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一切的源头,奇怪光壁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遥远的天外,属于紫荒时代的那段天墟之上,羽皇静默而立,呆呆的望着不远处,望着刚刚的那位老者,消失的方向,怔怔失神。

    刚刚的那对老夫妇,也就是青雨的父母,他们都是普通的凡人,毫无修为。

    凡人的寿命,不过匆匆百年。

    按道理说,即便是他们一生健康无忧,一生不经历战争与苦难,也最多可以活个一百年而已。

    岁月悠然,百年光景,弹指间。

    时至如今,那对老夫妇,也就是青雨的父母,其实早就已经死去了,如今,他看到的并不是两个真正的人,那只不过是两道因执念而形成的魂体而已,就像青雨那般。

    不过,他们两人与青雨的情况,有着很大的不同。

    青雨因为执念不散,而形成了魂体,这一点,羽皇并不是觉得奇怪,因为,他知道,青雨生前乃是一位修者,而且还是因为实力极强的修者。

    可是,那对夫妇,也就是青雨的父母却是不同,他们却只是普通的凡人而已。

    凡人,是很难因执念而形成魂体的,因为,他们体内没有灵力作为支持,可是,那对老夫妇却偏偏都是形成了灵魂体,而且,他们形成的魂体,还坚持的很久···

    自紫荒时代的末期开始,距离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时代,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正常情况来说,他们本该早就坠入轮回的,早就该经过了轮回盘,前去轮回往生了。

    可是,他们却凭着一丝不舍的执念,不入轮回,不去往生,凭着一丝不灭的意志,坚持了悠久的岁月,自紫荒时代的末期,一直坚持到了今时今日。

    这是他们的心中的坚持,或者说这是爱,是他们对自己的儿子的爱与深情。

    轮回几度,深情难负。

    那对老夫妇,对他们儿子,也就是青雨的爱,已经深到了极致,已经超脱了生死,即便是自己早已身死魂灭,他们却依旧凭着一缕执念,靠着那至深至真的爱,化为了魂体,留在了世间。

    以至于,无数岁月过去了,他们依旧还在等,为了一个执念,任岁月流转,任世间沧海桑田,他们一直守在相约的地点,从分别之日开始,到如今,从生,到死,到如今因执念化为了魂体,他们依旧在等,一直在等···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一阵沉默之后,羽皇开口了,眉头紧锁,脸上有不解之色,也有迷茫之色,不过···最多却还是遗憾与恶悲伤,他在为青雨悲伤,在为青雨,同时在为青雨的父母遗憾与悲伤。

    他们双方都是因为一个执念,一个共同的约定,都是从生到死,经历了生死,却都是依旧在坚守。

    无数岁月之后,他们虽然终于得以相见,可是,却最终不得团聚,不得相守。

    刚刚,他们双方是相遇,是久别重逢,但与此同时,却也是分别,而且,这一别,极有可能···便是永别,因为,轮回中,谁也说不准,他们是否还能再次于红尘之中相遇。

    虽然,从头到尾,青雨的父母,一直都是没有说过,他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但是,事到如今,羽皇自己却是已经猜到了,他已经猜出来了。

    如风古时代的那位老者所里,是天墟之地,是各个时代之中的末日战场所遗留的战场废墟。

    既然青雨的父母,都是在这里,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当年紫荒时代的末日一战,肯定的波及到了青雨的战场,肯定的是波及到了幕闪下,云水边,而青雨的父母肯定都是在等待他们的儿子的过程中,死去了,所以他们才会出现这里。

    “末日战场,满世的离殇,这究竟是为何?末日战场的源头到底是什么?到底在哪?为什么这世间之中,会有末日战场?为什么古往今来的每一个时代之中,都会有末日战场出现?这到底是因为什么?”羽皇再次出言,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此刻的他,心中对末日战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同时也对它,产生的极度的厌恶,他的心中很是憋闷,很压抑···

    因为,在过去的那些年里,在他穿梭于各个时代的过程中,他在他脚下的这条天墟之路之上,看到了太多太多的悲欢离合,不,没有欢,他所看到的,都只是血泪与离殇,无尽的离与殇···

