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五十章 无尽恐怖,黑雾深处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哼,真是想不到,他们对这片十万荒林倒是了解的不少,居然能够找到这样一个藏身之地。”十万荒林深处,一片弥漫着黑色雾气的树林前,一位紫衣青年冷笑,这是一位偏女性向的男子,长相有些过于漂亮,甚至是比一些女子都是美丽一些,说话间,眸光闪烁,满眼的阴毒之色。

    “确实,不得不说,他们确实是很会躲,只可惜,他们注定是要失望了,因为,无论他们躲到哪里,终究都是难逃一死···”紧随其后,一位身穿赤色长裙的女子,突然开口了,她身材高挑,青丝如墨,披散在肩头,身材火爆,小蛮腰盈盈一握,虽然长相称不上倾城绝世,但是,却极具魅惑,举手投足,媚态十足。

    “诚然,这些黑雾的存在,确实是不住我们的步伐,但是,若是我们再继续再次耽搁下去的话,恐怕,就会有可能将那两人跟丢了,毕竟,黑雾茫茫,我们的视线根本看不透···。”一位白袍男子接话,眯了眯眼,蹙眉道。

    言罢,白袍男子面色一正,突然对着他们的身边的一位紫袍老者,拱了拱手,恭声道:“老祖,为了保险起见,弟子以为,我们需尽快追过去,以免生出变故。”

    闻言,紫袍老者微微颔首,凝声道:“嗯,你思虑的很有道理···”

    说到这里,紫袍老者脸色一正,挥手道:“走,我们赶紧追过去。”

    “是!”紫袍老者的身后的一群修者齐齐回道,说完,他们齐齐而动,当先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走,我们也赶紧动身!”

    “事不宜迟,出发,赶紧追过去···”

    ···

    眼看着,紫袍老者一方已经动身了,在场的其他各方修者,自然不会无动于衷,紧随其后,几乎就在紫袍老者一方修者动身的下一刻,场中其余诸位先天圣灵境的修者的声音,各自都是在召唤着各自的属下,准备冲向前方的黑雾。

    然而,就在下一刻,就在他们正准备动身,冲向前方的黑雾之中的时候,异变突起。

    “啊啊啊!”

    ···

    一阵凄厉的惨嚎声,突兀地自前方响了起来,这些声音,皆是紫袍老者一方的修者发出的,准确来说,应该是那些最先冲入黑雾之中的修者发出的惨叫声。

    前方的那片黑雾,诡异非常,就在刚刚,他们都是亲眼看到,许多刚刚冲入了黑雾之中的修者,全都是身死当场,从头到尾,他们仅仅只来得及,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接着便是化为一滩滩血水。

    “什么?这···”

    ···

    见此情形,那些尚未动身的诸位修者,全都是呆立当场,再也不敢朝前一步,而至于,紫袍老者一方,那些尚未冲入黑雾之中的幸存者,包括那位紫袍老者在内,则都是在第一时间,朝着后方爆退了出去,一个个的瞳孔紧缩,死死的盯着前方,眼神中满是惊恐、后怕与难以置信之色。

    因为,他们刚刚距离死亡,仅仅只差一步,甚至,其中有很多人,刚刚都是已经迈出了一脚,就差一点点,他们就要冲入黑雾之中了。

    “什么情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啊,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可怕,太可怕了,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

    片刻的沉寂之后,场中瞬间沸腾了起来,惊呼声四起,此际,在场的所有修者,都是在惊惧,在后怕,同时,也在困惑,因为,他们不明白,先前的那种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不成,这里面存在着什么可怕的杀阵?杀禁?亦或是···此间,隐藏着什么可怕的存在?”片刻后,有人出言,如此猜测道。

    “杀阵?杀禁?可怕的存在?”一位中年男子眉头紧锁,一脸的惊疑:“会吗?会有这种可能吗?”

    “应该不存在这种可能···”这个时候,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突然接话,摇了摇头,道:“须知,这里可是东极圣域的十万荒林之中,谁能在这里布置手段?又有谁能够在藏在这里?”

    “确实,这十万荒林之中,不比他处,须知,这可是一处连许多古之大帝,都束手无策的地方,试问,又有谁,能够有能力在这里留下什么手段?”一位红袍老妪点头,接话道。

    “可是···若非如此的话,那刚刚···那是什么情况?”有人再次出言,提出了质疑。

    “不对,黑雾,这些黑雾有问题!”这个时候,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位血袍老者突然出口,脸色阴沉的道。

    “没错···”闻言,紫袍老者蹙了蹙眉,一脸沉重的点了点头,道:“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些黑雾,应该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可以腐朽一切,而刚刚我的那些弟子,应该就是被这些黑雾所带有的腐蚀之力,给杀害的。”

    “腐蚀之力?”听到这里,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先是一愣,接着,他随手摄起一块碎石,朝着前方的黑雾丢了过去。

    “呲呲!”

