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七十三章 寂灭十方,似有生灵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云海水林深处,一条河面浮满了累累白骨的黑水河,静静横陈,宛如一道天堑一般,挡在了羽皇等人的前路。

    此际,羽皇等人皆是静立在黑水河前方,久久没敢轻易过河,因为,他们都是感觉到了前方的黑水河,有诡异、有危险。

    “汪,不对劲,很不对劲啊,这条河中肯定有猫腻。”黑水河前,寻古支棱着两只耳朵,一边打量着四周,口中一边低语道。

    “不止是这条黑水河有问题,就连水面上所漂浮的那些白骨,也有问题,也很不正常。”羽皇接话,补充道。

    “那些白骨也有问题?”水千雪挑了挑秀眉,美眸烁烁,紧盯着羽皇,好奇的道:“羽皇,河面上的那些白骨有什么问题?”

    旁边,寻古以及那三位先天圣灵境的强者,此际,也都是在盯着羽皇,虽然他们并没有出言,但是,从他们面色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也都是与水千雪一样,很是好奇,个个眉头,眼神中满是不解之色,因为,他们只看出了河水有问题,但是,却并未发现那些白骨有什么异常之处。

    微微看了眼水千雪等人一眼,羽皇一阵沉默,片刻后,他开口,不答反问,道:“我问你们,如果说,前方的这条黑水河非渡不可的话,你们会选择哪一种渡河的方式?”

    “汪,非渡不可?”微微沉默了下,寻古第一个回答,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本汪爷,肯定会选择,直接从这条河的上空,飞过去。”

    “飞过去?”羽皇微微颔首,接着,他目光一转,看向了旁边的水千雪等人,询问道:“你们呢?你们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渡河呢?”

    “很显然,我肯定也会选择从河面上飞过去。”水千雪回答道。

    “我们也是,因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在黑水河中的情形不明的情况下,从空中飞渡,应该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了。”紧随水千雪之后,在场的那三位先天圣灵境的老者,立刻开口了,异口同声的道。

    听到这里,羽皇默默地点了点头,道:“说的没错,从表面上来看,从黑水河上飞渡过去,确实是一种最为安全的渡河方式,想来,这也应该是大部分修者,都会选择的渡河方式,但是···”

    说着说着,羽皇的话语骤然一转,继续道:“但是,殊不知,从空中飞渡这种看似没有危险的渡河方式,才是真正最为危险的渡河方式。”

    “从空中飞渡,是最危险的渡河方式?”那位身穿黑袍的先天圣灵境的老者惊呼,一脸诧异的盯着羽皇,询问道:“永恒人王,此言当真?”

    “自然是真的。”羽皇肯定点了点头。

    “汪,羽小子,既然如此,那不知道,若从空中飞渡的话,会有什么样下场?”寻古出言,对着羽皇询问道。

    “是啊,倘若,我们选择了从空中飞渡,结果会如何?”水千雪接话道,对于寻古所问的问题,她也是很好奇。

    微微看了眼水千雪,羽皇眯了眯眼,回道:“会···死无葬身之地。”

    “嗯?这么可怕?”水千雪等人神色突变,齐齐惊声道。

    羽皇眉头微蹙,肯定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开口,指了指河面上的那些累累白骨,道:“看到河面上所漂浮的累累白骨了吗?那就是强行从空中飞渡的下场。”

    “汪?白骨?”听到这里,寻古顿时怔住了,片刻后,他开口,瞪着眼睛,对着羽皇确认道:“羽小子,你的意思是,河面上漂浮的那些累累白骨,全都是那些曾经试图从这条河上面飞渡的修者?”

    “不,不全是···”微微看了眼寻古,羽皇摇了摇头,解释道:“因为,并不是所有来此的修者,都是会选择从空中飞渡这一方式,还有可能有些修者会选择其他的方式,比如,以河面的浮骨当作路,试图直接从河面上渡河的那些修者。”

    “羽皇,如你所言,也就是说,我们眼前的这条河,无论是从空中,还是从河面上,都是无法安全的渡过的。”水千雪开口,紧盯着羽皇道,声音很好听,说话间,她衣裙猎猎,蓝发纷飞,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是一位即将羽化登仙的谪仙,美艳不可方物。

    “确实是如此。”羽皇点头,回答道。

    “永恒人王,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条黑水河中,到底隐藏了什么可怕的玄机?”这是那三位先天圣灵境老者的话,此际,他们三人正齐齐盯着羽皇,满眼的好奇与困惑。

    羽皇沉吟了下,轻舒了口气,道:“你们先前不是问我,这条黑水河河面上的那些白骨有什么问题吗?我现在便告诉你们,那些看似杂乱无章的白骨,其实是按照某种规律排列的,那是一个阵法。”

    “汪,阵法?”听到这里,寻古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插话道:“什么阵法?”

