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一章 大帝之影,一只左臂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十万荒林之中,羽皇以及寻古,这一人一狗怔怔发呆,望着空中的那道突然出现的血色战旗,脸上、眼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

    当然了,此际,望着血色战旗发呆的,远不止羽皇他们两个,还有在场的其他修者,也都是在怔怔发呆,一阵无言,脸色满是震惊与迷茫。

    “这是···战旗?哪来的战旗?”

    “帝器?这是一件帝器?谁带来的?它属于谁?或者说哪个势力?”

    “这个战旗,有些熟悉,好像···好像在哪见过?”

    ···

    片刻的呆滞之后,四周瞬间响了起一阵喧哗声,声音中很是复杂,有震惊,有惊喜,更有迷茫,因为,他们都是不知道,这杆突然出现,并且救了他们的血色战旗,到底来自于何处。

    不过,他们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一个修者知道,至少羽皇知道,寻古也是知道···

    与在场的其他诸位修者,眼中的震惊与迷茫之色不同,在片刻的震惊之后,寻古以及羽皇眼中的震惊,便是被浓浓的激动与惊喜给取代了,尤其是寻古,此刻的他神色最为激动、最为惊喜···

    能不激动吗?怎能不惊喜?那杆血色的战旗,别人或许不认识、不熟悉,但是,他却是非常的熟悉,太熟悉了,无数岁月以来,不知道多少次曾梦中见到过它···

    “寻古,我这不是错觉吧?这是···帝苍战旗?”沉默了半响之后,羽皇突然出言,怔怔地对着寻古发问道。

    寻古沉吟了下,狠狠地点了点头,语气激动的道:“汪,是的,绝对是,这绝对是主人的帝器——帝苍战旗···”

    说到这里,寻古稍稍顿了下,接着,他继续开口,补充道:“汪,肯定是不会错的,因为,那上面所弥漫的气息,我太熟悉了,那正是主人的气息,帝苍战旗的模样,或许可以类同,但是,其上所带有的气息,却是绝对无法模仿。”

    羽皇血眸烁烁,盯着寻古,满脸惊疑的道:“既然如此,那···那眼下是个什么情况?帝苍战旗既然出现了,难道···难道苍古大帝出现了?”

    听到这里,寻古顿时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寻古神色一沉,满是伤感的道:“不···我主人应该并未出现,因为,我们眼前的这杆帝苍战旗,并不是真正的帝苍战旗!”

    “不是真正的···”闻言,羽皇眉头一挑,刚要再说些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漠然、全无感情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羽皇的话。

    “咦?这面战旗?是你···你居然还在!”这道声音正是那个隐于神秘山洞之中的恐怖存在,发出的声音。

    此话一出,四周瞬间便是一静,在场的诸位个个皆是满脸的迷茫与好奇,谁啊?那个神秘的恐怖存在空中的‘你’究竟是谁?亦或者,此刻的他,到底是在与谁对话。

    与在场其他修者不同,听了此话之后,羽皇以及寻古他们,先是一愣,继而连忙朝着四周巡视了过去,个个双眼大睁,满脸的期待与紧张。

    “汪!什么情况?还在?谁还在?指的是主人吗?难道说···主人还在这片世间之中?”寻古满怀激动的想道,此刻此刻,他全身都在颤抖,心跳的厉害,感觉心都快要从口中跳出来了,紧张的难以自已。

    “你都还在,朕,又岂能不在?”没有让众人久等,那道神秘强者的声音刚落不久,随后,一道傲然的声音,便是立刻响了起来。

    哗!

    话音刚落,远处,十万古山深处的一座沉寂的古山之上,倏然暴涌出一股血色神华,绚烂至极,血光耀九天,接着,血色翻腾,疯狂的朝着中心处汇聚,最终,血色敛去,化为了一道无比的伟岸的身影。

    那是一位男子,他的面容之上,流动着奥义,根本看不清其模样,满头黑发,飘动如龙,头戴帝冠,身穿一件白金色帝袍,在他身侧,一座缩小版的白金宫殿,静静浮沉,华光喷涌间,依稀看见,有无数大世之景,在宫殿的四周流转沉浮。

    在他身后,有万千大道光影浮现,此外,更有无数道奥义锁链,垂落苍天,宛如一条条奥义长龙一般,环绕凄恻,周围帝息蒸腾,帝威滚滚,威临万古诸天,静静地立在那里,仿佛他就是那天,就是那地···

    哗!

    看到,那位男子,一夕间,在场的所有修者,全都是蒙在了,瞳孔大缩,脑中一片空白,下巴都快惊掉到了地上,主要是眼前之人,太让他们震惊,太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这···这是大帝!”

    “不,不是,准确来说是帝影,这是一位大帝之影!”

