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二章 真假难分,恍然若梦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华胥仙国,青石路上。

    原地,羽皇双眼大睁,一阵发呆,心中极为的不平静,震惊的无以复加,怎么如此?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名字?世间,真的会有这样的巧合吗?

    羽皇身边,寻古眸光烁烁,默默地打量了一会羽皇,随即,他开口,疑声道:“汪,羽小子你···你这神情很是不对啊?”

    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寻古目光一凝,无不诧异的道:“汪,羽小子,你千万不要本汪爷,你在梦中梦到的那个地方的名字,和刚刚的那个老头说的名字,一模一样?”

    闻言,羽皇眸光一动,瞬间回过了神来,接着,他缓缓转身,看向了寻古,不答反问道:“如果我说···是呢?”

    “哇靠!”听到这里,寻古双眼一睁,口中忍不住爆了粗口,满脸的震惊的道:“汪,羽小子,真的一模一样?不会真的这么邪乎吧?”

    “真的。”羽皇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真的是一模一样,云下夕阳,水云间,一字不差。”

    “汪了个汪的,不可思议啊,真的是不可思议啊,这种情况,实在是匪夷所思,简直是闻所未闻啊!”寻古金眸大睁,不住的摇头,他很是诧异,言语中满是感慨与惊叹,显然,眼前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寻古,我们走···”蓦然,羽皇开口,一脸郑重的对着寻古道。

    “汪,走?”闻言,寻古先生一怔,皆是,他点了点头,道:“好,眼下,一切都是次要的,唯有观看神梦天地登基大典,才是主要的。”

    说完,他当即动身了,迈步就要继续前行了,然而很快,他便是呆住了,因为,他看到,羽皇和他所走的,根本不是一个方向,此刻,他正在朝着远处的那片牡丹花田走去···

    “汪了个汪的,说了半天,原来你的目标,是那片牡丹花田啊?”寻古满脸的错愕,心中一阵无语。

    “不然呢?”羽皇转身,看了眼寻古,道:“反正,如今,距离华胥仙国的那位神梦天女继位大典,还有些时间,眼下,机缘巧合之下,既然遇到了一处我在梦中曾经去过的地方,那么,又岂有不去看看的道理。”

    言罢,羽皇瞬间不再说话了,再次转身,迈步径直朝着远处的那片牡丹花海走去了···

    “汪,羽小子,你等等本汪爷。”看着羽皇渐渐远去,寻古惊呼一声,立刻追了过去。

    那片牡丹花田,居然羽皇他们原本所处的青石路,并不是很远,约莫能有二、三里的距离。

    二三里的距离,对着寻常的凡人来说,或许,需要走上一些时间,但是,对于羽皇他们来说,却是很快。

    一路走来,羽皇他们虽然并未刻意的加快脚步,仅仅只是正常的行走,可是即便如此,却也比寻常的凡人快了很多,前面前后,不过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便是到了目的地,也就是那片牡丹花田。

    牡丹花田之前,羽皇静静伫立,望着眼前的一条蜿蜒小道,怔怔失神,那是一条很是狭窄的小道,一次刚好可以供两人并肩而行,蜿蜒曲折,穿梭于牡丹花田之中,宛如是一条长蛇一般。

    这条小道,正如羽皇,曾经在梦中见到的一样,一模一样,无论是宽度,还是曲折程度,一丝不差。

    呼呼呼!

    此际,清风诈起,扬起了满世的牡丹花瓣,远远望去,就仿若是突然下了一场美丽的牡丹花雨,到处芳香阵阵,就连空气中,都是弥漫着醉人的芬香。

    云下夕阳,牡丹海洋,微风轻荡,美如天堂。

    这是曾经在梦中,用来形容云下夕阳的话语,而今,用在眼前,也一样适合,因为,梦中的,与他眼前所看到的景色,一模一样,一般无二。

    “汪,羽小子,咱们这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呢?”牡丹花田,眼见着羽皇迟迟没动静,寻古开口,询问道。

    “来都来了,哪有不进去的道理?”微微看了下寻古,羽皇轻声道。

    “汪,既然如此,既然要进去的话,那就赶紧吧,别再发呆了,要知道,我们可是还赶时间呢?”寻古催促的道,他很是着急,生怕会错过神梦天女的登基大典。

    羽皇微微颔首,道:“知道了,我们走···”

    言罢,他们两个二话不说,当即迈步,沿着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迈步朝着牡丹花田之中走去了。

