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九十四章 牡丹之愿,一梦华年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汪了个汪的,这有点太离谱了吧?参加考验的修者离开之后,居然···居然就剩下这么点修者了?”台下,寻古金眸大睁,默默地扫视着四周,一阵诧异。

    他心中很是震惊,虽然,他早就猜到了,这一次参加考验的修者会有很多,可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多到如此的程度。

    本来,他一直说,此番从四面八方聚集于此的修者之中,其中得有八成的,是为了参加考验而来,可是,如今看来,这何止是八成啊?简直是比九成还要多很多,因为,那些参加考验的修者登台之后,原地只剩下了极少数的一部分修者,据寻古猜测,此刻位于台上的修者,足足在场所有修者的九成五。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留下来的修者,也就是那些来此仅仅只是为了观看登基大典、一睹神梦天女真容的修者,仅仅只占了半成,连总数的一成都不到。

    “想不到,这一次前来参加考验的修者,居然这么多!”

    “是啊,确实是很多啊,居然差一点连天梦台都容不下了。”

    “何止是多啊,如此数量,简直是古今之最啊,自从华胥仙国出现以来,似乎还从没有哪一代的天女,在登基为皇之时,出现过这么多参加考验的修者。”

    “哎,很显然,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这一届的神梦天女比较年轻的缘故,他们都想取巧,如若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修者参加?”

    “可惜,可惜啊,我真羡慕,这一代年轻修者的命,真是太好了,哎!”

    ···

    台下,一群年长的修者,相聚一处,在暗自议论,言语中有惊讶、有羡慕、有感慨,更有浓浓的遗憾,遗憾自己错过了恰当的年华,生不逢时。

    “不得不说啊,这一代的神梦天女的考验,与上一届的神梦天女的考验,也就是梦如音初等仙皇之位的那一次考验,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啊,一个参加考验的修者数量多的不像话,堪为古今之最,而另一个考验的参加者数量,却是少的可怜,堪称历代之中最少的一次。”这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修者突然开口,摇头感慨道。

    “不,你说错了···”紧随其后,一位灰袍老者开口,摇头否定道:“梦如音初等仙皇之位的那一次考验的参加者的数量,不是少,准确来说,而是根本就没有,没有一个参加考验的修者。”

    “没有参加考验的修者就对了,可能有吗?这怎么不可能嘛?”这时,一位黑袍老者开口了,声音很是坚定。

    “为什么不可能?那一届的神梦天女的考验,为何没有一个修者参加?”一位紫袍男子出言,满脸的不解。

    这是一位相对来说,较为年轻的男子,不过五千余岁而已,刚刚过了参加考验的年龄而已,所以,对着梦如音的事情,他虽然听说一些,但是,却知之甚少。

    “难道,是因为梦如音长得不好看?”说到这里,他不禁看了眼仙皇台上方的梦如音,随后他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对啊,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啊,因为梦如音仙皇倾城绝世,其姿容可是丝毫不比眼前的这位梦华胥仙皇差啊。”

    “当然了,自然不是这个原因。”闻言,先前说话的那位黑袍老者,再次开口,一脸郑重的道:“梦如音仙皇的姿容自然是没话说,要知道,在曾经的那个年代之中,她可是和当年的幽公主,并列为天下第一美人啊,其倾慕者不知凡几,谁敢说她长得不好看?”

    “可是,既然如此,那为何却没有人参加啊?”那位紫袍男子再次开口,疑声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年的梦如音名头太盛,实力太强大了。”那位黑袍老者开口,悠悠感慨道。

    “没错。”这时,一位银发男子突然接话,叹息道:“当年,之所以没有人参加梦如音的考验,皆是因为她的实力太强大了,当世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啊,单单就是这个名头,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谁敢参加?谁又有那个勇气参加?先不说,你能否过的了她的梦境考验,假使,你通过了梦境考验,但是,你能战胜她吗?”

