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七章 国度之名,寻梦酒楼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汪,羽小子,本汪爷问你个问题。”华胥天城城门之前,听了羽皇的话,寻古沉吟了下,突然对着羽皇道。

    “嗯?什么问题?”羽皇挑了挑眉,好奇的道。

    “汪,本汪爷想要问问你,你知道什么叫做国度吗?或者说,什么样的存在,才能被称之为国度?”寻古正色道。

    羽皇沉凝了一会,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清楚。”

    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突然扬了扬眉,盯着寻古追问道:“怎么?如你所言,难道,国度之名还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成?”

    寻古双耳一竖,郑重的道:“汪,这是当然了,国度之名意义深远,并不是随意什么势力都可以乱叫的···”

    说到这里,寻古稍稍顿了下,接着,他再次开口,补充道:“汪,就比如你的永恒王庭,虽然,在帝宫山的上方,你也拥有一个仙国,但是,你的那个仙国,却是永远,都不能被冠以国度之名。”

    “是吗?”闻言,羽皇眯了眯眼,一阵沉思。

    片刻后,他再次开口,紧盯着寻古,好奇的道:“寻古,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被称之为国度?或者说,想要被冠以国度之名,都需要哪些要求或条件?”

    寻古舔了舔嘴巴,风轻云淡的道:“汪,很显然啊,本汪爷不知道。”

    “汪,不,不应该说是不知道,准确来说,应该是不记得了。”接着,寻古再次开口,又补充了一句。

    “不记得了?不记得了,你问我这些国度的问题干嘛?”闻言,羽皇直翻白眼,心中一阵无语,这刚刚被挑起了兴致,结果,就突然没有下文了?

    “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寻古支棱着两只耳朵,斜睨着道:“谁规定,不了解国度的事,就不可以问你关头国度的问题了?本汪爷想考考你,不行吗?”

    随后,寻古话音一转,继续道:“汪,再说了,本汪爷对国度的事又不是一无所知,此刻,虽然我还不知道什么的势力可以被冠上国度之名,但是,有一点本汪爷还是知道的,那就是,凡是能够被冠以国度之名的势力都不简单,每一个都是来头大的吓人。”

    羽皇眼神微眯,盯着寻古道:“所以,你告诉我这些,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寻古眸光烁烁,耐心的对着羽皇劝说道:“汪,羽小子,本汪爷想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去参加神梦天女的考验?此次,倘若你真的通过两个考验,娶到了那位神梦天女,你以后可就相当于是多了大靠山啊,华胥仙国当代仙皇的夫君,这个名头可是着实不小啊!”

    旁边,羽皇捂着额头,一阵无力,他现在总算是明白,寻古为何会说起‘国度’的事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呢?不得不说,寻古,这还真是想让他参加考验之心不死啊。

    “寻古,我觉得吧,我的名头以及靠山已经够大了,所以啊,真的不需要了啊!”羽皇挑眉,扫了眼寻古道。

    “汪,不需要?”寻古眼神微眯,斜视着羽皇,片刻后,他眼珠子一转,再次出言,好奇的道:“羽小子,本汪爷现在就问你一句,若是那位即将即位的神梦天女,真的是你的梦中人的话,你会参加神梦天女的那两个考验吗?”

    “这个···若是···”羽皇微微迟疑了下,接着,他开口刚要说些什么,然而,这时寻古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汪,别说了,本汪爷知道答案了。”

    羽皇挑眉,有些怪异的看了眼寻古,道:“知道答案了?你知道什么了?”

    “汪,你别管,反正就是知道了。”寻古回道,接着,寻古再次开口,对着羽皇催促道:“汪,好了,羽小子不说了,走吧进城去,走了这么久了,赶紧去找个地方吃饭去。”

    “好,走吧。”闻言,羽皇微微点了点头,说完,他大步一迈,直接朝着城中走去了,然而,就在这时,也就是在羽皇刚要动身的那一刻,一声张狂的大吼声,突然自后方响了起来:“让开让开,快让开,否则,后果自负。”

    吼吼!

    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兽吼声,一辆由九头异兽拉持着的金色撵车,呼啸而来。

    “快,躲开!”

    “小心点。”

    ···

    华胥天城城门前,人头攒动,车马如龙,络绎不绝,此刻,听到那声大喊后,所有修者几乎都是本能的朝着一边躲了过去,硬生生的在拥挤的路上,空出了一条畅通无阻。

    嗖!

    那辆金色的撵车,速度很快,直接化作了一阵风,穿过人群,冲入了华胥天城之中。

    “这是谁啊?怎么这般蛮横?”

    “是啊 ,真的是太蛮横,刚刚幸亏是我躲得及时。”

    “你们注意没?刚刚那拉车的九只异兽,乃是珍贵无比的碧海玄天兽啊。”

    “碧海玄天兽?这可是帝天海之中的特有产物?怎么?难道刚刚撵车之中的修者,居然是来自帝天海?”

