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八章 一视同仁,意外之喜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一座高大的浮山之巅,一棵粗大的紫色花树下,羽皇、以及冰雪妃等人正静静而立。

    此际,冰雪妃在发呆,怔怔地望着手中的七彩幻冰莲,一阵失神,这可是她多年的夙愿啊,一直求而不得,不曾想,今日却突然梦想成真了。

    “羽皇,在问你一遍,你确定要讲此物送给我?要知道,这可是无价之宝啊,其珍贵程度,绝对是远超你的想象。”片刻后,冰雪妃再次开口,一双绝美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羽皇。

    羽皇摆了摆手,正色道:“冰雪妃姐姐,不用怀疑了,我确定,以及肯定,这就是送给你的···”

    说到这里,寻古稍稍顿了下,继续开口,补充道:“冰雪妃姐姐,不瞒你说,自从当初我看见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手中的这朵七彩幻冰莲,它只能属于你,纵观世间,也只有你才配得上它,本来,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手中,但是,自从见到你之后,我便明白了,原来,这是上天的安排,这是上天想借我的手,从而把它送到你的面前。”

    “我勒个去!”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虚空中,又一道人影,一个踉跄,差点直接从空中栽下来。

    这个人影,不是他人,正是先前去而复还的羽皇的始祖。

    此前,虽然他听到了冰雪妃与羽皇的那番‘亲密’的对话,但是,他心中依旧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越想越觉得有问题,所以,这不耐不住好奇,他又默默地返回来,想要再次确定下,谁曾想,这一来到,便是听到了羽皇的那一番‘深情’的独白。

    “刚刚···刚刚那是在求爱吗?这···这也太虎了吧?同时,也太让人震惊了吧,后生可畏,当真是后生可畏啊!”羽皇的始祖怔怔发呆,言罢,他一刻不停,直接离开了,这一点,他是真的信了,彻底的相信了羽皇和冰雪妃的关系。

    “汪了个汪的,高手啊,果然是高手啊!这个马屁拍的,本汪爷给一百二十分。”同一时间,下方的寻古也在惊呼,双眼大睁,一脸的惊叹。

    “寻古,你给我···”闻言,羽皇想也不想,开口就欲呵斥寻古,想让他闭嘴,然而,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又一声惊叹声,便是响了起来:

    “是啊,这些话,对女人的杀伤力,也太大了点吧!”这是,冰雪妃旁边的那我白衣女子的声音。

    闻言,羽皇先是一愣,接着,他连忙转头看向了白衣女子,只是这一看,他的心便是骤然一咯噔,暗叫不好,因为,他发现白衣女子的神色很是不对劲,红唇大张,俏脸失神,美眸中满是小星星,不用问,白衣女子肯定是误会。

    同时,也就是这一刻,羽皇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马屁拍的,似乎是···真的有些过了,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些话太容易让人误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自己是在想心爱的人求爱呢。

    “冰雪妃姐姐,女王大人啊,您可千万别误会啊,我只是想送个礼物而已,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啊!”羽皇额头上冷汗直流,心中默默地祈祷,说话间,他缓缓抬头,小心翼翼的将目光,移向了冰雪妃的脸上,他想看看,此刻的她脸色如何如何?

    只是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吓得半条命都没有了,因为,就在刚刚,他刚好对上了冰雪妃的那似笑非笑的目光。

    “完了!她脸上的微笑是什么意思?”羽皇心中极度的不安,虽然说,此刻冰雪妃的脸上并无一丝怒意与冰冷,反而还布满了微笑,但是,这种微笑,在羽皇看来,实在是太可怕了,因为,这太反常了···

    “羽皇,你刚刚说,在这个世间之中,只有我配得上七彩幻冰莲?是真的吗?你真是这么想的?”这时,就在羽皇惴惴不安的时候,冰雪妃的声音突然想了起来,声音中无悲无喜,绝美的脸上,依旧是挂着动人的微笑。

    “啊?嗯,对对对,只有你才配得上!”羽皇现在一怔,皆是,他狠狠地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冰雪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双绝美的眼眸,死死地盯着羽皇,红唇微启,似笑非笑的道:“如此的话,那是不是说,就连你的那些红颜知己,或者说你的那些女人,也都是配不上这朵七彩幻冰莲?”

