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太像无赖,一脸懵逼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那个,好像是我赢了···”羽皇的这句话,声音并不大,但是,此时此刻,听在场外的诸位修者的耳中,却是无比的响亮,宛若惊雷一般。

    刷!

    台上,羽皇的这句话一出,全场顿时为之一静,同一时间,台下的所有修者,都是齐齐将目光看向了台上,准确来说,应该是看上了台上的那位正被羽皇抱在怀中的梦华胥,个个皆是双眼圆睁,一眨也不眨,此际,他们都是很好奇,很想知道,梦华胥到底如何回答?或许说是想听听梦华胥怎么看待眼前的事···

    因为,先前就在梦华胥的万千分身消失之后,有一瞬间的功夫,诸位修者都是出现了盲点,那一刻羽皇以及梦华胥两人都是被华光给遮掩住了,等下一刻,羽皇两人再次显出身形的那一刻,他们便已经是现在的这个姿态了,所以,到目前为止,在场的诸位修者都是不知道,那一瞬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清楚,梦华胥是真的输了吗?

    神离天台之上,此际的梦华胥,已然回过神来,听了羽皇的话后,她默默地扫视了一会羽皇,接着她轻声开口,声音动听的道:“我知道,你大可放心,输就是输了,我自然是不会耍赖的。”说话间,她的一双美眸始终在凝视着羽皇,眼神深处,带着浓浓的好奇与迷茫之色。

    因为,这么近距离的与羽皇接触,她心中的那股熟悉的感觉,实在是太浓了,甚至是,就连羽皇的怀抱,都让她很是熟悉,可是这是为什么呢?自己明明从来就不认识对方啊!

    “输了?真的是输了?”

    “华胥仙国之中的神梦天女,当代仙皇,居然真的输了?”

    “这么说来,台上的那位修者,成功的通过了华胥仙国之中的这两门考验?”

    “多少年了,到如今为止,终于是有人成功通过了这两门考验吗?第一次,此乃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啊!”

    ···

    台上,梦华胥的声音一落,台下,顿时响起了一阵喧嚷声,到处议论纷纷,惊呼声四起,言语中有诧异,更有羡慕,他们羡慕羽皇,因为,谁都知道,成功的通过了华胥仙国的这两个考验,最终会得到多么大的好处。

    “嘿嘿,你那说的是什么话,我当然放心了,同时,我当然也知道,你是不会耍赖的。”神离天台之上,羽皇满脸的微笑,盯着梦华胥道。

    闻言,梦华胥情不自禁的皱了下眉头,接着,她双手突然用力,想要从羽皇怀中挣脱出来,然而,让她诧异的是,她居然失败了,没能从挣脱出来,因为,羽皇的双手抱的太紧了。

    “既然你心中很是放心,那么,请问你可以放开我了吗?”静静地凝视了一会羽皇,见他始终没有松开自己的意思,梦华胥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虽然羽皇的怀抱,让她很是熟悉,但是,对于她而言,羽皇终究是个陌生人,自己怎么能一直被一个陌生人抱着。

    事实上,若非羽皇给她的感觉不同,在羽皇的身上,有这种让她熟悉的气息,她也根本不可能,让羽皇抱这么久,肯定早在羽皇抱着她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从中挣脱开了。

    “咳咳,那个,其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闻言,羽皇犹疑了下,转移话题道。

    “什么问题?”梦华胥秀眉紧蹙,脸上满是迷茫之色。

    “那个···我想问的是,我可不可以不放开你?因为,我不想,我想就这样一直静静地抱着你。”羽皇眨了眨眼睛,满脸期待的道。

    “我勒个去啊!这话都能说出口?这脸皮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未免也太厚了点吧?”

    “极品,这真是个极品啊!他这算是调戏吗?在华胥仙国之中,调戏当代的华胥仙皇?”

    “什么极品?这简直就是个无耻色狼,神梦天女绝对不能嫁给这种人。”

    “不得不承认,这位小友,真的是无耻,无耻啊!不过,老夫喜欢,因为,此乃真男儿、真性情啊!”

    ···

    羽皇的话语一出,还没等梦华胥开口,台下,便是首先沸腾了起来,各种惊叹声,以及咒骂声,层层而起,不想放开?还想要一直抱着?他们很想问,你还能再贱一点吗?就算是想占便宜,也不带这样的吧?这也太明目张胆了点吧?

