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七十六章 华胥仙国,神梦天女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首先抱歉哈,昨天复制章节的时候,不小心弄重复了一些,对不住哈,还有,昨天我真的更新了三章,至少纵横主站上是切实的更了三章,至于其他的网站,可能是延迟吧,所以有点晚。)

    东冥玄界,天澜城。

    仙何酒楼中,听了寻古的话,羽皇直翻白眼,无力的道:“我那是真的忘了好不好?当时,我只顾着问离人宗的事了,把帝宫山的事情,全都是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寻古眉头一挑,紧盯着寻古道:“对了寻古,先前,从帝宫山之上出现的那道九彩华光,乃是你的主人苍古大帝召唤出来的,不知道,对于帝宫山的事,你知道多少啊?”

    “汪,别问汪爷我。”寻古摇了摇头,想也不想的道:“因为,我也不知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不知道?”羽皇挑了挑眉,不解的道:“你不是常说,你自己对你的主人的事,了解的很清楚,而且记得很清楚吗?怎么会不知道吗?”

    闻言,寻古竖了竖耳朵,静静地沉思了一会,随即,摇头道:“汪,不知道,完全没印象。”

    言罢,稍稍顿了下,接着寻古再次开口,蹙眉道:“汪,说起这事,其实本汪爷心中也是非常不解,我确信,而且确定,我对我主人的事了解的很清楚,而且,也记得很清楚,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却根本没有一件是和帝宫山有关的事啊!”

    “这样?”羽皇怔了怔,接着,他眯了眯眼,猜测道:“寻古你说,会不会是你,漏掉什么记忆,只不过你自己还尚不知道而已。”

    “汪,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寻古摇头,无比坚定的道:“只要和我主人有关的事,我绝对不会忘记,一个都不会忘,我可以肯定。”

    羽皇缓缓地点了点头,眯眼道:“若是果真如此的话,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了,其一,就是帝宫山之中的秘密,和你的主人并无关系,其二,那就是帝宫山确实是和你的主人有着什么关系,只不过,你的主人和帝宫山出现某种关联的时候,你已经陷入沉睡了,所以,你对此才会一无所知。”

    寻古支棱着耳朵,沉吟道:“汪,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一种可能,几乎是可以否定了,因为,从先前主人的表现来看,他与帝宫山之间,必定有某种联系···”

    说到这里,寻古稍稍停顿了下,接着,他轻舒了口气,继续道:“至于说,第二种可能,这个倒是很有可能,因为,以眼下的情况来看,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说的通了,只不过,有一点,我实在是想不通,我的主人与帝宫山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期间,到底隐藏了什么?”

    羽皇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道:“你问的这个问题,同时,也正是我想知道的答案,只可惜,似乎没有谁根本能够回答的出来。”

    “或许,等有一天,当我们找到了你的主人苍古大帝的时候,才能找到答案吧。”接着,羽皇再次开口,又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闻言,寻古默默地点了点头,一阵无言。

    片刻后,羽皇甩了甩头,摆手道:“好了好了,不提这事了,赶紧吃饭吧,等一下趁着还有时间,我们随处逛逛去。”

    “喂,我刚刚得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想来,你们应该也都听说了吧?”这时,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道神秘兮兮的声音,便是从旁边传了过来。

    在羽皇和寻古他们这桌的左后方,本来是一个空桌,不过,就在刚刚,那里突然来了四个人,四个看起来很是年轻的男子,长相虽然算不得英俊,但是,却也绝对不丑,四人个个身穿锦袍,举手投足皆是透着不凡,显然他们的出身,应该都不寻常,而刚刚的那道声音,正是其中的一位蓝衣男子说出来的。

    “劲爆消息?什么消息啊?快说来听听!”

    “对啊,别打哑谜了,痛快点,赶紧说说。”

    “别废话了,快快快,知道什么赶紧说。”

    闻言,其他三位锦袍男子纷纷出言,对着蓝衣男子询问了起来,个个满目的好奇,显然,他们都是被蓝衣男子的话,勾起了的兴致。

    “咦?难道,你们真的连一点小道消息都没有得到?”蓝衣男子有些诧异,他本以为,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其他三人应该也知道,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似乎是全然不知道啊!