    “没错,是帝影,只是他是谁?是古往今来的哪位大帝?”

    ···

    沉寂的片刻之后,下一瞬间,四周瞬间沸腾了起来,惊呼声,议论声,此起彼伏。

    “苍···苍古大帝!”怔怔地望着空中的伟岸声音,半响后,羽皇心中突然低吼了起来,说话间,他目光一转,豁然看向了身边的寻古,刚想说些什么,然而,下一刻,他却是闭嘴了,因为,他忽然发现,寻古不知道何时,居然已是老泪纵横了。

    事实上,其实,早在苍古大帝的帝影,现身的那一瞬间,它便是已经如此了,无数年来的思念、无数岁月的心酸、跨越了无数岁月的悲伤、眷恋等种种情绪,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使得他的情绪彻底失控,眼泪止也止不住。

    即便明知,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道精神烙印,即便知道,那并不是他真正的主人,但是,他依旧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主要是,他对他的主人的那种执念与深情,太深了,而且,压制的也太久了···

    此际,他很想呼唤他的主人,甚至,有好几次,他都是忍不住要冲过去,只不过,最终他忍不住了,因为,他心中清楚,那不是真正的苍古大帝,就算他冲过去了,对方也认不得自己。

    “寻古,想开点,眼下出现的,虽然并不是苍古大帝本尊,只是一道精神烙印,但是至少我们却是可以确定了一点,那就是你的主人,应该还在世上,只要还在世上,无论多久,终究都是会有再次相见的一天,不是吗?”羽皇犹疑了下,出言安慰道。

    寻古一阵沉默,片刻后,他狠狠地甩了甩头,语气坚定的道:“汪,你说的没错,只要还在世上,无论多久,终究都是会有再次相见的一天,我一定会找到主人,一定会···”说话间他那一双金色的眼眸中,死死地苍古大帝的身影,事实上,自苍古大帝一出现,他的目光,便是从未离开过他,仿佛生怕自己一眨眼,对方就会突然消失一般。

    “一道烙印?”这时,山洞之中的那个神秘存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初时声音中带有惊疑之色,然而很快,便是化为了被不屑所取代了:“可笑,当年,你处于巅峰之时,都尚且,奈何不了朕,如今,你不过是一道烙印而已,那就更奈何不了朕了。”

    “不错,如今的朕,确实是一道精神烙印,但是你,又能比朕好哪去?左右不过是一只左臂而已。”苍古大帝开口,声音漠然而孤傲。

    “什么?”

    此言一出,下方刚刚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诸位修者,瞬间再次呆住了,个个皆是满脸的震惊与难以置信。

    “我···我刚刚错觉了吗?”

    “我听到什么了?一只左臂!难道,那处神秘山洞之中的恐怖存在,居然只是一只左臂?”

    “难道,那只布满黑色大手,就是山洞之中隐藏的存在,难道,先前我们镇压我们的,就是这样一只孤零零的手臂!”

    ···

    诸位修者纷纷惊吼,此际,他们都是风中凌乱了,更有许多修者,都是开始怀疑人生了,他们这么多修者,加在一起,而且还兼带着帝器,居然被一只孤零零的左臂,给打的抬不起头?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太让人震惊了,同时,也太可怕了,太让人惊恐了,只是一只左臂而已,就有着如此神威,那么他的本体,又该有多么的恐怖?

    此外,在震惊与惊恐之余,他们也在好奇,这到底是谁的左臂?又是谁将之砍下来的?毫无疑问,这只手臂的主人,绝对是无比的恐怖,可是,就是如此的恐怖的存在,居然被人砍下了手臂,试问,那个砍下了这只手臂的存在,又该有多强?

    “嘶,这简直是不可思议!难道,当年就是这样的一只左臂,与苍古大帝大战了七天七夜?”羽皇连续倒吸了数口冷气,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

    “汪了个汪的,,我现在似乎能够明白主人,当年为何不愿意多提这个山洞之中的事情了,主要是这也太惊人了吧?太惊世骇俗了,一只左臂而已,居然拥有着与大帝争锋的实力?”寻古双眸大睁,一脸的震惊。

    “哼,只是一只左臂又如何?对付你绰绰有余,今日,朕倒要看看,此种状态下的你,如何与朕相抗!”神秘闪动之中的存在,也就是那只左臂之中,再度传来了一声冷哼。

    说话间,那只左臂,倏然而动,猛然朝着苍古大帝冲了过去。

    “朕,既然敢留下烙印防备你,自然便有办法镇压你。”苍古大帝漠然轻语,言罢,他突然看着远处,口中低喝道:“以帝苍之名,恭请现身。”

    哗!

    几乎,就在苍古大帝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下界七千洲之中倏然爆发一股绚烂至极的九彩神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