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轮回中永不见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万···古···岁月,终将···归···来··”一道悠悠的声音,突兀地自陨帝之渊之中传了出来,声音虽然很小,也很微弱,但是,却透着无尽的坚定之意,就仿佛是一个承诺,一个誓言一般。

    呜呜呜!

    紧随其后,几乎就在那道微弱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异变突起,一夕间,陨帝之渊之中的那些原本平静、死寂的黑雾,骤然急剧翻腾了起来,四周黑风大作,到最后,陨帝之渊之中,甚至有巨大的漩涡出现,给人的感觉,仿佛就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将要从中脱困而出一般。

    吟吟。

    哗

    蓦然,随着一阵龙吟声传来,陨帝之渊之中,再次浮现出一道九彩华光。

    这次浮现出来的九彩华光,比前一次,不知道要绚烂的多少倍,照亮了四周,细细看去,可以看到华光中,有一件九彩的光团浮现,看起来像是一个正方形的东西,显然,这正是九彩光的发光源。

    此际,这个散发着九彩华光的正方形物体,正处于漩涡的中心处,它在镇压着黑雾之中的那个漩涡,镇压着漩涡之中的那个将要脱困的可怕存在,可以看到,随着它的出现,原本呼啸在四周的黑风,立时减弱了起来,此外,那些原本翻滚、蒸腾的黑雾以及漩涡,也都是消停了不少。

    而且,这种趋势,并未停止,一直在持续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周的那阵呼啸的黑风,翻腾的黑雾以及漩涡,都是在逐渐的减弱,一点点的消退。

    时间不久,很快,周遭所有的异变,都是减弱到了极点,眼看着,一切就要再次归于平静。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刻,就在所有的异变,眼看着就要消失了的时候,异变陡生···

    吼!

    随着一声低吼传来,陨帝渊之中的无尽黑雾之中有一道鬼脸浮现,无比的狰狞,而随着这道鬼脸的浮现,一夕间,原本将要消停的黑风,再次变得狂猛了起来,此外,那道漩涡也是如此,此际,它在极速旋转,其中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它想要将漩涡中心处的那个散发着九彩之光的正方形物体,给吞噬进去。

    然而,可惜的是,一切终是徒劳,它根本做不到,任凭那道漩涡,或者说是那道鬼脸如何努力,终究是奈何不了,那个神秘的正方形物体。

    最后,一番折腾之后,那个散发着九彩之光的正方形物体,神威大放,它化为了一只九彩之色的大手,一把抓住那道狰狞的鬼脸,继而拖着它朝着陨帝渊深处,潜盾了进去。

    吼吼!

    似乎是心有不甘似得,再被那道神秘的正方形物体化为的大手,拖入陨帝渊深处的过程中,那张鬼脸一直在疯狂的狰狞,他想要摆脱束缚,只可惜,根本做不到,最终,随着一声不甘的低吼声,它被那只九彩的大手,彻底了拖入了陨帝渊深处,消失了无踪。

    而与此同时,也就是这一刻,几乎就在那张鬼脸消失无踪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都是彻底归于了平静,一夕间,黑风沉寂,漩涡隐去,黑雾平静。

    眨眼间,一切的一切,都是归于的平静的,一切,都是再次回到了之前的模样,了无痕迹,仿佛什么都是没有发生一般。

    啵。

    陨帝渊归于平静之后,每过多久,陨帝渊上空的那片的原本平静的虚空中,骤然浮现出了一片涟漪,紧接着,涟漪散去,一扇通体散发着灰青之光巨大的门户,突兀的于空中显现。

    这不是一扇独立的门户,在它的后方,很可能连接着一个异度空间,也有可能是连接这一个未知的世界,因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这扇灰青色的大门的后方,存在着事物,高山、大川,日月星辰等都有,虽然,这些事物,看起来都很是朦胧,并不真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些绝对都是真实的。

    那些景物,像是一种影射,亦或是投影,虽然,看起来很不真实,但是,它们实际上都是真实存在的景象。

    当当当

    蓦然,有一阵声响,自大门后方的空间或者异世界之中传来,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却很有规律,就仿佛是有人在有规律的在拿着什么东西,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声响越来越近,显然是有什么东西,在接近。

    不久后,一位老者出现,出现在了灰青色的大门处,这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头发都快脱光了,身穿一件灰色的麻布衣,身形佝偻,满脸的褶皱,骨瘦如柴,拄着一根拐杖,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仿佛只需要一阵风,就可将其吹倒。

    而刚刚的那阵‘当当’的声响,正是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的拐杖,敲打这对面,发出的声音。

    灰青色的大门之前,灰衣老人稍稍顿了下,接着,他迈步,颤颤巍巍从门户中走了出来,最后,他停在了陨帝渊中心处的正上空。

    此刻,若是有人在此的话,一定会震惊万分,陨帝之渊的上空,无法飞行,这可是无数前贤,用生命与鲜血所传下的真言,可是眼下,这是什么情况,为何那位就连走起路来,都颤颤巍巍的老者,不但能够在陨帝渊上空,凌空而行,甚至还能安稳的停在上方。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前贤所传下的真言,有误?