    “当世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梦如音仙皇,当年竟然如此的强大吗?”听到这里,紫袍男子倒吸了一口气,顿时陷入了沉默,一脸的失神。

    同一时间,就在台下的诸位修者暗自议论的时候,仙皇台之上,梦如音仙皇等女,也在轻声议论着···

    “仙皇大人,这一届参加考验的修者数量,还真是让人有些诧异啊!”仙皇台上,那身穿红色王袍的女子,美眸微眯,满脸恭敬的对着梦如音道。

    闻言,梦如音微微颔首,声音动听的,道:“无非都是报了侥幸的心理而已,他们都是以为胥儿的年纪小,所以,皆是认为,此次考验,或许有机可乘···”

    “只可惜,他们注定都是失望了,而他们各自的计划与打算,也终究是要打水漂了。”那位身穿红色王袍的女子,微微一笑,一脸的自信之色。

    微微看了眼红色王袍女子,梦如音沉吟了下,悠悠道:“话虽如此,不过,本皇却是真的是很希望,有人···可以脱颖而出。”

    接着,梦如音再次开口,默默的补充了一句,道:“因为,这是她在退位之前,唯一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闻言,那位身穿红色王袍的女子,轻轻的点了点螓首,梦如音的言下之意,她的心中很是清楚,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眸光一动,默默地看了眼梦如音,心中不禁暗自叹息,有时候,才情与实力太过强大,也不尽然都是好事···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片刻后,梦如音再次出言,威严道。

    “是,仙皇大人。”闻言,身穿红色王袍的女子,螓首微低,恭敬的回道。

    言罢,她突然伸出右手,对着天梦台的方向,凌空一挥,下一刻,异变陡生,随着一道华光闪过,一个巨大的七彩气泡突然而现,顷刻间,笼罩了整个天梦台,而那些原本共存于天梦台之上的诸位修者,则是全都是被裹入了气泡之中。

    然而事情,到处还未结束,紧随其后,那只巨大的七彩气泡内部,再生变化,随着一道道华光闪过,一个个体型稍小的气泡纷纷自巨大的七彩气泡之中,分化出来,继而纷纷朝着周围的修者,笼罩过去。

    最终,在场的所有修者,全都是被一个气泡给笼罩了起来,一位修者,对应着一个气泡,不多不少。

    此时此刻,从远处看去,就是一个巨大的气泡之中,存在着诸多体型较小的气泡,而在这些气泡它们各自独立,互不接触,其中各自存在着一位修者。

    “这是···这是时空梦泡。”台下,一位修者惊呼,一语便是道出了天梦台之上的那些气泡的名字。

    “是啊,时空梦泡,一梦一时空,端是神奇啊!”有人接话,悠悠轻叹道。

    时空梦泡,这是华胥仙国之中一种独特的秘法,乃是一种蕴含着时空之力的神奇梦泡,身处其中,宛如处于一个个不同的时空之中,又宛如处在一个个不同的世界里,就比如此刻,虽然场中的所有修者,都处于同一个平台之上,从外部来看,诸位修者都相隔的很近,但是,此刻的他们,却都是看不到彼此,虽然只是咫尺之遥,但是,却宛若相隔无尽时空之远。

    不过啊,虽然那些处于时空梦泡之中的修者,并不能看到彼此,但是,他们此刻,却都是能够看到祭坛之上的那道七彩的倩影,也就是梦华胥。

    呼呼!

    同一时间,几乎就在天梦台之上的诸多修者,被一个个时空梦泡给分割开来的那一刻,原本静立于祭坛之上的梦华胥,倏然出手了,双手扣决,口中暗自低语一声,随后,她猛然挥手,对着天梦台凌空一指,一阵狂风吹过,下一刻,但见,天梦台的上空,突然飘起了一阵牡丹花雨。

    一朵朵色彩斑斓的牡丹花朵,随风飘落,准确无误的飘向了那一个个时空梦泡之中,不多不少,一朵牡丹花朵,对应着一个时空梦泡。

    这些色彩斑斓的牡丹花朵,并不是寻常的牡丹花,那是当代华胥仙皇梦华胥以织梦之法,造出来的一个个梦境,一个牡丹花朵,便是代表着一个梦境。

    “牡丹之愿,一梦华年?这是···竟然是华胥梦!”仙皇台上,看着突然自空中飞落而下的牡丹花朵,一群身穿各色衣裙的美丽女子,不禁齐齐惊呼了起来。

    华胥梦,这是华胥仙国之中的一种最强梦道手段之一,然而,由此造成的梦境虽然威力强大,但是,多年来却是鲜有人能够掌握其法,因为这种手段太过繁琐与困难。

    此刻,她们皆在震惊,很显然,她们都是不曾想到,梦华胥小小年纪居然掌握了此种梦道神术。

    “仙皇大人,现在,我似乎是有些明白,为何您以及老祖她们,会坚持让天女大人,这么早的便继承皇位了。”这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位身穿红色王袍的女子,突然开口,对着梦如音道。

    (说好的三更,送上····最后,月初了,弱弱的求一波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