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穷追猛咬,远一点好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霓裳,别啊,别,冷静一点,你听我说···啊!”月白色的湖泊之中,看着突然朝着自己冲来的霓裳,羽皇惊呼连连,他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霓裳根本不给他机会,庞大的蛇躯猛然一甩,一把将羽皇卷起,拖到了水中。

    “听你说?你说什么说?本皇什么也不想听。”霓裳娇喝,说话,她猛然钻入了水中,张开大口,朝着羽皇扑去了。

    “啊,痛痛痛,霓裳,口下留情,掉了掉了,胳膊要掉了···”湖泊中,羽皇高声惨嚎,一边大叫着,一边朝着四周躲去,打不起,我躲还不行吗?

    只可惜,霓裳并未想过要放过他,摆动着蛇躯,在湖泊之上中,对着羽皇一阵穷追猛咬。

    哗啦啦!

    扑腾扑腾!

    ···

    这一刻,整个月白色的湖泊,彻底是沸腾了起来,到处水花四溅,一人一蛇在湖泊之中,你追我赶,一阵折腾。

    大半个时辰之后,‘大战’方停。

    此际,霓裳以及羽皇两人,都是已经回到了岸上。

    此时的霓裳,已然由蛇体化为了人形,当然,不再是赤条条的了,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皇袍,正是由先前她所蜕下的那层蛇皮所化。

    霓裳似乎是对于月白色,很是情有独钟,明明自己蜕下的是一层七彩蛇皮,可是她,却偏偏将其化为了月白色的衣裙,不过,不得不承认,这种颜色,确实是很适合她。

    她,很美,倾城倾国都不足以形容她,气质冷艳,高贵中透着圣洁,清冷中透着高傲,女皇范十足,天生具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此际,她正静立于湖边的一块巨石之巅,长发飘飘,衣裙猎猎,浑身上下透着一种空灵之气,宛如是一位自九天神国之中,遗落人间的神女,风采绰约,绝代风华。

    与霓裳不同,相比之下,羽皇的形象,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此刻,他正坐在不远处的一根枯木上,耷拉着脑袋,一脸的颓废,模样很惨,头发凌乱,衣衫破烂,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红一块紫一块的全是牙印,显然,那都是拜霓裳所赐。

    本来,按说以羽皇如今的实力,绝对不至于如此,他若是出手,霓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关键是,他能出手吗?好意思出手吗?得了那么大的便宜,总得让人家出出气吧。

    “霓裳,我觉得我太冤了,因为我刚刚什么也没做啊?”沉默了许久之后,羽皇开口,默默地看了眼满身的牙印,脸上满是委屈之色,他觉得自己是无辜的,因为,刚刚那是霓裳自己出来的,并不是他故意偷看的。

    “冤?你冤什么冤?”不远处,听了羽皇的话后,霓裳的脸色瞬间再次沉了下去,刚刚压下去的怒气,也再次升了上来,双眼冒红光,直恨得牙痒痒的,还没做什么?看都被你看光了,你还想要做什么?

    “能不冤吗?我真的是很无辜啊,因为,刚刚可是你自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我想不看都不成,你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弱弱的看了眼霓裳,羽皇开口,小声的嘀咕道。

    巨石上,霓裳婷婷而立,她身材很好,曲线玲珑,风采绝世,平日间,她性格孤冷,脸上满是清冷之色,宛如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映世谪仙,出尘而绝世,仿佛是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无法让其产生波动,然而,此刻的她,脸上的清冷之色不在,被羞怒之色所取代,俏脸通红,如仙子染尘。

    “羽皇,你···”此刻,她正瞪着眼睛怒视着羽皇,她有心想要反驳羽皇的话,但是,愣了半天,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因为,她忽然发现,羽皇所说的似乎真的,似乎,刚刚还真的是她自己,突然出现在羽皇面前的。

    一念至此,霓裳的心中顿时一阵烦躁,她在恨自己,恨自己刚刚太过大意了。

    主要是,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不久之前,霓裳修为大增,又刚刚完成了一次蜕皮,心情大好之下,就想去洗个澡,本来,她一直都是以为,在整个空间之中,就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根本也没想到要顾忌什么,谁曾想,这一不小心,结果,竟出现了刚刚那事。

    说起来,这事也真的是巧合。

    一路走来,羽皇前前后后,共遇到了两个三岔路口,结果,羽皇却是刚好选择了两条可以通往此地的路,更巧合的事,不早不晚,刚好,就在霓裳出浴的那一刻,羽皇出现了。

    其实,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巧合了,而应该是缘分,羽皇与霓裳的缘分。

    “霓裳,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这时,眼见着霓裳迟迟不回话,羽皇忍不住开口了,追问道。

    霓裳心中本来就已经够烦的了,此际,听了羽皇的这番话,她二话不说,直接将头转向了他处,她不想看羽皇,眼不见心为净。

    “霓裳,你不说话,我就认为你这是默···”接着,羽皇再次出言,说着说着,突然似乎是感到了什么,羽皇眉头一皱,话音突转道:“唔,不对,霓裳,你刚刚是不是对我用毒了?我怎么觉得我身上有些不对劲啊?”