    只是,羽皇他们两个不知道的是,几乎,就在他们迈步走入牡丹花田的那一刻,不远的另一条穿梭于牡丹花田之中的小道上,突然走出了两位女子,与羽皇他们相反,羽皇他们是进入,而她们则是走出,刚好错过。

    这时两位身姿妙曼的女子,其中一位穿着一件紫色衣裙,而另一个则是穿着一件白裙,白衣胜雪,飘然若仙,看不清她们的容貌,因为,她们的头上各自都是带着一顶帷帽,将各自的面目,遮的严严实实。

    “咦,奇怪,刚刚明明听到有人说话,怎么突然没影了?”这时,那位紫衣女子出言,说话间,她转身四顾,一阵好奇,显然,刚刚羽皇他们说的话,被他们听到了。

    “想来,应该是进人牡丹花田之中了吧,刚好和我们错开了。”那位白裙女子沉吟了下,开口道,声音很是动听、柔和。

    “嗯,应该是。”闻言,紫衣女子缓缓地点了点头。

    微微沉吟了下,白衣女子再次开口,道:“好了,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是,小姐。”紫衣女子应声道,原来,两人竟是主仆关系。

    说话间,两女齐齐动身,快步离开了···

    牡丹花田之中,羽皇以及寻古,正在迈步前行,他们根本不知道,就在刚刚在这片牡丹花田之中还有着其他人。

    “汪,羽小子,走了这么久,有没有发现一点异同处?”牡丹花田中,蜿蜒的小道上,一边走着,寻古一边开口,对着羽皇询问道。

    寻古指的是什么,羽皇心中很是清楚,微微沉吟了下,他摇了摇头,道:“没有,全都一样···”

    说到这里,羽皇稍稍顿了下,继续道:“不瞒你说,这一刻,走在这片熟悉的牡丹花田之中,我心中有一种,仿佛处于梦中的错觉。”

    “汪,诡异,实在是诡异啊!”闻言,寻古默默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

    这条蜿蜒的小道,全长将二十里路远,一路上,羽皇他们走的很慢,最终,足足用去了一个时辰,才走到尽头。

    蜿蜒小道的尽头处,是几座简单的木屋,有门有院,看到这里,羽皇心中更加迷乱,刚刚平静下来的心,不禁再次起伏了起来,他很是震惊,不可思议。

    牡丹花田,云下夕阳,水云间,这些和自己在梦中曾经看到的、遇到的一摸一样,羽皇心中虽然很是不可思议,但是,却也能够接受,然而此刻,却是不同了,此时此刻,他所看到的东西,却是实在难以接受了。

    那座位于小道尽头处,也就是此刻,出现在羽皇前方的那座小院,他并不陌生,相反他很是熟悉,因为,他曾在梦中梦到过,不但如此,他还其中生活了好几年,虽然时间过去了很久,但是,他依旧记得很清楚,眼前的这座小院,和他们梦中的那个小院全都一样,无论是摆设、还是布局,都一点不差。

    然而,,此刻,最让羽皇震惊、最让他不可思议的,倒还不是眼前的这座小院,最让他震惊与不可思议的是,那两行刻在他不远处的地面上的字:‘花开时节,一往情深。’,这两行诗句,可是曾经的她,留给自己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原地,羽皇怔怔发呆,双眼大睁,死死的盯着那两行字,心中惊震万分,他很是不解,很是迷乱,眼下的他,几乎是已经完全分不清,自己如今所处的地方,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水云间、云下夕阳,这两个名字都可以类同?牡丹花田也可以类同,甚至,就是那座小院也可以类同,可是,难道其中的摆设与布局,难道也能类同吗?还有,那两行无比熟悉 字体与诗句,也能类同吗?

    “汪了个汪的,看你这神情,难道你要告诉本汪爷,我们眼前的这座小院,以及那两行诗句,也都是曾经出现在你的梦中?并且,还都一模一样?”怔怔地打量了四周,接着,寻古开口,紧盯着羽皇道。

    羽皇久久沉默,直到好一会之后,他才木讷的点了点头,道:“一样,全都是一样。”

    说完,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在场开口,紧盯着寻古道:“寻古,你说···梦中所发生的事,会不会真的?会不会,在现实之中,真的有其事?”

    闻言,寻古当即开口,想也不想的反驳道:“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别犯傻啊,梦就是梦,怎么可能是真的?”

    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寻古眼神一眯,继续口,补充道:“不过,梦中的事,虽然肯定是假的,但是,有时候梦中的人,却未必的假的,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二更送上,三更,可能会晚些!不过,肯定会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