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九十二章 原来是她,考验到了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华胥皇宫北门外,仙皇台上面的祭坛之上,当神梦天女露出真容的那一刹那,全场沉寂,一夕间,在场的所有的修者,全都是怔在了原地,一个个的双眸大睁,紧盯着祭坛之上的那道身影,神色呆滞,眼神中满是惊艳之色。

    祭坛之上,神梦天女婷婷而立,身穿一袭七彩皇袍,头戴七彩皇冠,女皇威仪尽显无余,三千黑丝如瀑布般散落肩头,发丝晶莹,散发着莹莹之光。

    她身姿高挑,身材堪称完美,曲线玲珑,七彩迷雾散去之后,露出的是一张完美的脸蛋,秋水为神,玉为骨,五官精致,挑不出一丝瑕疵,周身萦绕着梦幻般的七彩光晕,如梦似幻,微风起落间,长发飞舞,衣袂翩翩,宛如一位即将飞仙而去的谪仙子,美得让人有些目眩神迷,让人一眼看到,就很再难移开视线。

    台下,人群中,羽皇满脸的失神与呆滞,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祭坛之上的那位神梦天女,眼神中很是复杂,其中有诧异,有惊喜,更是浓浓的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在场的诸位修者,之所以会呆滞、会失神,几乎全都是因那位神梦天女的绝世容姿,他们都是被神梦天女的绝世姿容给惊住了,但是,羽皇却是不是,他与在场的所有修者,都是不同。

    此际,羽皇之所以会呆滞、会震惊,并不是神梦天女的容貌,而是她这人本身,因为,眼前的这位神梦天女,他···一点都不陌生,她正是羽皇曾经的遗憾,是他,曾经在梦中的唯一。

    “是她···真的是她?”呆滞了半响之后,羽皇出言,口中喃喃低语道,说话间,他的眼睛,始终盯着祭坛,准确来说,应该是盯着祭坛上空的那道七彩的身影,此刻的他,眼神中原有的震惊与不可思议之色,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惊喜,他在惊喜,心中满是喜悦,那是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一种梦想成真的喜悦。

    “汪?什么?是她?”旁边,听了羽皇的话,寻古双耳一动,豁然回神,紧盯着羽皇询问道:“羽小子,什么情况?你口中的‘她’是谁?”

    “是她,华胥仙国之中的那位···神梦天女。”微微看了眼寻古,随即,羽皇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祭坛之上,口中悠悠轻语道。

    “汪,神梦天女?”闻言,寻古目光一凝,先是看了眼神梦天女,随后,他再一次的看向了羽皇,好奇的道:“什么情况?她怎么了?”

    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寻古撇了撇嘴,斜视着羽皇,不屑的道:“汪,羽小子,本汪爷真的是懒得说你了,刚刚你不是信誓旦旦的给我说,自己已经对美女免疫了吗?可是眼下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何依旧是一副仿佛丢了魂的样子?”

    闻言,羽皇目光微敛,淡淡的扫了眼身边的寻古,摇头解释道:“不,我刚刚之所以会失神,并不是因为那位神梦天女的倾世容貌,而是因为她这个人本身···”

    说到这里,羽皇突然顿了下,继续开口,解释道:“因为,她···就是那个我一直在寻找的人。”

    “汪?你一直寻找的人?谁啊?”寻古眉头紧蹙,怔怔的询问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汪,不对···”话音刚落,这个时候,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寻古金眸一睁,先是看了眼那位神梦天女,随后,他将目光定在了羽皇的身上,惊疑道:“汪了个汪的,不会这么巧合吧?难道,本汪爷我之前真的猜对了?难道华胥仙国之中的那位神梦天女,真的是你的那位梦中人。”

    “嗯。”羽皇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一切,真的如你之前所说的那般,你真的猜对了。”

    “汪了个汪的,这还真是不可思议啊,这···这也太巧合了吧?本汪爷之前不过是随口的一说,居然真的成真了?”寻古金眸大睁,神色一怔失神,显然,对于眼下的这种情况,他心中很是诧异。

    闻言,羽皇微微颔首,心中满是感慨,与寻古心中一般,他也是很诧异,世事无常,谁曾想,自己先前在华胥天城之中所苦寻不到的人,而今居然自己出现了,原来,那位曾经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那个人,居然就是华胥仙国之中的当代神梦天女,也就是如今的华胥仙国之中,华胥仙皇——梦华胥。

    “寻古,你还记得,我们遇到的那位叫夜熙的男子以及在牡丹花田附近遇到的那位老者吗?”这个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突然开口,对着寻古询问道。

    “汪,自然是记得。”寻古点了点头,皆是,他话音一转,询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提到他们了?”

