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六章 人眼看狗低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古山之巅,一棵粗大的紫色花树下,羽皇正仰面而躺,百无聊赖的静望着远处,一脸的舒适,而寻古则是在一旁,本来,他很是安静,静静地蹲立在羽皇左侧,看着远处的风景,一阵沉醉。

    然而,当听到羽皇的话后,他顿时转向了羽皇,瞪着眼睛道:“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什么意思?你这是看不起本汪爷?”

    羽皇扬了扬眉,一脸怪异的道:“寻古,不是我看不起你,只是赋诗这么文雅的事,你确定你可以?要知道,这里可不是我们帝宫山,若是不行的话,千万别献丑了,咱可丢不起那人啊!”

    说话间,羽皇情不自禁的看向了一旁,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座宏大的宫殿,通体冰蓝色,仿若是由一块巨大的玄冰雕砌而成的,诡异的是,此刻,明明是处于初秋时节,然而,那座宫殿的四周,却是无数蓝色的冰花飘落。

    此际,这座宫殿的大门打开,在大门之前,正站着一位白衣女子,白衣胜雪,青丝如墨,这是一位很美的女子,无论是长相,亦或是身材,都称得上是倾国倾城。

    而今,羽皇正是在悄悄的看着她,不过,并不是因为她的美色,而是担心,寻古等下会出丑,会让人看笑话···

    “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这是典型的人眼看狗低!”寻古斜睨,一脸的鄙视。

    “什···什么?人眼看狗低?”羽皇一脸的发懵,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汪,怎么?本汪爷说的难道不对吗?你看不起本汪爷,这不就是人眼看狗低吗?”寻古金眸大睁,紧盯着羽皇道。

    “这···”羽皇怔怔失神,他张了张嘴,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咕哝了半天,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寻古说的很对,虽然听着很是别扭,但是,它确实是没毛病。

    片刻后,羽皇摆了摆手,道:“算了,就当是我说错话了,只是···”

    说到这里,羽皇话音一转,一脸的质疑,道:“只是,寻古啊,你确定你真的会作诗?”

    寻古睁着眼睛,大声的肯定道:“汪,那自然是肯定的,听着···”

    说至此处,寻古稍稍顿了下,继而他再次开口,仰首望着漫天飘落的花瓣,一脸陶醉的道:“漫天的紫花,真的很美啊,呃,看的本汪爷,一阵沉醉啊!”

    “噗嗤!”听到这里,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嬉笑声,这是,那位站在宫殿门前的白衣女子的笑声。

    白衣女子,距离羽皇他们并不远,左右也不过一两百米的距离,所以,羽皇以及寻古的对话,她听得很是清楚,本来,听到寻古如此的信誓旦旦,她还以为寻古真的能够作出什么好诗呢,所以刚刚,她特别留意了下,她在用心倾听···

    谁曾想,这一听不要紧,直接被雷了个七荤八素,这也叫诗?

    不过,很显然,寻古的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吟诗一首之后,他一脸傲气的看向了羽皇,想要向羽皇炫耀一番,然而,原地哪里还有羽皇的身影···

    羽皇早就跑开了,早在寻古吟出第二句的时候,羽皇便是已经逃到了树上躲了起来,满脸的羞愧,他在为寻古感到羞愧,实在是太丢人了。

    “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怎么跑树上去了?”一番巡视之后,很快,寻古找到了羽皇,一脸好奇的道。

    “那个···凉快,对,树上比较凉快。”羽皇面色僵硬的道。

    “汪,这样的···”闻言,寻古神色一恍,了然的点了点头,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突然露出了一副人性化的笑容,对着羽皇炫耀道:“羽小子,怎么样?本汪爷作的诗不错吧,既工整,又应景,而且押韵···”

    说到最后,寻古头颅猛然一仰,一亮自恋的道:“汪,没法啊,本汪爷就是这么有才,出口成章,独领风骚,这要是在凡尘中,绝对是诗仙级别的存在,在如今这个文坛凋落的年代,本汪爷,实乃是一股清流啊···”

    不远处,冰蓝色宫殿之前,白衣女子狠狠的翻白眼,这到底是条什么狗啊?这脸皮的厚度,也真是没谁了。

    砰!