    “啊?”闻言,羽皇身体一僵,直接怔在了那里,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汪了个汪的,悲剧啊!这个问题有点蛋疼,羽小子,你可要小心回答啊,一不下心,那可就是人间惨剧啊!”寻古面色发呆,心中不断地在为羽皇默哀,说真的,在此之前,对于羽皇和冰雪妃的关系,他依旧是还有些质疑,不过,这一刻,它心中的质疑,便是彻底的消失了,因为,在他看来,此刻,冰雪妃明显就是在吃醋。

    “啊什么啊?问你话呢?”见到羽皇迟迟不说话,冰雪妃突然开口,催促道,美眸中有戏谑之色闪过,她倒是想看看,羽皇怎么回答。

    “嘿嘿,这个···”羽皇悻悻地的一笑,声音有些吞吐的道:“当然了,我的那些女人,自然是也配的,也配拥有七彩幻冰莲,但是···”

    说到这里,羽皇话音突然一转,继续道:“但是,相比起来,终究还是冰雪妃姐姐您,更适合拥有七彩幻冰莲,因为,它与您大道属性十分吻合,毕竟,都是冰属性的嘛。”

    冰雪妃扬了扬眉,嘴角微翘道:“话虽如此,只是,那些终究是你的女人啊,你不送给他们,结果却送给了我,这合适么?有朝一日,若是她们知道了,不会吃味吗?”

    “这个,其实···”冰雪妃的言下之意,羽皇心中很是明白,他们彼此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自己心中最清楚,根本不是情侣关系,微微顿了下,他开口,刚要说些什么,然而,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出口,一道‘殷切’的声音,却是当先响了起来。

    “汪了个汪的,有什么不合适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既然你们都是羽小子的女子,自然是要将宝物给最适合的人啊,羽小子,一向都是一视同仁的,不搞例外。”显然,这是寻古的声音。

    “汪,是吧,羽小子···”说到最后,寻古又突然补充了一句。

    羽皇双眼大睁,满脸的黑线,此刻,他真是连杀了寻古的心都有了,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瞎参合什么?

    “哦?一视同仁啊!”淡淡的扫了眼寻古,冰雪妃臻首微点,接着,她再次看向了羽皇,眨了眨眼道:“羽皇,那你是不是该给我个名分啊,比如,也封我做个人王妃?”

    “不···不一样啊,她们和我都有关系,但是,你却有些不一样啊!”羽皇的心跳的厉害,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愣了半天,最终给出了这样的一个回答。

    “嗯?”冰雪妃秀眉一扬,美眸微眯道:“如你所说,莫非,是想要和我发生些关系了?”

    “这个问题,我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呢?”羽皇一脸的失神,口中情不自禁的低语道。

    “你觉得呢?”冰雪妃很美,长发纷纷,冰肌玉骨,一颦一笑间,尽显绝世之姿。

    “我觉得···”听了冰雪妃的话,羽第一念头就想说是,然而,下一刻,他瞬间惊醒,硬生生的将即将脱口而出的‘是’字,咽了回去,接着,他悻悻地一笑,连忙转移话题道:“那个,其实啊,冰雪妃姐姐,你不用觉得,欠我什么,不就是一朵莲花,算不得什么,再说了,其实,我还有事想要向您打听呢。”

    “是吗?”冰雪妃微微一笑,询问道:“既然如此,说来听听,不知道,你到底想打听什么?”

    “冰雪妃姐姐,你在鸿蒙世界的时间应该不短,不知道,您知不道离人宗在什么地方?”羽皇正了正脸色,询问道。

    “离人宗?你居然知道离人宗?”冰雪妃神色微动,美眸中有诧异之色闪过。

    “嗯?你知道离人宗的事?”闻言,羽皇的眼睛顿时一亮,满脸的惊喜。

    本来,其他只是单纯想要转移话题而已,并没有想过能够从冰雪妃这里打听到离人宗的消息,然而,谁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从冰雪妃的反应来看,她似乎是真的知道离人宗的事情。

    “知道,自然是知道的。”冰雪妃微微颔首,满是不解的盯着羽皇,追问道:“只是,我很是好奇,你是从哪得知离人宗这个门派的?”

    “呃···”羽皇有些发懵,怔怔的道:“如你所言,难道,关于离人宗的事,我不应该知道吗?”

    “不瞒你说,还真是如此。”冰雪妃微微颔首,解释道:“你知道吗?关于离人宗的事,知道的修者并不多,据我所知,甚至就连许多老一辈的鸿蒙世界本土的生灵都是不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