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章 两年之后,血色宫殿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帝宫山外,半空中。

    听了金猪等人的询问后,羽皇沉吟了下,悠悠道:“帝路艰难,前路凶吉难料,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我想让她们各自独立成长,靠着自己的努力,克服困难,慢慢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保全自己,足以无惧任何,因为,这样的话,即便是有一天,我真的败在了这条路上,她们也不至于太过无助,不至于受到欺辱。”

    “所以,你是担心,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倒在帝王之道这条路上?”赤羽突然接话,追问道。

    闻言,羽皇沉默了半响,默默地的点了点头。

    “吼吼,羽皇,本龙觉得,你的这个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以你那妖孽的资质,帝王之道虽然艰难,想来,对于你来说,应该也算不得什么。”金猪摆了摆手,一脸的不以为然,他对羽皇有种难以言明的自信,总觉得,一切困难都难不倒羽皇。

    “汪,死猪说的很对,本汪爷也觉得,你想多了,以你的身世与来历,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差错的。”寻古在一旁默默地点头,显然,对于羽皇他也是很自信。

    羽皇一阵苦笑,道:“说真的,其实,我对自己也是很有信心,但是,世事难料,意外时常有,自古以来,又有谁能够真的肯定,自己一定能在帝王之道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总之,不管怎么样?多想一点,总是没错的,因为如此的话,就算是有一天,真的发生了最糟糕的那种情况的话,我也不至于,手足无措。”

    “这倒是···”闻言,寻古等人相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静静沉默了一会,片刻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金猪面色一正,一本正经的对着羽皇,道:“羽皇,不瞒你说,我觉得,你的做法也严重的限制我了,你真的不应该把本龙限制在帝宫山上,要知道,我可是一条有梦想的猪,我还要成龙呢,我的璀璨龙生,不应该只是在帝宫山,而应该是在整个鸿蒙世界之中。”

    “嗯,死猪说的很对,本尊,也生有同感。”

    “阿弥陀佛,不满你们说,道爷我也这么觉得,佛说,我生而就是为了普化世人,羽皇,你此刻是在阻止我救赎苦难。”

    紧随金猪之后,赤羽以及无杀也都是开口了,个个说的条条是道,显然,他们与金猪一样,都是想尽快去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羽皇翻白眼,刚想说些什么,然而,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出口,寻古的声音,便是当先响了起来:“汪了个汪的,不是本汪爷,贬低你们,就以你们现在这个姿态,这种势力,若是真的到了三千界之中,绝对会被打击到怀疑人生,甚至都有可能被打击的产生心魔。”

    “我勒个去啊,死狗,你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三千界之中的修者,真的有那么强?”赤羽心惊,一脸的骇然。

    “汪,当然是真的了,不然,你以为本汪爷为何一直阻拦你们前往三千界?”寻古斜睨,一副郑重的模样。

    “你们知道,紫皇和幽玄他们,这段时间为何不出来瞎晃悠吗?那就因为,他们深知自身的不足,所以在努力的提升自己,为的就是能够强大起来,好早点前往三千界。”最后,似乎是怕赤羽他们不相信,寻古再次开口,补充了一句。

    “死狗,既然如此,那你呢?你为什么不修炼?反而一直在陪着我们?”金猪挠了挠头,不解的道。

    寻古双眼直翻,接着,他斜睨着金猪,一脸无力的道:“猪脑袋,到底是猪脑袋,你也不想想,你们能和本汪爷比吗?本汪爷现在是什么修为?你们又是什么修为?本汪爷还需要刻意修炼吗?”

    “这···”金猪等人发呆,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们相互对视一眼,继而默不作声的纷纷动身朝着永恒仙国的方向飞去了。

    事到如今,他们还能说什么?事情已经如此明显了,寻古的言下之意就是我玩得起,你们玩不起,因为我的修为高,就算我不修炼,以我现在的实力,也完全可以去闯荡三千界、

    “寻古,三千界之中的修者,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厉害?”金猪等人走后,羽皇突然出言,一脸质疑的望着寻古。

    “汪,开什么玩笑?这还用问吗?明显不是啊···”转身,深深地看了眼羽皇,接着,寻古开口,郑重其事的道,说完,他猛然一咧嘴,做了一个人性化的笑容,在羽皇看来,这个笑容简直是太像奸笑了。

    “我去,这么说来,你刚刚是在骗金猪他们?”羽皇瞪大眼睛,一阵吃惊。

    “汪,这很显然啊!不骗他们,他们怎么会知难而退?”寻古晃了晃耳朵,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汪,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希望他们暂时先留着帝宫山吗?本汪爷这不是遂了你的愿吗?”接着,寻古再次出言,补充道。