    比如,在元古时代的尽头,他看到一只瘸腿的老马,日日夜夜守在一颗早已枯死的古树下,日夜不休的望着前方,它在痴痴等待自己的主人,忘了时间,忘了一切,以至于自己都是化为了石像,却不知。

    比如,在乐荒时代的之中,他看到了一位老妇人,在等待丈夫的归来,岁月悠悠,时间无情,从青丝年少,直到白首成翁,从繁华锦绣,到沧海桑田,再到如今,却依然还在等。

    再比如,在银古时代的终点处,他看到一个看起来**岁的小女孩,没日没夜的静坐在一个巨石之上,望着远方,她在等待她的哥哥的归来,可是等了很久,等待流年不知道过了多少轮,却依旧没有等到,再比如,在梦荒时代···

    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生死离别,骨肉分离,世世等待,这种事,这一路上,他见了太多太多,不说别人,甚至就是他自己,也是如此。

    此刻的他自己,不正是和自己的爱人与兄弟,也在分别吗?生,不得聚,死,不得见。

    这个时候,羽皇再次开口了,眉头紧锁,语气极为的沉重:“为何?古往今来,这世世代代的**,到底是因何而起?还记得,当年,音儿离别之前,曾经说过,这举世之中,这世世代代间,整个宇宙之中的所有的苦与难,所有的**与离殇,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才会有这世世代代的末日**。”

    说到这里,稍稍顿了下,接着羽皇再次出言,目光烁烁,语气极为坚定的道:“若···真的是这样,若···果真是如此,若是这片世间之中的所有的**都是因为我而起的,此生,不管付出多少代价,我都定将结束这一切,终结所有的苦与伤。”

    “今生今世,便是一切的终结,若是,一切真的如音儿所说的那般,我真的欠这片宇宙众生的太多太多了的话,那么这一世,我定会弥补,累生累世之中,我欠这方宇宙的,欠这片宇宙众生的,我都会加倍的弥补,这一世,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结束一切,去终结一切,我将让世间得以永恒,让万物众生,不再尝受末日战场之苦,不再遍尝···生死离别···”

    言罢,羽皇最后再次看了眼前方,看了眼青雨的父母消失的方向,随后,他豁然转身,毅然决然的再次朝着紫荒时代的尽头,走去了。

    他要继续赶路了,他要去寻找出路,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因为不知道为何,就在刚刚,就在他见到了青雨,和他的父母之间的结局之后,他忽然想到了帝雪含烟等人,同时,也就是那一刻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极度的不安,不知道为何,此刻的他,心中忽然很是担心帝雪含烟等一众女的安危。

    他想要尽快离开这里,想要尽快找到出去的方法,想要尽快的回到当世,回去看看帝雪含烟等一众女···

    ···

    羽皇再次动身了,再次朝前迈步前行,他的速度很快,不多时,便是再次穿过了紫荒时代的时代之壁,在再次离开了紫荒时代。

    离开了紫荒时代之后,他来到了神荒时代,至于说,羽皇是如何得知,因为,他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块断碑,上面清楚的写了‘神荒时代’四个大字。

    “神荒时代?我居然来到了这里?竟然来到了古寻方以及神荒天帝所处的时代之中了。”羽皇喃喃低语,说话间,他迈步前行,朝着神荒时代的深处走去了。

    ···

    时间匆匆,万古悠悠。

    如此,就这样,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少年,也不知道,羽皇具体又穿梭了时代,突然,就在这一天,羽皇倏然再次停下了脚步。

    可以看到,此刻的他,一脸的诧异与不解,因为,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古之时代,之前为荒之时代,羽皇这一路走来,都是从当世,朝着古代走去的,按说,羽皇这越往深处走,应该越是靠近古代才对,可是就在刚刚,他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竟然来到了苍古时代。

    他竟然从荒之时代,走到了古之时代。

    “奇怪,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何我竟然会突然从荒之时代来到了古之时代了?”羽皇眉头紧锁,一脸的茫然之色。

    “嗯?难道···难道是因为之前的那阵风?以及那道奇怪的光壁?”蓦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再次出言,惊疑道,就在不久前,就在他走到了荒之时代的尽头处,眼看着就要跨入更为久远的苍之时代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光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