    “不是,你先说,你得到的是什么劲爆消息,我们才能确定,自己知不知道吧?”一位青衣男子狠狠打翻了翻白眼,道。

    “就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可是不少,我们怎么能够确定,你所指的是那一件?”青衣男子的一位黑袍男子点头,附和道。

    蓝衣男子摇头,正色道:“切,这还不明显吗?我都说了,劲爆消息,劲爆消息,最近,发现的事情虽然不少,但是,除了非苍玄界之中的那件事外,还有什么事,能够比华胥仙国的消息,更劲爆?”

    “华胥仙国?明白了,原来你指的是这件事啊!”闻言,其他的三位男子,相视一眼,皆是恍然的点了点头。

    “当然了···”

    ···

    “华胥仙国?”不远处,听到这里,羽皇突然挑了挑眉,对着,正在闷头狼吞虎咽的寻古,询问道:“寻古,华胥天国这是什么地方?你有印象吗?”

    “汪?哪里?华胥仙国?”寻古抬头,好奇的道。

    “对,就是华胥仙国。”羽皇点头,肯定的道。

    寻古蹙眉,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道:“汪,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有些熟悉,只是,对于它我全然没印象,完全想不起来。”

    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寻古再次开口,盯着羽皇询问道:“汪,不是,你是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提到华胥仙国的事?莫非,你知道这个地方?”

    “我去,你是真的没听见,还是装糊涂啊?不是说,你们狗族的耳朵都很灵敏吗?难道,你刚刚没有听到,旁边那桌上的几位男子的对话?”羽皇血眸微睁,指了指左后方的几位男子,一脸怪异的看着寻古。

    “汪?什么?哪桌啊?”寻古一脸的迷茫,说话间,他连忙朝着羽皇所指的方向看去,同时,他侧耳倾听,很快,他便恍然了,微微颔首,口中风轻云淡的道:“哦,你说的是那桌啊,刚刚本汪爷,在全神贯注的对付美食的呢,一不小心达到了忘我之境,所以,一时没注意到···”

    “我去,忘我之境?那你还真的够专注的!”羽皇翻白眼,一阵鄙视。

    寻古出言,斜睨着羽皇,道:“汪,那是,本汪爷可是一直很专一的,无论做什么事都很专注,哪像你啊,干什么事都是三心二意,不但心花,甚至,就连吃个饭都无法专心。”

    “滚!”羽皇愤然,一阵胃疼。

    “汪,说到痛处了吧?不过,你还真别不服,本汪爷说的句句堪称箴言。”寻古不以为意,砸吧咂嘴道。

    “箴言?”羽皇撇嘴,一脸的不屑,说话间,他直接别过头,不再理会寻古了,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那几位男子,他在认真的倾听,那几位男子的对话。

    “喂,弟兄们,你们说那个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华胥仙国的神梦天女,真的要继承华胥仙国的仙皇之位了?”一位黑袍男子在讲话,满脸的好奇与惊疑。

    “这还能有假?我听说,当代的华胥仙皇已经颁出传位令谕了。”最先开口的那位蓝衣男子点头,肯定的道。

    一位青衫男子附和道:“没错,绝对不会出错的,不瞒你们说,华胥仙国之中有我一个挚友,在来这里之前,我曾特意向他求证过,据他所言,华胥仙国的那位神梦天女确实是即将继位了。”

    “若是如此的话,看来事情确实是真的了,只是,眼下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每一代的神梦天女,至少得到一万岁才能继承仙皇之位吗?为何这一代的神梦天女这么早就要继位了?要知道,他到目前为止,也还不到四千岁啊!”闻言,那位黑袍男子先是点了点,随即,他又摇了摇头,满脸的不解。

    “是啊,怎么会这样呢?这一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太反常了,如此之事,可是古今未曾有啊!”四人中,那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紫衣男子开口了,此际,他眉头紧锁,眼神中满是困惑之色。

    闻言,蓝衣男子以及那位青衣男子,相视了一眼,齐齐摇头道:“这一点,我们可就不知道了。”

    “不是,我说韦兄啊,你们管这么多干嘛?反正,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人家华胥仙国的事,和我们没有丝毫的关系。”接着,那位青衣男子开口,摆了摆手道。

    “说的没错,管这么干嘛,又和我们没什么关系···”蓝衣男子点头附和,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眉头一挑,笑眯眯的对着其他三人道:“怎么?弟兄几个,心中都是怎么打算的?要不要去华胥仙国凑个热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