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神秘血路,我曾见过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神荒天宫的大门处,听了寻古的话,吴来世双目一睁,惊疑道:“血路横空?帝影临尘···什么意思?”

    吴来世的声音刚一落下,还没有等寻古回话呢,游今生的声音便是突然响了起来,惊声道:“帝影临尘?寻兄,难道你的意思是,曾经的那些大帝都会···再次降临世间?”

    寻古沉吟了下,摇了摇头道:“汪,那些曾经的大帝,会不会再次降临世间,这一点,说真的我也是不清楚,无法确定,因为,我当年看到的那副画面很是模糊,而且,很短暂,只是匆匆的一撇而已,但是···”

    说到最后,寻古的话音骤然一转,道:“但是,有一点,我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那些曾经的大帝,绝对是尚还存在于世间,肯定是并未陨落,因为,当年,我在画面中,看到过诸多大帝的身影。”

    “时空错乱,血路横空···”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羽皇,突然开口了,默念了一遍寻古之前的话,接着,他血眸一凝,紧盯着寻古追问道:“寻古,不知道你当年所看到的血路,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汪,我看到的血路是什么模样的?”寻古怔了怔,微微沉吟了一下,接着他开口,悠悠地道:“那条血路,很是诡异,血路之上灰雾蒙蒙,看起来并不是很宽,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仿佛可以容纳无尽众生,可以包容万千诸,至于长度嘛···”

    说至此处,寻古稍稍顿了下,接着,他继续开口,补充道:“汪,这一点该怎么形容呢?”

    “一条血路,横亘于世间,血路的四周灰雾蒙蒙,让人看不起血路之上的情形,血路很长,一望无际,看不到终点,亦不知其起点,那仿佛就是一条存在于时空之中的路,从遥远的过去,一直延伸到遥远的未来。”这个时候,就在寻古想着该如何形容他口中的那条血路的长度的时候,一道悠悠的声音,便是突然响了起来。

    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羽皇。

    听了羽皇的话,寻古双目一亮,连忙点头道:“汪,没错没错,确实是如此,那条血路,确实就仿佛是一条存在于时空之中的路,勾连着无尽的时空,从遥远的过去,一直延伸到遥远的未来,没有终点,亦没有起点。”

    “一条···勾连着无尽时空的血路?”游今生双眼大睁,一阵惊疑,道:“这是条什么路?难道是传说中的时空之路?可是,这也不对啊,因为,据我所知,即便是传说中的时空之路,那也只是能够从遥远的过去,延伸到当世而已,根本不可能延伸到未来。”

    “是啊。”吴来世点头,此际,他眉头紧皱,紧盯着寻古以及羽皇两人,询问道:“寻兄,吟兄,你们会不会是看错了,这世间,当真有这样的路?这世间,当真有一条路,可以从遥远的过去,一直延伸到遥远的未来?”

    “不会的···”闻言,羽皇当即摇了摇头,满是肯定的道:“绝对不会错的,这世间,绝对是存在着这样的一条,可以勾连古往今来的血路。”

    “汪,说的不错,确实是存在的,要知道,那条血路,本汪爷可以亲眼看到过。这还能有假。”紧随羽皇之后,寻古的声音便是立刻响了起来,他在点头,在附和羽皇的话。

    “汪?不对···”刚一说完,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寻古金眸一睁,骤然看向了羽皇,满是震惊的道:“吟殇小子,你什么情况啊?你怎么对本汪爷看到的那条血路知道的那么清楚?难不成你···你也曾见到过那条血路?”

    闻言,羽皇一阵沉默,片刻后,他看了眼寻古,郑重的点了点头。

    “汪了个汪的,真的看到过。”寻古再次开口,一脸的惊疑,他心中很是震惊,刚刚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羽皇居然真的看到过那条诡异的血路。

    深深地凝视了一眼寻古,羽皇再次点了点头,他确实是看到过,真的见到过寻古口中所说的那条血路,而且,还不止看到了一次。

    第一次看到那条诡异的血路,是在仙遗密境之中,准确来说,应该是在苍古时代之中,犹记得,那一年,在仙遗密境的第三层空间之中,羽皇曾梦回苍古,在那里,他亲眼见证了苍古时代的落幕。

    同时,也就是那一次,在苍古时代落幕之际,他在时空的深处,看到了那条血路,时至如今,羽皇始终记得,当年的苍古大帝,正是踏着那条路,一人一旗,杀到天尽头,从此杳世无踪。

