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七十三章 一阵胃疼,离尘玉牌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原地,羽皇一阵胃疼,看着旁边的寻古,直恨的磨牙,此刻,他真的是连吃狗肉的心都有了,这是条什么狗,嘴怎么这么欠呢?什么都不知道,就别乱说,还谈谈情、说爱爱,是那关系吗?

    “呃?考虑?考虑什么?”片刻后,羽皇开口,他在装傻充愣,脸上故意摆出一副迷茫。

    不过,很显然,冰雪妃并未打算就此停止,听到羽皇如此说,她再次出言,又将刚刚话重复了一遍:“你说考虑什么,当然是考虑带着我啊,刚刚你家的小狗也说了,我和你一起,既可以保护你,又可以和你谈谈情、说说爱,多好啊!”

    “哦,对了,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给你暖床哦···”说到最后,冰雪妃又笑眯眯的补充了一句。

    “呃,暖···暖床?”听到这里,羽皇整个人都是怔住了,冰雪妃的最后一句话,杀伤力太大了,倘若这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说的话也就罢了,可关键不是啊,这是一位美得不像话的绝代佳人,而且还是一位实力强大的不像话的绝代佳人。

    羽皇心跳加速,就在这片刻的功夫里,他已经连续吞了好几口唾液了,因为,他觉得口干舌燥。

    “其实吧,我···”

    半响后,羽皇出言,刚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还没等他说出口,寻古的声音,便都是响了起来:“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什么你,发什么呆啊?还不赶紧点头同意,暖床啊!这么贤惠的女子,打了灯笼都难找。”

    闻言,冰雪妃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而她旁边的白衣女子则是一脸的惊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不断地在羽皇以及冰雪妃脸上扫动,而至于羽皇,则在寻古的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便是彻底黑了下去,胃疼的要命,他真的很想问问寻古,到底要干什么,这是唯恐自己死不了吗?

    不过,羽皇终究是羽皇,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片刻后的呆滞之后,他瞬间恢复镇定了,接着,他轻咳一声,慢悠悠的道:“咳咳,那个啊···冰雪妃姐姐,其实我是很想···”

    “很想什么?很想让我给你暖床?是吗?”这个时候,冰雪妃突然出言,接话道。

    “是···不,咳咳!”闻言,羽皇想也不想,张口就想说是,然而,就在下一刻,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改口想说不是,只不过,这改口改的有点梦,一口气没顺,非但没能将‘不是’这两个字说出来,发而,把自己呛了个半死。

    “汪了个汪的,你看看把羽小子激动成什么样了?居然连话都说不出话来。”寻古暗暗点头,一阵感慨。

    “不,你,咳咳···”旁边,羽皇好不容易顺了顺气,然而,这边刚好,顿时又给寻古的一番话,给气的岔了气,此刻,他很想爆粗口,还激动?激动你大爷的,我这是激动么?我这明明是被你气的。

    “汪,羽小子别激动,稳住稳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明白,我懂得···”寻古挥了挥爪子,接着,他看向了冰雪妃,‘好心’的替羽皇解释道:“嗯,冰雪妃啊,我知道你可能听不懂羽小子想说什么,没事我知道,我给你翻译,羽小子是想说,他确实很想让你给他暖床,真的。”

    闻言,羽皇咳的更厉害,脸色涨红,差点没将肺都给咳出来。

    冰雪妃挑了挑秀眉,眯眼望着羽皇,道:“是吗?”

    “汪,别问他了,他太激动了,我替他来回答···”寻古支棱着两只耳朵,张口就要回答冰雪妃的问题,然而,就在这时,羽皇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死狗,你给我闭嘴!”羽皇大喝,非常及时的打断了寻古的话,此刻,其实他的气没顺呢,不过,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真的怕寻古再说出什么要命的话,真的怕惹怒了冰雪妃。

    接着,羽皇开口,;连忙解释道:“冰雪妃姐姐,其实,我刚刚是想说,我也很想和你一起随处逛逛,但是,我知道,你日理万机,肯定很忙,再说了,你刚刚得到七彩幻冰莲,想必,肯定要去闭关,好好的将之炼化认主。”

    冰雪妃眼帘微垂,低头默默地看了眼手中的七彩幻冰莲,随即,她红尘微启,声音动听的道:“话虽如此,可是,我还是觉得你家的那只小狗,说的很有道理啊,可以暖床嗳,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了?”

