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七章 你要对我负责吗?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紫色的花树下,听了羽皇的问话后,冰雪妃扬了扬秀眉,淡淡的道:“不熟!”

    接着,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冰雪妃美眸一转,继续开口,补充道:“准确来说,从此刻开始我和他,应该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了,你可能不知道,刚刚,你的师祖是我赶走的···”

    “呃···”羽皇一脸的发懵,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好奇与惊异。

    不共戴天的仇人?赶走的?这是什么情况?

    “汪,不是,这···这是个什么情况啊?怎么突然成仇敌了?”寻古突然插话,一脸的震惊,同时,他也在暗自戒备,既然冰雪妃与羽皇的始祖已成仇敌,那么,她会不会突然对他和羽皇发难?

    “不是,这怎么可能?”羽皇出言,一脸的质疑,道:“我刚感觉的很清楚,我始祖的来时的气息与离开之时的气息,都是很平稳啊,还有你的气息也,很平稳,根本不是仇敌见面之时,该有的反应。”

    “不错,以前我和你师祖是没有仇怨,但是,就在刚刚,就在上一刻,我和他结仇了,而且是结大仇了。”冰雪妃面色微沉,一张绝美的脸上,满是不悦之色。

    羽皇的脸色更加迷惑了,眉头紧锁,好奇的道:“不是,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还结仇了?”

    “说起这事,真是气人···”闻言,似乎是被勾起了什么不悦的事情,冰雪妃秀眉一蹙,红唇微翘,气哼哼的道:“刚刚,我好心的告诉你师祖,我说我与你早就私定终身了,结果他居然反对我们,死活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你说这气不气人?”

    “汪?什么?什么?私定终身?哇靠,羽小子,什么时候的事?”寻古心中大惊,差点跳了起来,一双金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羽皇,满目的震惊。

    当然了,此刻,满目震惊的,还有那位白衣女子,此际,她红唇大张,一双美眸不断地在羽皇以及冰雪妃的脸上扫动,俏脸之上满是不可思议。

    而此刻,羽皇整个人则是懵的,大脑直接当机,脑中一片空白,什么情况?私定终身?什么时候的事,我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羽皇,你怎么不说话啊?”旁边,见到羽皇迟迟不说话,冰雪妃挑了挑眉,忍不住对着羽皇催促了起来。

    “啊?说···说什么啊?”羽皇开口,怔怔的问道。

    “你家的小狗,不是问你我们什么时候,死定的终身吗?你告诉他啊···”冰雪妃好心的提醒道。

    “我···”闻言,羽皇张了张嘴,咕哝了半天,硬是一句话没说出来,他能说什么?根本没有的事啊,让他怎么回答?此际,他是真的陷入了两难之境,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所以,干脆沉默,装糊涂···

    然而,可惜的是,冰雪妃显然没打算放过他,很快,她再次开口了,一脸可怜兮兮的道:“怎么?羽,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要知道,我们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难道,你想吃干抹净,不认账?”

    闻言,羽皇狠狠地一个趔趄,差一点没一头栽倒地方,什么情况?羽皇心中大汗,一双血眸死死的盯着冰雪妃,那脸色简直是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了?什么吃干抹净不认账?哪有的事啊?

    “那个···冰雪妃姐姐,冰雪妃女王,咱···咱是不是记错了,其实我倒是没什么,真的,关键是,我怕坏了你的名声,这样不好,真的不好!”羽皇连续咽了几口唾液,小心翼翼的道,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若是真的做,倒也罢了,可是,关键是,他什么也做啊!

    深深地看了眼羽皇,冰雪妃悠悠一叹,一脸落漠的道:“哎,怎么会记错?多少个日夜,长忆那一年、那一天,不能忘,不想忘,更不会忘!”

    “算了,我从来不喜欢纠缠任何人,既然你不想负责,那便算了吧,正所谓强扭的不甜,抢来的丈夫,不会幸福···”说到最后,冰雪妃又补充了一句,说话间,她连连轻叹,眼帘低垂,脸色更是一副痛心之色。

    “汪了个汪的,敢做不敢当,羽小子,本汪爷鄙视你!”这个时候,寻古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狠狠的等着羽皇,满眼的鄙视,事到如今,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冰雪妃的话,因为,在他看来,冰雪妃根本不屑于撒谎。

    与此同时,就在寻古惊呼的同时,在不远处的一处虚空中,一位金袍男子,也正暗自震惊,口中喃喃自语道:“那一年,那一天?看她的样子,不像是撒谎啊,难道···难道刚刚她说的都是真的?他和羽皇那小子真的···”

    “我勒个去啊!真不愧是我天苍一脉的传人啊,好胆,好胆,真是好胆啊!居然连她也敢招惹,不仅如此,居然还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这色胆,也太肥了点吧?”显然,此人正是羽皇的师祖,说完,他摇了摇头,一闪身消失了无踪。

    与此同时,就在这一刻,就在羽皇的师祖消失的那一刻,冰雪妃的嘴角边,突然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只可惜,羽皇对此全然不知,他在发呆,脸色别提有多精彩,此刻,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简直是风中凌乱,对于寻古的话,他直接选择了忽视,他不想回答,更不想说话,因为他知道,眼下的自己是说什么也没人信了。

    不过,他不说话,并不代表别人也不想说话,至少寻古就很想说话,此刻,他俨然化为了一个好奇宝宝,满脸的好奇:“汪,对了,我很少好奇,刚刚羽皇的师祖为何要反对你们?”

