知道的,那就是雨听音他们都是在与敌人激战,而且,他们的处境,还都不太好,个个帝袍染血,帝血洒长空···

    同时,也就是这一刻,羽皇忽然明白了,忽然明白,雨听音为何会那么着急的离开了,为何非得回归风古时代了,因为,那里的战况真的很危急。

    寻古双耳高竖,静静地盯了会羽皇,摇头道;“羽小子,不瞒你说,我也想过去,但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我并不知道那条路最终会停在何处,同时,也不知道,该如何的登上那条路。”

    “轰隆!”

    “霹雳!”

    ···

    突兀地,就在这一刻,遥远的苍穹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天的轰鸣声,接着,到处电闪雷鸣,景象极为的可怕,犹如世界末日了一般。

    此刻,羽皇等一众修者,全都是在凝视着空中,凝视着那条血色的天路,所在的方向,因为,无论是刚刚的那声巨响,还是之后的电闪雷鸣,全都是从血色的天路那里出现的。

    一阵沉默之后,帝雪含烟突然出言,有些不确定的猜测道:“这是···这是要结束了吗?这条血色的天路要···要消失了?”

    帝雪含烟之所以会这么猜测,那是因为,她发现,如今悬浮于空中的血色天路,已经没有多少了,仅仅只有一小段了,而且还时隐时现的,仿佛随时都会彻底的消失一般。

    此外,还有一点异常之处,那就是,如今,血色天路之上的画面,已经不再流转了,它···不知道何故,居然突然定格住了。

    紫悦心螓首微点,道:“看这样子,好像是的,好像确实是要消失了,只是···”

    说到这里,她的话音骤然一转,继续道:“可是,上面的画面,为何会突然停止了呢?”

    羽皇血眸雪亮,定定地凝视了一会空中血色天路,摇头纠正道:“不,事实并非如此,那条血色天路之上的画面,并未真正的停止,如今,我们你们所看到的,都只有假象而已,事实上上面的画面其实一直在流转,而···”

    说至此处,羽皇稍稍顿了下,继续出言,补充道;“而且,最重要的画面,马上就要出现了。”

    “哗!”

    似乎是在印证羽皇的话语似得,几乎就在他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血色的天路之上,果然出现了变化,一夕间,那里倏然暴涌出一股绚烂至极的血色华光,紧接着,那里倏然腾起了滚滚的血雾,顷刻间,淹没了那里。

    滚滚的血雾之中,一座巨大的白金色的宫殿静静浮沉,它浩大无比,无比的宏壮而威严,其上神华浮动,无尽的奥义神则缭绕在四周,通体上下,绽放着绚烂的白金之光,在那无尽的血色之中,犹如一轮金色的天日,光耀诸方,犹如一方盖世的天府,镇压着举世方乾。

    在那座宏大而威严的白金宫殿之巅,一位盖世的身影,静默而立,他的手中,紧握着一杆血色的战旗,巨大的旗面,迎风狂动,旗面招展间,遮天蔽日,滚滚的破灭光,竞相沉浮,此外,更有无数的大世界破灭之象随之流转、起伏,景象极为的可怕。

    滚滚的血雾,遮天蔽日,笼罩一方天穹,不过,有些事物,终究是它遮掩不了的,比如那座白金色的宫殿,再比如,那块悬立在白金宫殿旁边的血色巨碑,那正是时光天碑,在其上清楚的地写着四个大字:“苍古时代。”

    至此为止,其实,一切都是已经很显然了,如今,所出现的,乃是遥远的苍古时代,而那位手握着一杆血色的战旗的盖世身形,正是苍古时代的天,也就是寻古的主人,苍古大帝。

    寻古双目烁烁,双耳告诉,自从那座白金色的宫殿,以及那位静立在白金色宫殿上方的盖世身影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目光,便是定在了,便是再也移不动了,只是一眼而已,他便是认出了的对方,只因,那是他,无数岁月以来,朝思暮想,渴求了无数岁月的主人。

    “嗯?那是···那是···怎么会?怎么会?这怎么可能?”蓦然,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寻古的脸色骤然一变,突然放声惊呼了起来,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因为他看到,帝苍战旗···竟然···竟然残破了,帝苍战旗竟然断裂了一大半的旗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