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章 独爱牡丹,心中恍然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华胥仙国之中,一条相对来说,较为偏僻、人烟较为稀少的青石路上,寻古一边朝前走着,口中一边感慨,在他的两边,准确来说应该是青石路的两边,各自栽种着了一株株粗大的牡丹花树。

    如今的这个时节,正是牡丹盛开的时节,说话间,一阵清风突起,刹那间,花飞满天。

    羽皇微微颔首,道:“不得不说,这华胥仙国之中的牡丹花,确实是很多,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一路走来,我们所见的植物花卉,似乎仅仅只有牡丹,这一种植物而已。”

    说完,稍稍顿了下,接着,羽皇再次出言,对着寻古道:“寻古,你说,这牡丹花,该不会是在华胥仙国之中,有一种特别的意义。”

    “这位兄台,此言非矣!”未等寻古回话,这时,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道突兀的声音,便是从羽皇他们的后方,传了过来。

    “嗯?”闻言,羽皇以及寻古他们对视一眼,连忙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也就是他们的身后看了过去,很快,他们便是看到了声音的主人,那是一位男子,不过并不明显,因为,他长得太过美丽了,甚至是比一些女子都要美,在他身上少了一份男子的阳刚之气,反倒是多了一种只有女子才该有阴柔之美。

    他,拥有着一头暗紫色的长发,身穿一袭紫色的衣袍,此际,他正迈步走来,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着一种另类的‘风情’,总之,若是不细看的话,一眼看去,很容易误以为是一位女子。

    “兄台你好,狗兄你好,在下夜熙。”来到羽皇他们身前之后,紫衣男子立刻开口了,一边礼貌的拱了拱手,一边自报姓名,说话间,他始终面带着阳光的微笑,不过,在羽皇他们看来,这笑容并不阳光,反而有些倾城。

    “夜兄幸会,在下吟殇。”

    “寻古。”

    紧随那位紫衣男子,也就是夜熙之后,羽皇以及寻古的声音,便是相继响了起来,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主动的给自己打了招呼,并自报了家门,自己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原来是吟兄以及寻兄,幸会幸会!”夜熙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脸色一正,对着羽皇询问道:“吟兄,先前听你所说,莫非,你们这是第一次来华胥仙国?”

    “不瞒夜兄,确实如此。”羽皇点了点头,如实道。

    闻言,夜熙缓缓地点了点头,一阵恍然道:“既然你们是第一次来华胥仙国,那这就难怪了···”

    接着,他再次开口,又默默地补充了一句,道:“我就说嘛,但凡是来过华胥仙国的修者,又有谁会不知道,华胥仙国之中的臣民,独爱牡丹之事。”

    “华胥仙国之中的臣民,独爱牡丹?”羽皇血眸微睁,有些诧异的望着夜熙,确认道。

    夜熙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凡来过一一次华胥仙国的修者,都知道。”

    说完,稍稍顿了下,接着,夜熙再次开口,解释道:“所以啊,先前你的猜测,是不对的,华胥仙国之中,之所以会载有那么多的牡丹花,并不是因为牡丹花在华胥仙国之中有着特别的意义,而仅仅只是因为,华胥仙国的臣民酷爱牡丹而已。”

    “汪了个汪的,这就难怪了,既然是喜爱,那么,这遍布各地的牡丹花树,也就说的通了。”这个时候,寻古突然接话,一脸的恍然。

    转身微微看了眼,夜熙沉吟了下,开口道:“寻兄,你知道吗?其实,在最初的时候,华胥仙国之中的景象,却是并非如现在这般···”

    “汪,是吗?”寻古金眸雪亮,好奇的道。

    “嗯。”夜熙肯定的点了点头,解释道:“华胥仙国之中的臣民,独爱牡丹,这一点自是不假,事实上,这一点,自古以来,从未改变过,但是,即便如此,即便他们非常的喜爱牡丹,但是,却也没有栽种这么多的牡丹花,据我所知,那个时候,在华胥仙国之中,除了个个臣民自己的家里种有牡丹花之外,就只有一些比较重要的地方,才会种有牡丹花···”

    说到这里,夜熙稍稍停顿了了下,接着,他伸手指了指青石路两边的那些牡丹花树,道:“就如这里,比如,那些树立在道路两旁的牡丹花树,在最初的时候,都是没有的。”

    “既是如此,不知道,这种变化,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听到这里,羽皇挑了挑眉,突然开口,一脸的好奇,他被勾起了兴趣。