    第二次,则是在梦幻时空之中,那一年,在梦幻时空之中的一段错乱的时空之中,他第二次见到了那条血路。

    与第一次不同,这一次,在那条血路上,他没有看到大帝的身影,更没有看到那位大帝,踏上血路杀向天外。

    但是,那一次,在血路之上,他却看到了亿万生灵,看到了数之不尽的生灵,踏着通天之梯,从诸天万界之中,源源不断的踏上了血路,继而沿着血路,杀向了远方。

    总之,虽然前后两次,在血路之上所发生的情况,但是,却都同样的悲壮。

    曾几何时,羽皇一直不知道,那条血路到底是个情况?还有那些在血路之上,浴血搏杀,并且踏着它通向远方的生灵,到底是在因何而战,又要前去何方?

    然而,此时此刻,他突然有些明悟了,联想起神荒时代大帝之下第一人之称的古寻方的那番话,他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猜测:难不成,那条血色的长路,就是一条···通往天外的路?一条通连着天外战场的路?

    难道,当年的苍古大帝,以及那些从诸天万界之中源源不断地冲到血路之上的修者,都是在赶往天外的那片神秘的战场?

    “寻古,不知道,你当年是在哪里看到的那副画面?”突然,羽皇开口,盯着寻古追问道。

    “汪,那是在我前往神荒时代的路上···”寻古支棱着两只耳朵,回忆道:“犹记得当年,在前往神荒时代的途中,我曾误入到一片错乱的时空之中,就是在那里,我看到许多莫名的画面。”

    接着,寻古再次开口,补充道:“汪,本来,对于那些画面,我心中很是费解,不明白,那些是什么情况,后来,是主人告诉我,那些画面,乃是未来将要发生的真实的画面。”

    “你主人告诉你的?”闻言,羽皇微微一怔,接着,他再次出言,盯着寻古追问道:“既然如此,你应该给你的主人,说起过,那条血路的事情了吧?”

    “汪,这个是自然。”寻古点头道。

    羽皇血眸发亮,满脸好奇的道:“既然如此,那不知道,你的主人,对于那条血路是如何看待的?他当初说什么了吗?”

    寻古想了想,点头道:“汪,说倒是说了,但是,说的不多,而且,还说的很玄奥,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想明白,主人所说的那番话的真正意思。”

    “什么话,说来听听。”羽皇催促道。

    旁边,吴来世以及游今生两人皆是在沉默,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不断地在羽皇以及寻古身上流动,神情很是专注,他们在倾听,在认真倾听着羽皇以及寻古的对话。

    微微看了眼羽皇,寻古点了点头,面带回忆的道:“汪,记得当年,主人是这么说的,那条横亘于诸天之上的血路,是一条不祥之路,也是一条希望之路。它,代表着灾难,但同时,也代表着一种无上的荣耀,它的存在,与天地苍生是不幸的,但却是一种大幸···”

    “不祥之路?希望之路?是灾难,又是荣耀?是不幸,又是大幸?”听到这里,游今生突然开口了,满脸的迷茫的道:“寻兄,这···这是什么情况?这些话,不是自相矛盾吗?”

    “汪,不是都说了,我自己也都是始终没有想明白,搞不懂。”寻古摇头,一阵无奈。

    “不祥,希望?灾难?荣耀···”旁边,听了寻古的一番话后,羽皇眉头紧皱,心中喃喃自语,此际,他在沉思,在思虑着寻古的主人,也就是苍古大帝所说的那番话。

    与寻古,以及游今生两人都是不同···

    虽然,眼下羽皇,也是没有搞明白,苍古大帝的那番话的真意,但是至少,他的心中有些猜测,他猜测,苍古大帝之所以会那条血路是‘不祥之路’,应该是因为,那条血路一旦出现,便会给世间带来劫难。

    血路的出现,代表着灾难,代表着末世的降临。

    这一点,倒不是羽皇胡乱臆测的,而是事实,因为羽皇前后两次,都是在末世的劫难之中,看到的那条血路。

    至于说,为何又说它是一条希望之路,羽皇猜测,应该指的是那些踏着血路征战于天外的将士,他们的存在,对于整个世间来说,便是希望,也是荣耀。

    最后,至于苍古大帝为何说,那条血路是不幸,但同时又是大幸,这一点羽皇就是一点都不明白了,而同时,这也正是,此际,羽皇正在思索的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