    “应该是了,这可是华胥天城啊,想来,也只有帝天海之中走出的天骄子弟,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吧。”

    ···

    华胥天城城门处,一群修者在议论,起初对着刚刚的那辆撵车的主人的做法,他们都是非常的反感,颇有抱怨,不过,当猜到他的来历的时候,所有修者都是默默地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因为,他们怕惹祸上身,帝天海,那可不是什么寻常之地。

    “汪了个汪的,帝天海?来自帝天海又怎么了?刚刚是他们命好,没有碰到本汪爷,否则,本汪爷管你是谁,揍你没商量。”羽皇的左肩上,寻古在撇嘴,帝天海又怎么样?他还真的不在乎。

    “寻古,你说这话,就不怕被打脸吗?万一,对方的实力,比你强大呢?”羽皇嘴角微翘,一脸戏谑的道。

    “汪,本汪爷既然敢这么说,自然便是把握,先前,本汪爷已经打探过了,来人实力虽然不错,但是,量他在你我手中,还翻不起什么大浪。”寻古挥了挥前爪,淡然的道。

    “汪,对了···”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寻古突然盯着羽皇,道:“羽小子,我记得,当年在下界的时候,你不是从人皇宗手里缴获过一两撵车吗?不知道,那辆撵车现在在哪?”

    “在永恒仙国之中呢,走吧,别想撵车的事了。”羽皇摆了摆手道。

    言罢,羽皇瞬间动身了,迈着大步朝着华胥天城之中,走去了···

    华胥天城之中,人潮拥挤,走入城中之后,不多时,羽皇他们便是消失在了人群中。

    唳唳!

    这时,几乎就在羽皇他们消失在人群中的那一刻,城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凤鸣之音。

    嗖嗖!

    话音刚落,随后,但见一辆有九只金色的龙鸟拉持的凤撵倏然而至,出现在了城门之前。

    这辆凤撵并未进城,到了城门前方之后,其内走出了两位女子,而撵车,则是九只龙鸟的拉持下,飞向了空中。

    这两位女子,并不是他人,正是先前在牡丹花田之中与羽皇他们两次错过的那两位女子。

    刚从撵车上下来,那位名叫恋儿的紫裙女子,便是立刻朝着四周打量了起来,随后,她看向了白裙女子,小声的询问道:“小姐,你快看看四周,有没有你梦中的那个人?”

    白裙女子什么也没说,仅仅只是摇了摇头。

    “看来,我们似乎是又晚了。”闻言,恋儿轻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晚?”白裙女子沉吟了下,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只要他还在华胥天城之中,那么就不算晚,因为,只要他还在这里,就一定会有相见的那一刻的。”

    接着,白裙女子再次开口,轻声道:“恋儿,走,我们进城去找找看。”

    “好。”恋儿点了点头,随后,他二话不说,紧跟着白裙女子,齐齐走入了华胥天城之中,他们要去寻找羽皇。

    华胥天城之中人满为患,各个街道之上,皆是人潮涌动,举目四望,到处皆是攒动的人影。

    而与此同时,就在两女在人群中苦苦寻觅羽皇的时候,羽皇他们已经走入了一家名为‘寻梦’的酒楼。

    寻梦楼,很是宏大,占地面积很大,乃是方圆十里之内,最大的一座酒楼,整个楼共有十八层。

    而今,羽皇以及寻古他们,正处在寻梦楼顶层的一个靠窗的位置上。

    至于说,羽皇他们为何选在这么高的位置,原因无他,因为,其余的每个楼层都已经满座了,没有位置,而今,他们正坐的那个位置,在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个,倘若他们在慢一会,恐怕连位置都没有了。

    酒楼中,一片熙攘,很是嘈杂,此刻,几乎每个桌上的修者,都是在相互交谈、议论,他们谈论的,全都是有关神梦天女即将登基为皇的这个话题,因为这件事,是目前他们,最最关心的问题。

    “汪,不错不错,羽小子,你还别说啊,这家酒楼的饭菜,还真是不错啊!”饭桌前,寻古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酒菜,一边不住的点头,口中连连称赞。

    “嗯,确实,这里的饭菜要比天澜城的那家仙何酒楼之中的饭菜,要美味一些。”羽皇点头,一边品尝着美食,一边还不忘观察着四周,听着四周的修者谈论的内容,因为,对于神梦天女之事,他了解的太少,希望能够从四周多打听一些事情。

    “嗯?那是···”某一时刻,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羽皇突然看向了窗外,目光烁烁,一双血眸中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目光所及之处,乃是一位白色的倩影,一位正位于人群之中的白色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