    陨帝渊的上空,灰衣老者凌空而立,一手背负,一手拄着拐杖,一双布满了浮世沧桑的眼眸,紧盯着陨帝渊的深处,仿佛间,那些阻挡着一切的黑雾,根本挡不住他的视线,仿佛,只需一眼,他便是可以看透深渊之底,看清其中的真面目。

    如此,直至静默了许久,那位老者方才开口,悠悠叹息道:“老友,我来看你了···”

    说到这里,那位灰衣老者,稍稍顿了下,继续道:“这么久了,你还不甘心吗?还要继续折腾吗?还记得,我们都是说过,那件旧事的对与错,岁月之间,轮回之中,一切,终将会有分晓,而今,无数岁月后的今天,一切,都是已经证明了,那件事,终究是你错了···”

    “而,正是因为你的错,使得我们这片世间,承受了如此之多的灾难,不过好在,这一世,他,快要归来了,一切的一切,也终究是快要终结了···”灰衣老者悠悠轻语,满脸的复杂,声音中有愤怒,有痛恨,有无奈,同时,也有着丝丝的伤感:

    “此番,我是来与你告别的,因为,这一世,你终究要为自己曾经的错误,付出代价,而代价就是,从此你将,轮回中···永不见。”

    说完,灰衣老者顿时陷入了沉默,不再说话了,此际,他就那样静静的立在那里,立在陨帝之渊的正上空,一双满载沧桑的眼眸,定定地望着下方,一动不动。

    “哎。”许久之后,灰衣老者收回目光,一声长叹之后,他豁然转身,迈步朝着不远处的那扇灰青色的门户,慢慢的走去了。

    啵啵啵!

    抬步间,虚空中,涟漪四起,很快,涟漪散去,但见一道又一道仙株神植,如混沌仙莲、太初圣花,创世神竹等,纷纷自虚空中显化而出,在老者的脚下,为其凝化成了一条神奇的天路,供其踩踏。

    “轮转浮沉无上帝,遍寻三生问菩提,落雨飘落乾坤乱,帝转轮回九重巅。许多事,早在轮回未现之前,便已然注定,所以,岁月浮沉间,无论过去多久,跨越多少时空,经历多少次轮回,该出现的人与事,始终会出现···”天路之上,灰色老者步履蹒跚,拄着一根拐杖,一边颤颤巍巍的朝着灰青色的门户走去,口中一边悠悠低语。

    灰衣老者的步伐,看似缓慢,但是实则很快,不多时,老者便是已然从陨帝渊的上空,再次回到了灰青色的门户之中,继而,他一刻不停,继续朝着深处走去了,不多时,便是消失在了门户之中。

    哗!

    同一时间,也就是在这一刻,就在那位灰衣老者消失的那一刻,那一条横陈于陨帝渊之上,连接着灰青色大门的天路,当即消失了无踪,而与之相伴的,还有那扇灰青色的门户。

    转眼间,一切成空,皆是不复存在了。

    ···

    玄天海。

    当日,从神荒山脉之中离开之后,羽皇以及寻古他们径直来到了荒海城。

    是夜,荒海城,一件客栈之中,原本正在入睡的羽皇,某一时刻,突然睁开眼睛,惊坐了起来,喘着粗气,一脸的大汗。

    “汪了个汪的,羽小子,你···你什么情况?吓死狗不偿命啊?”寻古出言,一脸的不快,他心情很是不爽。

    不仅是因为,他被羽皇的动静, 给下了一跳,更因为,羽皇的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害的他从床上给摔了下来,因为,他本身就是躺在床沿上的,结果,羽皇这么一吓,他一哆嗦,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羽皇怔了怔,突然出言,不答反问道:“寻古,你说梦中的事,有没有可能是曾经,真实发生的事?有没有可能是曾经的记忆碎片?”

    (咳咳,尴尬,今天暂且一更,明日继续三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