    很快,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众人看到,刚一进入黑雾之中,那块碎石立刻如一块冰块一般,顷刻间,消融了一空。

    “嘶!”

    看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修者,全都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个个满脸的惊惧。

    “真的!那些黑雾真的有问题。”片刻的呆滞之后,众位修者齐齐惊呼,这一刻,他们都是可以确定了,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前方的那片黑雾。

    “不可思议!这些黑雾,到底是些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的可怕与诡异?”一位黑袍老者出言,眼神中有着惊慌之色闪过,显然,对于前方的黑雾,他也很是忌惮,他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刚刚就算是他不小心误入了黑雾之中,恐怕,也是有死无生。

    “诡异?”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眯了眯眼,凝声道:“诡异就对了,要知道,这里可是十万荒林啊!无论这里出现多么诡异、多么不可思议的事,都应该是正常的··· ”

    说到这里,老者稍稍顿了下,又继续道:“看来,此番我们在不知不觉间,竟然来到一处我们以前从不知晓的‘诡异’之地。”

    闻言,在场的众位修者,皆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不对···”这个时候,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人群中,一位满脸胡子的大汉,骤然惊呼,道:“不应该啊!若是这些黑雾真的有问题的话,那···那刚刚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没事?”

    “没事?”听到这里,有人突然接话,质问道:“谁能够确定他们没事,说不定,此时此刻,他们早已化为一滩血水了。”

    “不···”紫袍老者突然摇了摇头,眯眼道:“他们应该都没事,应该都还活着。”

    言罢,稍稍顿了下,紫袍老者再次开口,道:“时至如今,有些事,其实都是已经很明显了,很显然,他们两个对于此地,应该都是很熟悉、都深知此地的可怕,而且,更知道如何在这里存活下去,此番,他们之所以会奔逃至此,显然也不会是巧合,应该是他们故意为之的,他们是故意想要利用此地的诡异与可怕,来阻杀我们。”

    “如你所言,那一人一狗,岂不是故意在坑我们?他们自己知道如何在这片黑雾之中存活,自是丝毫无惧,而我们却是丝毫不知,一旦贸然闯入,那就必死无疑啊!”一位白发老者眉头紧锁,一脸的阴沉。

    “嗯。”闻言,在场的诸位修者,全都是点了点,各自皆是一脸的阴沉。

    “怎么办?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可是,我真的不甘啊!”有人开口,眉头紧蹙,满脸的不甘之色。

    “不甘?又能如何?这些黑雾太过诡异了,我们对此一点也不熟悉,根本没有办法追过去啊。”一位白衣男子摇头,很是无奈。

    “那道也未必···”听到这里,一位身穿青袍的先天圣灵境老者,眯了眯眼,突然出言道:“我们虽然对眼前的这片黑雾不熟悉,不知道其中的路,该怎么走,但是,有人却是应该已经给我们带好路了。”

    “带好路了?谁?”众人好奇。

    “青袍老者沉吟了下,缓缓地来到了黑雾前方,细细查探了一方,很快,他面露笑意,指着前方道:“看到了吗?那里不就有条路吗?”

    “路?哪里有路?”闻声,众人皆是心生好奇,连忙迈步走来,沿着青袍老者所指的方向,很快,他们果然都是看到了一条‘路’,那是一条有一滴滴的鲜血连成的路。

    “那是···那是先前的一人一狗路过之时,留下的鲜血!”很快,有人明悟,一脸的惊讶。

    好办法,这绝对是个好办法,这些血滴组成的路,肯定就是一条安全的路,沿着它,我们不但可以安然无恙,而且,更是可以找到那一人一狗。”

    ···

    很快,众位修者皆是明悟,各自满脸的激动。

    “没错,走吧,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走···”

    ···

    很快,众人上路,沿着那条有血滴组成的路,走入了黑雾之中,果然,一切,正如他们猜测的那般,这确实是一条安全的路,此次他们都是很安全,再无出现意外。

    以此同时,就在诸位修者沿着血路赶来的时候,黑雾的深处,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的山洞旁边,羽皇与寻古正在窃窃私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