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三十九章 心都碎了,各自离去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人王宫。

    “办···办正事?什么事啊?”一间宏大的宫殿中,听了羽皇的话后,众女皆是一阵发懵,不明白羽皇说的是什么意思。

    最终,还是娲蛇女皇最先反应过来,她挑了挑秀眉,红唇微扬,似笑非笑的对着身边的妙音天佛等女,道:“你们还不反应过来吗?有人似乎是要想吃了妳们?”

    “想···想吃了我们?”众女初时不解,一阵迷茫,不过很快,她们便都是明白了娲蛇女皇的意思了,一瞬间,个个都是闹得个脸色绯红。     “不正经,想办正事,自己去办吧···”轻啐一声,众女齐齐动了,转身就要离去,只可惜她们行动晚了,因为很快,她们便都是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羽,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这一刻诸女皆是慌神了,异口同声的对着羽皇娇喝道。

    只可惜,任她们如何呵斥都是没用,羽皇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呢,正如他先前所说的那般,错过了这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羽皇嘿嘿一笑,一一扫视着诸女,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道:“嘿嘿,想走?没门!今次若是错过,他日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再说了,都已经这么久了,你们是不是也该努力努力,给我生个皇子或者是公主吧?不然别人···别人又得说我不行了!”

    “喂,羽皇,说到这里,本皇就不得不说两句了,你是不是真的不行啊?你说你和梦儿、灵儿她们在一起,少说也得有几百年了吧,怎么就迟迟没动静呢?”这个时候,娲蛇女皇突然插话,秀眉微扬,一脸质疑的凝视着羽皇。

    “对对对,霓裳姐姐说的对,这个问题,其实我也很好奇,羽皇,难道你真的不行?”紧随娲蛇女皇之后,水千雪的声音,便是立刻响了起来,说话间,她美眸流转,故意在身上细细打量了一番,那眼神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我···”羽皇血眸大睁,满脸的黑线,那脸色就像是吃了死孩子的一般,简直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心中别提有多郁闷了,得,这次又让人给鄙视了,你说这算是什么事?男人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别人说自己不行,尤其是怕被女人说。

    如今,这倒好,居然连续被两个女人给鄙视了,最重要的是,还是两个美得不像话的女人。

    足足怔了半响之后,羽皇这才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帝雪含烟等人,满脸苦涩的道:“听到没?烟儿、音儿你们一个个的都听到没?现在就连霓裳和千雪都这么说了,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想我呢?”

    说我这里,羽皇面色一正,不容置疑的道:“不行,不行!从现在开始,我必须要更加努力,你们也是,也得努力,我要证明,我要证明给霓裳和千雪她们,更要证明给世人看,朕,不是不行!”

    “想证明还不好办吗?你去找烟儿姐姐!”

    “你去找音儿!”

    “去找梦儿姐姐,找梦儿姐姐!”

    “可以找情儿!”

    “去找灵儿!”

    “不不,找仙儿···”

    ···

    听了羽皇的话后,整个宫殿之中先是一惊,接着,便是立刻沸腾了起来,一片喧嚷,那是帝雪含烟等女的声音,她们都是在互相推让,她推给她,她又推给她,总之,推来推去,就是没有一个愿意的。

    羽皇的脸色越来越黑,他觉得自己很受伤,真的很受伤,一个心都快碎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自己有这么差劲吗?居然都在推脱,硬是没有一个自愿的。

    “啧啧,羽皇啊,不是我说你,你是怎么混的啊?”

    “就是就是,人生如此,实在太过悲剧。”

    旁边,娲蛇女皇以及水千雪两人摇头低叹,一个个的嘴角边,皆是挂着浅笑,俨然是一副看好戏,不嫌事大的神情。

    羽皇的脸色本就发黑,如今,听了娲蛇女皇两人的话的后,更加黑了,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是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事实如此,何以辩驳?