    寻古的旁边,紫色的花树下,听了寻古的一番感叹之后,羽皇一个不稳,直接从树上摔落了下来,他这下可是摔得不轻,砸的地面都是微微颤抖了下,扬起了一地烟尘。

    寻古被吓了一跳,因为羽皇刚刚差点砸到了他,幸亏他反应迅速,及时的躲过去了,此际,他在开口,一脸的惊疑:“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这是干什么?难道是受到打击了,所以想不开?别呀···”

    说到这里,寻古面色一正,语重心长的安慰道:“汪,羽小子,千万别气馁,你不如本汪爷,这是肯定的,但是,你还很年轻,以后好好努力,你的潜力还是很大的。”

    羽皇满脸的黑线,此刻,他真的很想爆粗口,想不开?想不开你大爷啊!我那是想不开吗?明明是被你雷到了好不好?还诗仙级别的存在,还文坛之中的一股清流,哪来的自信?就你那水平,应该是文坛界的一股泥石流、一阵雷阵雨才对。

    “我···”接着,羽皇开口,刚想说些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宛若天籁般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都在聊什么呢?”

    闻声,羽皇连忙转身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两位女子,其中一个正是先前的那位站在宫殿门前的白衣女子,而另一个,则是一位宫装女子,她拥有着一头冰蓝色的长发,眉目如画,容貌完美无瑕,美得不真实,身材堪称完美,身段修长,如一株神莲亭亭玉立,婀娜挺秀。

    此际,她正与那位白衣女子一起,款步走来,长发纷飞,蓝衣绝世,步履浮沉间,一双比白玉还要雪白的大长腿,若隐若现,无比的诱人,白衣女子虽然也是很美,但是,在这位蓝衣女子面前,她却是黯淡失色,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与那位白衣女子不同,眼前的这位突然不知何时出现的蓝衣女子,羽皇并不陌生,他们曾经见过,而且不止一次,她正是曾被远古遗族的诸位修者视为祸端的存在——冰雪妃。

    对于冰雪妃的出现,羽皇并不觉得震惊,他觉得很正常,因为,先前正是冰雪妃将他和寻古带到了这里,而这一点,羽皇早就知道了。

    同时,这也正是,羽皇和寻古他们为何会在一个陌生之地,呆的如此惬意的根本原因,因为,他们都是知道,冰雪妃并无恶意。

    “咳咳,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而已···”羽皇轻咳一声,连忙回道。

    “随便聊聊?”冰雪妃走上前来,先是打量了一眼羽皇,接着,她又看了眼那棵花树,好奇的道:“随便聊聊,结果,你就从树下掉下来了?”

    “汪,其实是这样的,羽小子他···”听到这里,寻古面色一正,刚要好心的给冰雪妃解释一下,然而,还没等他说完,羽皇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堵住了寻古的嘴,同时,他看向冰雪妃,连忙转移话题道:“那个···你的客人走了?”

    羽皇很清楚,寻古想要说什么,他是绝对不会让寻古得逞了,因为,那些话说出来太丢脸了,刚刚已经在白衣女子面前把脸丢光了,而今,坚决不能再在冰雪妃面前丢脸了。

    “客人?”闻言,冰雪妃秀眉一条,美眸中倏然闪过一抹诧异,道:“我似乎没有告诉你,我这里来客人了吧?”说话间,她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身边白衣女子,一脸的询问之色。

    见此,白衣女子摇头,显然,她什么也没说。

    “这还用说吗?很明显的···”羽皇摆了摆手,不以为意的道:“刚刚,我清楚的感觉到,你的宫殿里,突然多了一道气息。”

    “汪!羽小子,你在说笑吧?什么时候,本汪爷怎么不知道?”听到这里,寻古立刻从羽皇手中挣脱了开来,惊声道。

    “你当然感觉不到了···”淡淡地瞥了眼寻古,羽皇解释道:“在我们所处的这座浮山的四周,存在着一种特殊的禁制,可隔绝修者的气息,不过,却是瞒不住我。”

    冰雪妃美眸中异彩闪动,声音中透着惊异,道:“早就听说,永恒人王的阵禁造诣,绝世无双,如今看来,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接着,突然是想到了什么,冰雪妃再次开口,对着羽皇追问道:“对了,你不是已经猜出刚刚客人来了吗?接下来,你不妨再来猜猜,我的那位客人的身份。”

    闻言,羽皇微微一笑,一脸自信的道:“若刚刚来的是别人的话,我可能不知道,但是,刚刚的那位,我恰好知道,因为,他身上的气息,我很是熟悉,那是我们天苍一脉,所独有的气息,所以,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刚刚的那位,应该是我师祖吧。”

    “居然全猜对了。”白衣女子突然出言,惊讶的道。

    “汪了个汪的,你师祖真的来了?”寻古诧异道。

    “这还能有假?”羽皇反问道,接着,他突然看向了冰雪妃,好奇的道:“对了,你和师祖很熟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