    羽皇微微沉吟了下,道:“因为,我忽然想到,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好多提示了,提示着我梦中的人,就是我要寻找的人,只可惜,当时,我全然没有想到而已。”

    说到这里,羽皇顿了下,继续道:“记得,那位叫夜熙的男子,之前说过,华胥仙国之中的这种遍地牡丹之象,乃是起始于两千年前,此前,我没有细想,如今细细想来,到如今为止,距离我所做的那个梦,也刚好是过去了两千多年的时间,还有那位老者口中的云下夕阳等,这些其实都是,都是暗示···”

    “汪了个汪的,要我说,管他呢?管他是不是提示,此刻都是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反正你都是已经找到你想要寻找的人了,眼下,本汪爷就是想问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寻古晃了晃耳朵,正色道。

    “怎么做?什么意思?”羽皇一阵发懵。

    “汪,还能是什么意思?你在装糊涂是吗?”寻古双眼大睁,没好气的瞪了羽皇,道:“要知道,眼下登基大典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可就是那两种考验了,我想问问你,到底要不要参加考验?”

    “这···”闻言,羽皇神色一恍,顿时陷入了沉默。

    “汪?这?这什么这?事到如今,还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寻古支棱着两只耳朵,紧盯着羽皇追问道:“羽小子,本汪爷就想问你一句,你和你梦中的那个人,也就是这位神梦天女到底是什么关系?若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也就罢了,但是若是那种关系的话,你可就要三思了啊···”

    说到这里,寻古突然伸出一只前爪,指了指四周的修者,再次开口,补充道:“汪,羽小子,别怪本汪爷没有提醒你啊,你看看,这四周的男性修者,哪一个不是双眼火热?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为了神梦天女而来的啊,若是,他们中有谁侥幸通过了两个 考验,那么,你与可就彻底的要错过你的梦中人了。”

    “错过?”听到这里,羽皇神色一敛,默默地看向了四周,他在打量着四周的那些男性修者。

    “美,实在是太美了,传言果然非虚啊!”

    “谁说不是啊,这简直是惊为天人,这姿色,即便是比之上代仙皇梦如音,也是丝毫不差啊!”

    “如此佳人,实乃是世间难寻啊,今日能得一见,可谓是不虚此行了!”

    “不行,我要参加,无论如何,都要全力一搏,如此佳人若是能够得到,绝对是三生有幸。”

    ···

    此际,四下一片喧嚣,在场的诸位修者,全都是在议论着神梦天女,议论声,此起彼伏,久久不消,一些年长的修者,滔滔不绝,不停地在称赞,言语中满是惋惜与无奈,一个个的大叹生不逢时,而那些年轻的修者,则是个个都是在擦拳磨掌,心中暗自下决心,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通过考验,赢得佳人···

    “汪,羽小子,想清楚了吗?”这时,就在羽皇沉思的时候,寻古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微微沉凝了下,羽皇面色一正,对着寻古郑重的道:“想什么想,这还用想吗?必须参加,为什么不参加啊?”

    闻言,寻古双目一亮,惊喜的道:“汪,羽小子你确定?确定要参加?”

    “嗯,确定,曾经在那个梦中,有着诸多的遗憾,我无法弥补,而今,既然现实中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便绝对不会再次错过了···”羽皇肯定的点了点头,他要参加考验,更要弥补遗憾,将曾经在梦中的诸多遗憾,在现实中补全。

    “汪,听到这里,本汪爷算是弄清楚你们之间的关系了,想必你们曾是情人吧。”寻古金眸微眯,一脸的了然之色。

    羽皇一阵沉默。

    见此,寻古暗自点头,他知道羽皇这是默认了,接着,似乎是想目光一凝,看了下祭坛之上的那位神梦天女道:“汪,既然你们之间是情人关系,那么有件事,本汪爷有必要给你说···”

    “诸位,按照我华胥仙国的规矩,接下来,便是天女大人布置考验的时候,稍后,凡是年龄在五千岁以下的修者,皆可参与当代的神梦天女所设置的考验,现在,凡是符合条件,并且有意参与考验的修者,请速速来到天梦之上。”就在这时,还没等寻古的话说完,一声缭绕的女声,突然自仙皇台上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寻古的话。

    那是一位位于梦如音身侧的女子,头戴王冠,身穿一袭红色王袍,很显然,她在华胥仙国之中的身份,应该不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