    冰雪妃挑了挑眉,接着,她俏脸一怒,气愤地道:“说到此事,那就更气人了,羽的混蛋师祖,居然嫌弃我老?还说我老牛吃嫩草!”

    说到这里,冰雪妃美眸一转,直勾勾的盯着羽皇,询问道:“羽,你说我老吗?”

    “啊?老?开什么玩笑!冰雪妃姐姐,年轻又美丽,怎么会老?”羽皇先是一愣,接着,他面色一正,连忙回道。

    “年轻?美丽,是吗?可是,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对我负责呢?”冰雪妃幽幽一叹,我见犹怜。

    “这···”羽皇顿时无言,一双血眸在死死的盯着冰雪妃,眼神中满是询问之色,因为,他实在是搞不懂,冰雪妃要干什么?怎么好端端突然说这些完全没有的事啊!

    片刻后,羽皇突然开口,怔怔地问道:“那···那我负责。”刚一说完,羽皇瞬间后悔了,同时他心中大惊,额头上冷汗直流。

    冰雪妃微微一怔,显然,她是没有想到,羽皇会给出这一样一个回答,微微迟疑了下,她红唇微启,似笑非笑的道:“真的?你···真的要负责?不会后悔?”

    “那个···那个现在后悔,有没有用?”羽皇弱弱的道。

    “你说呢?”冰雪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她本就是很美,面带笑容的她,更是美丽,就连周围那飘舞的美丽花瓣,都是为之逊色了,不过,此刻羽皇却是全无心思欣赏她的绝世倾颜,因为眼下他很是心虚,冰雪妃笑得越是灿烂,他心中越是发虚。

    “汪,羽小子,想什么呢?当然要负责了,你想想啊,要实力有实力,要姿色有姿色,这样的娘子,你要是不要会天打雷劈的!”寻古突然开口,催促道。

    “你给我闭嘴!”羽皇大喝,身上冷汗直流。

    “是啊,羽,你家那只小狗,话粗理不粗,要不,为了你不被天打雷劈,你干脆对我负责算了?”冰雪妃臻首微点,脸上笑意绵绵。

    闻言,羽皇紧紧闭嘴,眼观鼻,口观心,充耳不闻,要是别人听到,肯定,早就屁颠屁颠的点头,但是,羽皇心中明白,绝对不能点头,为了你不被天打雷劈,选择负责?开什么玩笑?

    他可以肯定,只要你一点头,绝对立刻会遭到天打雷劈!

    片刻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羽皇眼珠子一动,连忙转移话题道:“对了,冰雪妃姐姐,一直有个礼物想要送给你!”

    “汪,礼物?是定情信物吗?”寻古突然插话道。

    “对···”羽皇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后,他突然惊醒,连忙改口道:“不,不是,什么定情信物!”

    说完,他右手微微一伸,一朵七彩之色的冰莲,瞬间显化而出,出现在了冰雪妃的面前,这正是曾经在禁制天城之中,得到了祖器胎膜,七彩幻冰莲。

    “这是···七彩幻冰莲。”冰雪妃美眸大放异彩,显然,对于眼前之物,她很是心动。

    虽然,她的手中,也有先天圣器,但是,在她看来,却是远不如眼前的这朵七彩幻冰莲珍贵,不仅是因为,此物与她的道属性相合,更因为,七彩幻冰莲乃是一件可成长的器物,虽然此物号称祖器胎膜,但是,对于它来说,祖器只是一个起点而已,若是,后续培养的好,别说是祖器了,就算是尊器,皇器,先天圣器,甚至,就是成为帝器,都是有可能。

    “没错。”羽皇点头,道:“我想来想去,总觉得,还是你最适合它。”

    “你确定?真的要送给我?”冰雪妃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七彩幻冰莲的珍贵程度,她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年来,她可是没少打听此物,只可惜迟迟没消息,谁曾想,今日居然被送到了面前。

    “汪,可不就是送给你了吗?都说了是定情信物!”寻古突然接话,一脸惊叹的道:“汪,不得不说,羽小子你果然是高手啊,这一出手,不但送花了,同时,也送了兵器,而且,还是一件如此珍贵的兵器,这手段,也真是没谁了!”

    “闭嘴!”闻言,寻古以及冰雪妃两人齐齐开口,异口同声的对着寻古轻喝了起来。

    “汪了个汪的,果然是夫妻同心啊,说话居然神同步,你们这是故意秀恩爱,想要虐狗吗?”寻古怔怔的道。

    “对,没错,就是虐狗···”这是羽皇的话。

    “汪,我···”寻古一脸的蒙逼,虐狗,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虐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