    闻言,夜熙想了想,沉吟道:“算起来,这种变化,其实也没有出现多少时间,具体是哪一天,不清楚,不过大致的时间,我却是知道,细细算起来,距今为止,这种变化,大概已经出现了两千多年的时间了吧。”

    “这种变化了出现了两千多年了,换句话说,华胥仙国之中的这种变化,发生在两千多年前?”羽皇眯了眯眼,追问道。

    “没错。”夜熙点了点头,面带回忆的道:“早在两千年前,这华胥仙国之中的牡丹花数量虽然很多,但是,却也是远远不如今日这般,远未到举国之中,处处皆有牡丹花的这般程度。”

    “汪,两千年前?”这个时候,寻古突然开口,接话道:“什么情况啊?华胥仙国,在两千年前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何会突然出现了如此变化,居然,多种了那么多的牡丹花?”

    闻言,夜熙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两千年前,华胥仙国之中,为何会出现如此变故,这一答案,恐怕,也只有华胥仙国内部之人,才会知道吧?不过···”

    说到这里,夜熙话音突然一转,补充道:“不过,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变故的具体原因,但是,我却是听说此事,似乎和一个人有关。”

    “谁?和谁有关?”寻古以及羽皇齐齐开口,追问道。

    “当代的神梦天女,也就是那位即将要成为华胥仙国的仙皇的那位。”夜熙沉吟了下,郑重的道。

    “当代的神梦天女?”羽皇怔了怔,好奇的道:“和她具体有什么关系?”

    “这个我不清楚了。”夜熙摇头,无奈的道:“我只知道,华胥仙国之中后来多出来的那些牡丹花,全都是因为当代的神梦天女之故,至于具体原因,我就无从知晓了。”

    闻言,羽皇以及寻古相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对了,两位兄台,这个时候来华胥仙国,想来,定是为了神梦天女的考验而来的吧?”这个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夜熙突然出言,笑意绵绵的道。

    “并非如此,不瞒夜兄,此外我们来此,单纯只是想看个热闹而已你。”羽皇微微道。

    “哦?”夜熙挑了挑眉,有些诧异的道:“看兄台的年龄,貌似并不是很大,应该完全符合条件啊,不知道兄台为何不参加那个考验呢?”

    说完,稍稍顿了下,夜熙再次出言,补充道:“据可靠消息,这一代的那我神梦天女其容貌可谓冠绝天下,惊为天人啊,难道兄台,真的不打算试试?”

    “不瞒兄台,其实,在下已有家室,所以,实在是不便参加。”羽皇摇了摇头解释道。

    闻言,夜熙神色一敛,郑重的道:“原来如此,想不到兄台居然是如此专情之人,佩服佩服!”

    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夜熙再次开口,对着羽皇他们辞别,待:“好了,两位兄台,在下还有些急事,所以,便不再多说了,告辞!”

    “告辞,兄台好走。”羽皇拱手道。

    “嗯,反正,你们也会去华胥仙皇的登基之地,届时,相信我们还会再见的。”说完,夜熙摆了摆手,快步朝着前方走去了···

    “汪,神梦天女啊!未来的华胥仙皇啊!天人之姿啊!”路上,夜熙刚一离开,寻古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口中连连感慨,说话间,时不时的看向羽皇,似有所指。

    “别感慨了,想说什么直说?”羽皇扫了眼寻古,道。

    “汪,我只是想问,你真的不参加那个考验?万一,你真的成功了,那可就多了一位绝世小娘子啊,你真的不动心?”寻古开口,对着羽皇质问道。

    “不动心,我家的娘子,哪个不是天人之姿?”羽皇撇嘴,不屑的道。

    言罢,他们再次动身,不快不慢的朝着前方走去了···

    这条青石路很长,很长,同时,它所跨域的区域也很广,一路走来,羽皇先后路过了热闹的城镇、村落、繁华的市井、街道等等。

    自从和夜熙分开之后,羽皇和寻古两人,都是走的很沉默,尤其是羽皇,似有心事一般,一路上,他几乎是一言未发,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脸上更是挂着不解之色,他在迷茫,因为,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总是觉得,眼前的景象,很是熟悉,越是往华胥仙国深处走,这种熟悉的感觉,越是浓郁。

    这种熟悉而又困惑的感觉,一直萦绕在羽皇心中,直到后来,当他看到一片牡丹花田之后,那一刻他突然明悟了,心中的不解,瞬间消失了,他终于想到,那种熟悉的感觉,来自于何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