    “寂灭十方阵。”羽皇眼神微眯,一字一顿的道。

    “寂灭十方阵?”水千雪微微怔了下,接着,她出言,对着羽皇询问道:“羽皇,如你所以,也就是说,阻碍我们前行的,就是这个有累累白骨组成的阵法?”

    “不不不···”羽皇连忙摇头,纠正道:“声明一点,河面上的那些白骨,虽然是按阵法排列的,但是,那仅仅只是个空架子而已,没有丝毫的威力,真正阻碍我们前行的,是那个存于河底之中的阵法。”

    “真正的阵法,位于河底之中?”水千雪怔了怔,继续道:“羽皇,不知道,此阵的威力如何?”

    羽皇沉吟了下,道:“此阵,乃是一种极为有名的杀阵,其最可怕之处便是在于,威力极恐,一旦误入此阵法所覆盖的范围,无论你是身处阵法当中也好,还是身处在无尽的高空中,都是一样的结果,都是难逃一死。”

    寻古突然插话,摆了摆前爪道:“汪,羽小子,别扯这么多,你就说说,我们眼前的这个什么寂灭十方阵,可以灭杀什么层次的修者,就行了。”

    淡淡扫了眼寻古,羽皇点头,道:“我们眼前的这个阵法,应该是出自名家之手,对方的阵法造诣极高,依我之见,就算是那些无上帝境的强者来此,若是一不小心闯入了此地的话,也会饮恨于此。”

    “汪了个汪的,也就是说,这里可以灭杀无上帝境层此的修者?”寻古双眼大睁,惊声道。

    羽皇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没错。”

    “可怕,当真是可怕。”

    “云海水林,危机四伏,传音果然非虚啊!”

    “是啊,眼下,我们还没有真正的走到深处呢,就已经遭遇到了多种危机,真不知道深处,又会存在着怎么的可怕之地。”

    ···

    三位先天圣灵境的老者纷纷出言感慨,心生惊惧之意,对于前路,他们的心中很是没底。

    “羽皇,所以说,我们此刻所看到的这些白骨,其实,都是被那个隐于河底之中阵法所灭杀的修者留下来的?”一阵沉默之后,水千雪出言,美眸微眯道。

    羽皇默默地点了点头,接着,他长舒了口气,道:“好了,不说了,我们赶紧走,继续赶路吧。”

    “汪,走?往哪里走?”寻古有些蒙圈。

    “当然是过河了?赶时间呢。”羽皇翻白眼道。

    “汪,不是,你小子刚刚不是说,这条河中存在着阵法,一入其中,必死无疑吗?”寻古的眼睛瞪得很大,追问道。

    羽皇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确实是说了,但是,有个前提啊,那就是在不小心,误入其中的情况下,是必死无疑,而我们显然不同,因为,我知道如何从寂灭十方阵之中,安全的通过。”

    “你知道?”水千雪美眸圆睁,没好气的道:“羽皇,你既然知道如何安全的通过此地,那你,刚刚干嘛突然停下来?害的我们在这里耽误了这么久?”

    “汪,就是,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寻古斜睨着羽皇,追问道。

    “不是,你们误会了···”羽皇摇头,解释道:“我先去之所以会停下来,是因为,我没搞清楚,这条黑水河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在观察。”

    “这样啊?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赶紧走吧。”水千雪道。

    羽皇点头,道:“嗯,你们跟好我,注意看我的步伐···”

    言罢,他一把将水千雪再次抱在了怀中,迈着大步,快速的朝着前方的黑水河走去了。

    这条黑水河很长,但是宽度还好,约莫能有一千多米宽,羽皇他们的走的很快,不多时,在羽皇的带领下,他们顺利的通了黑水河,来到了对岸。

    “汪,羽小子,发什么呆啊,走啊?”对岸,寻古出言,对着正在望着黑水河发呆的羽皇催促道。

    “羽皇,你到底是在看什么?难道,你发现什么了?”水千雪蹙眉,好奇的道,因为,她注意到,这一路上,羽皇总是不时地,看向黑水河的河水中。

    “你们说,这条黑水河中,会不会存在着什么生灵?”羽皇眯了眯眼,不答反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