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五章 会是她吗?擦肩而过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嗯?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吗?”听了寻古的话,羽皇不禁蹙起了眉头,心中很是迷茫。

    “汪,当然了,当然说错了!”寻古瞪着一双金色的眼眸,正色道。

    “不对吗?”羽皇眉头紧蹙,迷茫道:“这片牡丹花田,不是那位神梦天女栽种的吗?我去问问她,到底谁让她栽种的,这不很合逻辑吗?”

    “汪,合逻辑个鬼!”寻古直翻白眼,接着,他开口,大声的反问道:“羽小子,本汪爷问你,你怎么能肯定,这片牡丹花田一定是别人让那位神梦天女建造的?你又怎么知道,这片牡丹花田不是那位神梦天女自己凭着个人的意愿建造的?”

    “呃···”羽皇一阵发呆,脑中有些发懵,接着,他出言,满脸的疑惑的道:“寻古,你是想说,这片牡丹花田是那位神梦天女自己想要建造的,和他人无关?”

    寻古郑重的点了点,道:“汪,没错,本汪爷觉得,不无这种可能。”

    羽皇捏了捏下巴,沉吟道:“如你所言,若是这片牡丹花田真的是那位神梦天女凭着个人的意愿建造的话,那这岂不是说,我的那位梦中人,就是那位即将登基为皇的神梦天女了?”

    “汪,没错,确实是有这种可能啊!”寻古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去,不会吧?这怎么可能?我的那位梦中人,怎么可能是那位神梦天女?”羽皇双眼大睁,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汪,为什么不可能?我觉得不但有可能,而且,可能性还很大,因为,我们眼前的这片牡丹花田就是一个证据。”寻古等着眼睛,大声道。

    “我去,我在梦中遇到的那个人,会是华胥仙国的神梦天女?这可能吗?未免也有些···太扯了吧?”羽皇怔怔失神,口中喃喃低语道。

    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目光一凝,紧盯着寻古,道:“寻古,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的?”

    “汪,我故意什么?”寻古很是迷茫。

    “当然是,故意把我和那位神梦天女扯上关系,为了就是想让参加,那个什么考验。”羽皇开口,一双血色的眼眸,紧盯着寻古,他在观察,观察寻古的神色变化。

    “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也不想想,本汪爷有必要这么做吗?毕竟,你参不参加那场考验,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寻古撇嘴,一脸的鄙视。

    “真的?”羽皇质疑道。

    寻古郑重的点了点头,正色道:“汪,当然是真的,本汪爷只是觉得,你的那位梦中人,真的有可能就是那位神梦天女而已。”

    接着,似乎是怕羽皇还不相信似得,寻古再次开口,补充道:“汪,羽小子,你知道神梦天女在华胥仙国之中,那是个什么身份吗?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存在,你也不想一想,在华胥仙国之中,谁能够让命令她做什么事?”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等身份固然尊贵,但是,你不要忘了,说到底还是有一个人在她的上面的,所以她,依旧是有可能是受了别人的命令的。”羽皇想了想,反驳道。

    寻古神色微敛,淡淡的道:“汪,不错,在华胥仙国之中,确实是有一人比她尊贵,那就是当代的华胥仙皇。”

    说到这里,寻古话音骤然一转,道:“汪,怎么?羽小子,你难道是想要说,你的那位梦中人是当代的华胥仙皇?”

    “呃···”羽皇一阵错愕,哑口无言,难道,自己的那位梦中人?真的是当代的神梦天女?

    “汪,羽小子,本汪爷问你,你梦中的那个人的模样,你还记得吗?”这时,就在羽皇怔怔发呆的时候,寻古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自然是记得。”羽皇回道。

    “汪,那就好办了?”寻古点了点头,道:“想要验证,那位神梦天女是不是你在梦中见到的那个人,很简单,只要我们见到了她的真面目之后,一切,自然便有分晓了。”

    “不是,寻古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并不确定,我在梦中见到的那个人,是不是她真正的模样?”羽皇蹙眉,疑声道。

    “汪,放心好了,梦道修者在他人的梦中,都是以真面目出现的,你在梦中见到她什么模样,那么现实中的她,就是什么模样。”寻古摇头,回答道。

    “这样啊,若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闻言,羽皇的脸色顿时一袭,血眸中更是激动之色闪过。

    曾经的那场梦,一直都是羽皇心底深处的一个遗憾,他想弥补,只可惜,却是不知道如何弥补,因为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因为,那只是一个梦而已,然而,此时此刻,他惊讶的发现,一切不然,或许,曾经的梦,会成真···