    “汪了个汪的,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此刻,就连寻古都是对羽皇有些无语,先前,不是还信誓旦旦说自己,对美女免疫吗,如今,这是怎么回事?这才不过是刚刚通过考验,就忍不住抱着人家不愿松手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免疫吗?

    “无耻?色狼?你们是在说我吗?搞错了吧?胥儿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抱抱她,不是很正常吗?”台下,诸位修者的声音,羽皇自然能够听到,此际,他突然看向了台下,一脸的迷茫之色,他觉得自己很委屈,因为,他觉得自己提的要求并不高啊,毕竟,从此刻起,对方整个人都已经是自己的了?难道,抱抱还不行了?

    “什么情况啊?这···这是帝王该有的气度吗?我怎么感觉,他这么像无赖啊!”仙皇台上,梦火舞美眸大睁,紧盯着羽皇,眼神中满是震惊之色,显然,此时此刻的她,已经知道羽皇的真实身份了。

    “确实是有些奇怪?按说,以他的身份,不至于如此啊?”旁边,华胥仙皇梦如音亦是如此,脸色有些失神,显然,她也是被羽皇的举动与话语,给惊住了,眼前的永恒人王,和他所了解道的永恒人王,有些不同啊!

    接着,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梦如音再次开口,眯眼道:“火舞,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我总觉得,他看着胥儿的眼神,很不对劲,那种神情,根本不像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时该有的神情,倒是很相是两个本就相识的人之间的久别重逢?”

    “还有一点,也是本皇最为费解的一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刚刚似乎是在有意的保护胥儿,似乎很是怕她受伤···”最后,梦如音又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久别重逢?”梦火舞美眸一睁,一脸惊疑的道:“仙皇大人,这事应该不可能吧?要知道,胥儿可是从未离开过我们华胥仙国,他怎么可能认识从下界飞升而来的永恒人王呢?”

    “这一点,本皇自然也是知道的,同时,也正是本皇想不通的一点。”梦如音微微颔首道。

    ···

    嗖!

    神离天台之上,同一时间,就在羽皇对着台下的修者说话的时候,梦华胥突然发力,趁着羽皇不备,当即从羽皇的怀中,挣脱了出来。

    此际,梦华胥就立身在羽皇的对面,脸色微红,美眸中满是羞愤之色,本来,对于还是多少有些好感的,因为在羽皇身上有她熟悉的气息,可是,此时此刻,在听了羽皇的这番话后,一夕间,心中对于羽皇的好感度,直接荡然无存了。

    “谁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还有,请称我为华胥仙皇,胥儿之名不是你可以叫的,毕竟,我们之间似乎没有那么熟。”梦华胥出言,言语中满是冷漠之色。

    “呃?什么情况?不是说,通过你的两个考验之后,就可以迎娶你,成为你的夫君吗?”羽皇血眸大睁,一脸的惊疑。

    “道友,看来,你对我们华胥仙国的这个规定,还是没搞清楚···”梦华胥婷婷而立,一张绝美的脸上,尽是漠然之色,道:“不错,通过两个考验之后,你确实是有机会迎娶我,但是,这只是有机会而已,最终,愿意不愿意嫁给你的决定权,还在我自己身上···”

    说到这里,梦华胥顿了顿,继续道:“倘若你通过了两个考验,并且,我也同意嫁给你,那时你自然是可以迎娶我,但是,若是不同意的话,则一切作罢,而作为补偿,我们华胥仙国会在你原有奖励的基础上,再多给一件先天圣器。”

    “不会吧?居然是这样吗?”羽皇一脸的蒙逼,说话间,他猛然看向了台下,眼神中满是询问之色,他在询问周围的修者。

    “当然了!”

    “不然你以为呢?你以为,神梦天女是那么容易迎娶的吗?要知道,到目前为止,人家可是华胥仙皇了。”

    ···

    台下,诸位修者纷纷开口,大声回复道。

    “不会吧?难道,我真的搞错了?”闻言,羽皇先是一怔,随即,他豁然看向了仙皇台上的梦如音,他在询问,不过,当他看到梦如音那似笑非笑的脸色之后,他瞬间怔住了,因为,答案已经肯定了。

    “道友,虽然眼下的结果,可能与你想象的不一样,可无奈的是,这就是事实。”这个时候,梦火舞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说到最后。她话音一转,对着台上的梦华胥,询问道:“所以,胥儿你的选择是什么,尽管说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