    闻言,霓裳秀眉微挑,狠狠地瞪了眼羽皇,没好气的道:“羽皇,你别在那里给我装,首先,我刚刚根本没有对你用毒,其次,就算我真的用毒了,难道还能毒到你不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可是有个神通,可以顷刻间,恢复伤势的。”

    “霓裳,我不骗你,真的,我真的觉得,我的身上有些不对劲。”羽皇眉头微蹙,一脸的凝重。

    “你···真的?真的觉得身上不对劲?没有开玩笑?”霓裳脸色微变,一脸郑重,因为,她注意到了,羽皇似乎不像是在说笑。

    “真的,真的不对劲,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羽皇郑重的点了点头,眉头越皱越紧,可以看到,此刻的他,脸色比之前要红了许多。

    “你说说,你现在是什么感觉?”霓裳美眸烁烁,紧盯着羽皇,满眼的好奇与不可思议,难道,刚刚在不小心之下,自己真的毒到羽皇了?不应该啊。

    “嗯?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怪怪的,浑身燥热,感觉很是不舒服。”羽皇想了想,皱眉道。

    “浑身燥热?”霓裳怔了怔,确认道:“你确定?”

    “我确定。”羽皇肯定的点了点头。

    “若是如此的话,那本皇可以确定了,你肯定没有中毒,因为中了我的毒,根本不该是这个反应。”霓裳臻首微点,肯定的道。

    “可是,那我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感觉我肯定是出问题了,因为,我身上越来越热了,而且,还有些难受。”羽皇不解,喘着粗气道。

    霓裳挑眉,摇头道:“本皇怎么知道,反正不是···不对,浑身燥热,难道是···”

    说到这里,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霓裳当即怔住了,接着,她默默地看了眼不远处的那片月白色湖泊,随后,又看了看羽皇,脸色呆滞,口中喃喃低语的道:“糟了,这下糟了,我···我居然把这事给忘了!”

    霓裳美眸圆睁,满脸的慌乱之色,因为,这一刻,她已经知道,羽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旁边的那条月白色的湖泊。

    这条月白色的湖泊,名为月天湖,对于,蛇类修者来说,此湖堪称是一处最佳的修炼圣地,在此种修炼,有着事半功倍之效。

    不过,月天湖的这种功效,只对蛇类修者有用,对于其他的修者来说,非但没有丝毫的效果,反而,还是一种毒药,一种催情毒药。

    先前,霓裳也是气疯了,气得方寸大乱,竟然都是忘记了月天湖之事了。

    本来,按说以羽皇的实力,若是只是在里面泡了一会,应该也没多大的问题的,可关键是,他身上有伤口,有霓裳留下的伤口,所以,羽皇悲剧了,他真的是中毒了,而且,貌似还中毒不浅。

    “霓裳,听你的口气,应该是知道找到了原因了吧,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是中毒了吗?”这时,羽皇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话的语气越多粗重,脸色也是越来越红,说话间,他突然起身,迈步就要朝着霓裳走去,可是,还没等他迈出布子,便是被霓裳给阻止了。

    “羽皇你···别过来,别过来···”霓裳倏然惊呼,说话间,她身形一闪,连忙朝着后方退出了好几米,一双美眸紧盯着羽皇,眼神中满是慌乱与警惕之色。

    “呃,霓裳,你是怎么回事啊?干嘛这么紧张?你这是怕我吗?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事?”羽皇皱眉,一脸的不解,霓裳的反应,让他很是迷茫。

    “现在是不会,但是,一会就不好说了。”霓裳美眸烁烁,红唇微启,小声嘀咕道。

    “嗯?霓裳,你刚刚说什么?”羽皇好奇的道。

    “没,没什么···”霓裳连忙摇头,语气有些吞吐的道:“你···你就站在那里别动,不要过来,也不要靠近我,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我们还是远一点为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