    “汪,不是,说到这里,本汪爷插句话啊,那个···咱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小狗,本汪爷不小好不好,我的真实年龄,比你们三个人的年龄加在一起,都要多了千万倍。”寻古突然出言,对着冰雪妃道,对于冰雪妃的称呼,他心中很是不爽,再怎么说,自己曾经也是一位帝境强者,而且,还是一位老牌的强者,总是被作为小狗,显得太没面子了。

    “哦?”冰雪妃挑了挑眉,静静地扫了眼寻古,接着,她螓首微点,故作恍然的道:“对,说的也对,你可是来自苍古时代的狗,年龄确实不小,不能被称为小狗···”

    “汪,这就对···”闻言,寻古刚要点头,然而,下一刻,他差点气的吐血,因为就在这时,冰雪妃又突然补充了一句:“应该称为老狗。”

    “汪,羽小子,你还管不管你家的冰娘子了?不带这么气人呢。”寻古双眼怒睁,对着羽皇告状。

    “管···”闻言,羽皇张嘴刚要说些什么,然而这时,冰雪妃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怎么?你要管我吗?”冰雪妃满的微笑,笑容很美,很迷人,算得上倾城绝世,但是,看到这里,羽皇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中砰砰直跳,太吓人了。

    “管什么管?”下一刻,羽皇果然转身,看向了寻古,义正言辞的道:“寻古,人家冰雪妃姐姐,说的不对吗?你的年龄却是不是,称你为老狗,太正常了···”

    羽皇一脸的蒙逼:“汪了个汪的,我···”

    “闭嘴!”羽皇大喝,直接打断了寻古的话,接着,他突然看向了冰雪妃,满脸笑容的道:“嘿嘿,那个,冰雪妃姐姐,今日多有打扰,我们···就先告辞了。”

    话音一落,羽皇转身就要离去,然而这时,冰雪妃却是突然出言拦住了他。

    “等一下。”冰雪妃轻声道。

    “嗯?”羽皇转身,看向了冰雪妃,好奇的道:“还有事?”

    “给你一样东西。”冰雪妃沉吟了,随即,取出了一个紫色的玉牌,递到了羽皇的手上。

    “汪了个汪的,干什么?这算是交换定情信物吗?”寻古在一旁大叫,一脸的戏谑之色。

    “聒噪!”冰雪妃看也不看寻古,纤手一动,一道华光闪过,直接将寻古的嘴给封住了。

    “哈哈,冰雪妃姐姐做得好,我早就想让他闭嘴了。”见此,羽皇毫无同情心的大笑了起来,看到寻古吃瘪,他心中很爽,因为,刚刚他真的被气坏了,差点被寻古气出内伤了。

    与羽皇恰恰相反,此刻,寻古则是满目的愤然与悲愤,此刻,他在对羽皇使眼色,想叫他让冰雪妃给自己解开禁锢。

    只可惜,对此羽皇却是恍若未见,口中自顾着对着冰雪妃询问道:“冰雪妃,这是什么东西啊?”

    “红尘仙境之中,地域广博,其内更是暗藏玄机,虽然离人宗存于其中,但是,外人,若想要找到离人宗,却是难如登天。”冰雪妃沉吟了下,解释道:“你手中的玉牌,名为离尘,到了红尘仙境之后,它会助你准确的找到离人宗。”

    “离尘?”望着手中的玉牌,羽皇口中喃喃自语,接着,他蹙了蹙眉,好奇的道:“冰雪妃姐姐,我真的很是好奇,您···和离人宗到底是什么关系?”

    闻言,冰雪妃顿时陷入了沉默,秀眉微蹙,脸色有些沉重,美眸中更有一抹悲伤之色闪过,虽然这抹悲伤之色来去的很快,一闪即逝,但是,依旧被羽皇捕捉到了。

    一瞬间,羽皇恍然,他明白,应该是自己的话,让冰雪妃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一念至此,羽皇连忙开口,转移话题道:“冰雪妃姐姐,不打扰您了,我们来日再会!”

    言罢,羽皇一把抓起寻古,逃也似的朝着远处的空中,飞冲了过去。

    “羽皇,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的七彩幻冰莲。”冰雪妃回神,对着羽皇轻声道。

    “都说了不用客气,七彩幻冰莲注定是要属于你的。”羽皇身形一滞,大声道,言罢,他豁然转身,再次看向了冰雪妃,只是,这一看,他便是一阵失神。

    呼呼!

    此际,四周微风诈起,扬起了一地落花,落花下,冰雪妃婷婷而立,身段修长,身材完美,曲线玲珑,完全是黄金比例,容颜绝美,挑不出一丝瑕疵,一袭蓝色的宫装,随风飘舞,蓝发飞扬间,倾尘绝世,宛如神女临尘。

    “美丽吧,心动了吧?”此际,寻古身上的禁制以及消失了,望着怔怔失神的羽皇,寻古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滚!”狠狠的瞪了眼寻古,接着,羽皇再次看向了冰雪妃,大声道:“冰雪妃姐姐,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过往的烟尘,是一道道记忆的年轮,岁月间,沧海桑田,但如果初心不变,纵是永世长离,亦如从前,所以,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我们不忘,那么,过往的人和事,就永远都在···”

    说完,羽皇再也停留,闪身带着寻古,消失了无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