    一阵苦笑之后,他再次将目光转向了帝雪含烟等女身上,望着那一群依旧在相互推脱,争论的不亦乐乎的诸女,最后,羽皇一咬牙,恶狠狠的大声道:“都别说了,我明确告诉你,你们今日一个也推脱不了,我一个也不放过。”

    说完,羽皇立刻动了,他大手一挥,一把卷起诸女,快速的朝着人王宫的深处飞去了。

    娲蛇女皇以及水千雪两人,本来都是在看好戏,两双美眸不断地在羽皇身上以及诸女身上来回扫动,满脸的玩味之色,不过很快,她们脸上的玩味之色便是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震惊、不可思议,以及慌乱,因为,就在刚刚,羽皇卷起诸女的时候,把两人也一并给卷走了。

    “嗯?羽皇,你个混蛋,你怎么又带上我了?”

    “啊!羽皇你给我松开···”

    “咳咳,那个失误了,顺手了,顺手了,绝对是顺手了。”

    “失误?顺手?一次两次也就罢,如今这一次,已经是近段时间以来的第三次了,说,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

    于是,很快,半空中便是响起了一阵惊叫声与尴尬的解释之声,还有一阵严重的质疑之音。

    ···

    “浪子野心啊!”

    “大被同眠呐!”

    “色中恶鬼啊!”

    “还咳咳,阿弥陀佛,佛说,该节制,年少不节制,老大徒伤悲啊!”

    ···

    几乎,就在羽皇等人消失的那一刻,金猪、无杀等人,皆是突然出现在了宫殿的门前,望着羽皇等人消失的方向,一人一语的相继发声感慨,个个声色俱下,或满含鄙视、或嫉妒羡慕、或痛心疾首,总之每个人的表情、神色都是不一样。

    “汪,你们能够想得出,今夜的情形了吗?”

    “必须的,那绝对是一场极为激烈的厮杀!”

    “哎,这么多绝世的女子啊!难道,都要遭到羽皇的毒手了吗?”

    ···

    接着,金猪等人再次开口,你一眼我一语的议论了起来,说到最后,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齐齐咬牙,异口同声的道:“禽兽啊!”

    ···

    次日。

    一大早,众女便已然如期离去了,就在帝宫山外,羽皇亲自送她们离开了。

    羽皇并不知道,她们此番离去之后,下一次再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有朝一日彼此间再次见面,又会是何种情况下,更不知道,她们此番离去后,分别会去往何处,这倒不是诸女不想告诉羽皇,主要是,就连她们自己眼下,也是不清楚,自己此去,会到什么地方,因为,眼下她们各自都还没有具体的目的地。

    眼下,羽皇唯一的知道的就是,水千雪、娲蛇女皇、练倾城以及雨情四人,打算前往荒海神州,而其余的诸女则都是回去三千界,仅此而已。

    帝宫山外,半空中,羽皇怔怔失神,他在望着远处,望着帝雪含烟等人消失的方向,怔怔失神,此刻,他的心中很是复杂,最初时,看着诸女的背影,逐渐远去的时候,他的心中更多是一种空落之感,不过随后便是变成了担忧,此外,在担忧之余,还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未来,最大的魅力之处,便是在于,你永远无法料到,惊喜到底会在何时发生,有人说,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聚,而眼下,正是如此,就在刚刚,就在诸女的背影,彻底的消失的那一刻,他的心中便是在期待,他期待着某一天,某一刻,在未来的某个地点之中,与她们再次相遇···

    “都出来吧!”沉默了许久之后,羽皇突然开口道。

    啵啵啵!

    紧随其后,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羽皇身后的虚空中,倏然泛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但见几道突兀的声音,齐齐在羽皇的身后显化了出来,他们正是寻古、无杀等人。

    “汪,羽小子,就让他们这么离去了,你真的放心的下?”刚一出来,寻古的声音便是立刻响了起来。

    微微看了眼寻古,羽皇摇了摇头,道:“不放心,又能如何?我能看得出,她们个个都是心意已决,我又岂能强留她们?”

    说到这里,羽皇稍稍顿了下,又继续开口,补充道:“再说了,她们先前说的,也都是很有道理,她们并不是花瓶,而是一位位天资绝世的天之娇女,她们应该都是一场属于自己的璀璨,若是我始终将她们限制在帝宫山上,这固然可以保护她们,但同时却也阻碍了她们···”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此番,我之所以答应让她们离去,皆是因为,我最近想通了一件事。”说到最后,羽皇又突然补充了一句。

    “想通了一件事?”金猪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齐齐追问道:“什么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