    “走,寻古,我们去华胥天城。”一念至此,羽皇突然有些呆不住了,想要尽快赶往华胥天城去见一见那位神梦天女,因为,在他看来,她就算不是自己梦中的那个人,也定然与自己的梦中人有些关系。

    “汪,早该走了!”寻古点头。

    言罢,他们转身直接朝着原来返回了,然而,没走出几步,羽皇却是突然停了下来,“等一下。”

    说完,羽皇再次转身,朝着小院的方向走去了。

    “汪,你又干嘛去?”寻古不解。

    “忘了件事,你稍稍等一下,很快就好。”羽皇头也不回,摆了摆手,道。

    羽皇迈步离开,最终,他来到了那写在地上两行字之前,微微沉默了下,接着,他突然附身,在那两行下面,又写了两句。

    写完之后,微微犹疑了下,他又在最后,多写了四个字,最后,他毅然起身,快步走到了寻古的身边,继而一起朝着外面走去了···

    “喂,羽小子你刚刚写了什么东西?”路上,寻古好奇的道。

    “一些字而已,说了你也不知道。”羽皇摇了摇头。

    “汪,好吧,不问这个了,羽小子,我很好奇,你的那个梦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想说。”

    “汪了个汪的,你···好,那换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我想知道,若是那位神梦天女真的是你的梦中人,你会怎么做?会参加考验吗?”

    ···

    一路上,寻古的嘴几乎没停,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问个不停。

    此番,由于羽皇很想到达华胥天城,所以他们走的很快,比之前快了很多,不多时,便是消失了踪影。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刚刚离去不久,牡丹花田后方的小院之中,突然来了两位急匆匆的女子,一个身穿白裙,一个身穿紫裙,她们,正是先前从牡丹花田之中,离开的那两位女子。

    “恋儿,你在这等我。”那位白群女子匆匆交代一声,直接朝着小院中走去了。

    不久后,白裙女子返回。

    刚一走出小院,她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不解的道:“奇怪,怎么没有?”

    “小姐,没有找到吗?”紫裙女子询问道。

    “没有。”白裙女子摇头。

    “小姐,你会不会是记错了,也许你根本没有带到这里来?”紫裙女子想了想道。

    “不,不会的,我记得很清楚,确实是带来了。”白裙女子螓首微摇,沉声道。

    “那怎么会没有呢?”紫裙女子低头思索,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猛一抬头,道:“对了小姐,我们先前离开的时候,这里不是有人来了吗?你说,会不会是被他们拿走了?”

    “应该不会,毕竟,那又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不过是一件凡物而已,他们应该看不上。”白裙女子沉吟了下,摇了摇臻首。

    “那就奇怪了?”听到这里,紫裙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她神色一变,猛然盯着地面,惊声道:“咦,小姐你看,你写的那两行字下面,居然多了一些字!”

    “嗯?”白裙女子心中一惊,连忙走来,她想要看看,多了一些什么字,只不过,这一看,她整个顿时懵住了原地,久久失神。

    “花开时节,一往情深,情深几许,此生不变?奇怪,小姐这不是你经常写的那首诗吗?只是,我记得你之前不是只写了前两句话吗?难道,我记错了?”紫裙女子秀眉紧蹙,满脸的迷惑与不解。

    “你没有记错,我确实是只写了前两句。”白裙女子怔怔失神道。

    紫裙女子再次出言,追问道:“既然如此,那后两句是谁写的?除了您之外,还有别人知道这首诗吗?还有,这最后四个字是什么意思,‘若烟吟殇’什么意思?”

    白裙女子久久无言,许久之后,她突然出言,口中喃喃自语,道:“是他?难道是他!只是,这怎么可能?对了,对了,他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这些字···难道他···他此刻就在我们华胥仙国之中?难道,刚刚与我擦肩而过的修者是他?”

    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看向了紫裙女子,急促的道:“恋儿,你刚刚看清那两个进入牡丹花田的修者的真面目了吗?”

    “没有啊,没来及看,他们就进入牡丹花田之中了。”紫裙女子也就是恋儿,摇了摇头道。

    接着,恋儿出言,好奇的道:“小姐,你口中的他,是谁啊?”

    “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白裙犹疑了下,开口道。

    “两日后,就是登基大典,难道,他会是为了大典之事来的?没错,应该是了,恋儿走,我们回去···”说完,白裙女子瞬间动身,带着那位叫恋儿的女子,快速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