    羽皇微微颔首,道:“这一点倒是不假,不瞒你说,我确实想让他们留在帝宫山,只不过···”

    说到这里,羽皇话音一转,道:“只不过,我很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把那些有的没的的谎话,说的如此的条条是道,仿若真的一般?而且,最重要是居然一点都不脸红。”

    “汪,切,羽小子,这你就不懂了吧?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习惯成自然这句话吗?有些事,做着做着···就习惯了。”寻古撇了撇嘴,一本正经道。

    “我去···”闻言,羽皇顿时狠狠的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头从空中栽倒下去。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习惯成自然?什么又叫有些事,做着做着···就习惯了,羽皇暗自悱恻,寻古实在是太无良了,同时,也在为金猪等人感到默哀,他们到底是被骗了多少回啊?才能让寻古将说谎话这门‘伟业’练到全无感觉、张口就来的这般境界。

    然而,这些还不是羽皇最为金猪等人感到悲哀的地方,最让他为之悲哀的是,恐怕到如今为止,金猪他们很有可能还完全不自知,依旧还在将寻古所说的那些谎话,信以为真。

    “汪,对了,羽小子,不知道你到底是打算何时离开啊?”这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寻古突然盯着羽皇询问道。

    “本来我是打算最近几天,便离去的,不过,此时此刻,我却是突然改变主意了,我想等等。”羽皇想了想道。

    “等等?”寻古有些诧异。

    “嗯。”羽皇点了点头,接着,他继续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拖延太久的。”

    言罢,他面色一怔,突然对着前方的虚空,威严道:“出来吧。”

    “啵啵啵!”

    随着羽皇声音的落下,但见,一群浑身裹在黑袍之中的女子,齐齐自虚空中显化而出,出现在了羽皇的面前。

    “属下等,拜见人王。”这些黑袍女子,皆是来自于隐杀堂。

    “去吧,暗自守护好诸位人王妃,务必护她们周全!”羽皇微微点头道。

    “是人王大人,属下等告退。”言罢,那群黑袍女子,立刻再次隐入了空中,消失了无踪。

    “汪,想不到,你居然还有后手啊!”寻古晃荡这耳朵,啧啧称奇。

    “她们对于我而言,毕竟不同于其他,无论何时,我都不愿看到受到伤害。”羽皇眼神微眯,轻声低语道。

    “好了,走吧,我们也回去吧。”

    “嗯。”

    ···

    时间流转,转瞬即逝。

    不知不觉间,两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当日,回到了人王宫之后,羽皇立刻就去闭关了,直到前不久,才刚刚出关。

    两年来,羽皇的修为再度精进,原本是四坛巅峰上古神明的他,此刻,依然成功的迈入了五坛之境,准确来说,应该是五坛中期之境,因为此刻的他,依然在第五个部位上开辟出了十八个神坛之火。

    当初,羽皇之所以要选择多呆几年,其实,也是为了帝雪含烟等人,他想要让自己的实力再度提升一些,因为,自己的实力提升,那些战俑的实力,也就相应的提升了,如此一来,帝雪含烟等人的安危,也就更有保障一些。

    “汪,可以出发了?”人王宫,一座高大的楼阁之巅,寻古歪着头,对着身边的羽皇询问道。

    “嗯,可以了,如今,一切事情,我都是已经安排好了。”羽皇微微点了点,轻舒了口气道。

    “不对,还差一件重要的事情。”接着,似乎是有想到了什么,羽皇突然补充道。

    言罢,羽皇右手之中突然发光,接着,他猛然对着面部一挥,下一刻,羽皇便是变为了一个全新的面孔。

    “这是一种古老的幻禁,相信应该没有谁能够看破,先前,我们闹出的动静太大,我这般做,以后在外行走,会方便很多。”感受到寻古心中的困惑,羽皇连忙解释道。

    寻古微微点头:“汪,不错,这个想法很有必要,走吧···”

    “走!”言罢,两人直接化作了两道流光,消失了无踪。

    ···

    鸿蒙世界之中,有这样一处地方,此地之中,大地染血,枯骨成片,到处阴风阵阵,宛若一处幽冥炼狱。

    在这片染血的大地的中心之地,立有一座宫殿,通体血红,煞气逼人,此际,在这座宫殿之中,正跪伏着一群身穿血袍的男子。

    (感谢夜影的打赏,嘿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