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九十七章 织字成路,彩色泪滴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神秘的宫殿之中,随着一道华光闪过,那副岁月烟华旁边的一睹墙上,突然出现四个大字:“若有来生···”

    字体很大,苍劲有力,仿佛每一笔每一划,都是用了极大的力气。

    这四个新出现的字的字迹,明显与外面的那块通往此地的石碑上,所刻写的字的字迹不同,很显然,两者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事到如今,羽皇两人都是怀疑,外面的那块石碑之上的字,很有可能就是那位九玄天帝所写的,因为,种种迹象都是表明,外面的那块石碑和这座属于九玄天帝的宫殿,有着莫大的关系,石碑之于宫殿,就像是一个把钥匙。

    只是,若是石碑上的那些字是九玄天帝所写的,那么,这座宫殿之中,新出现的四个大字,又是谁留下的?又是何时留下的?

    难道,岁月浮沉间,曾经有人来到过这里?

    那人会是谁?他是如何找到这里的?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为何会在这里留字?‘若有来生’这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是承诺?还是期盼,亦或是其他···

    “裳儿,你先前不是说,那位传说中的九玄天帝,一生都是在等人吗?我在想,或许,她所等的人,后来很可能真的回来了。”羽皇沉默了良久,悠悠道。

    “九玄天帝所等的人···回来了?”霓裳怔了怔,随后,似乎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美眸一凝,道:“羽,你的意思是···如今,我们所看到的这四个字,很有可能就是九玄天帝,所等的那个人,在这里留下的?”

    羽皇眼神微眯,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霓裳神色微敛,螓首微颔道:“确实是有这个可能,只是···”

    说到这里,霓裳话音骤然一转,继续道:“只是,他为何会留下的这四个字,他想表达什么呢?”

    羽皇沉吟了下,开口道:“很显然,九玄天帝所等的那个人,最后,虽然真的来了,但是,想来已经很晚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九玄天帝早已不知何去,等他来时,看到的只是一座空荡荡的宫殿以及一副岁月烟华而已,所以···”

    说至此处,羽皇稍稍顿了下,继续道:“所以,我觉得,他所留下的这四个字,应该是一种忏悔,一种对来世的承诺吧。”

    霓裳白袍绝世,黑发飞扬,气场很强,浑身上下有意无意间,总是透着一种无上的贵气,冷艳而出尘,绝代风华,此际,听了羽皇的分析,她螓首微颔,声音动听的道:“或许吧,或许,你是对的···”

    闻言,羽皇神色微敛,一阵沉默,片刻后,他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好了,是对是错,其实,都和我们关系不大,走吧裳儿,我们去另外两座宫殿之中去看看,看看另外的两座宫殿之中,会有什么?”

    “嗯,好。”霓裳点头道。

    ···

    言罢,羽皇两人当即动身了,一刻也未曾多呆。

    由于三座宫殿,彼此间是独立的,中间会被混沌雾所隔开,无法穿越。

    所以,走出宫殿之后,羽皇两人只能原来返回,没有其他的捷径可走,不过好在,他们脚下的路并不是很长,比羽皇当初所走的路,短的太多了。

    不久后,羽皇两人齐齐走出了那条乳白色的路,再次来到了那三块石碑的前方。

    微微停顿了一会,最终,羽皇朝着右边的那条彩色的路,走了过去,这是霓裳的主意,因为,她对那条彩色的路很是好奇,很想快点知道,彩色路尽头处的那座宫殿之中,有什么?又属于谁?

    哗!

    蓦然,这时,几乎就在羽皇两人刚刚踏上彩色的路的那一刻,左边的那条,羽皇两人刚刚走过的乳白色的路,突生异变,随着一阵绚烂至极的华光闪过,一夕间,无论是最左边的那块石碑,还是那条乳白色的路,亦或是路的尽头处的那座宫殿,全都是消失了无踪,彻底失去了踪影。

    “嗯?什么情况?石碑,和宫殿怎么全都消失了?”霓裳回身,一双绝美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诧异。

    不同于霓裳,羽皇却是很平静,眼神微眯,心中似有所思。

    “或许,它们并不是消失,而是去寻找它们的主人去了···”片刻后,羽皇突然出言,似有深意的道。

    “它们的主人?”霓裳微微一怔,诧异的道:“你说的是九玄天帝?可是,她不是早已经消失于世间之中了吗?”

    “是···”羽皇神色微敛,先是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道:“不过,我近来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且很强烈,或许有一天,古往今来,所有消失的大帝,终将会再次归来,终将会重现于红尘世间之中。”

    “所有的大帝?终将归来?这···这可能吗?”霓裳美眸大睁,一脸的不可思议,她很是震惊,主要是羽皇的话,实在是太惊人了。

    万帝重现于世间,那时,该是怎样的一种可怕之景。

    闻言,羽皇轻舒了口气,轻轻摇头:“不知道,我不确定,这只是我心中突然出现的一种莫名的感觉而已。”

    言罢,羽皇收敛心神,对着霓裳正色道:“好了,不说了,走吧,我们去看看,这条彩色路的尽头,会有什么···”

    ···

    很快,羽皇两人再次动身了,沿着彩色的路走了过去。

    这条彩色的路,在三条路中是最奇特的,不仅是因为,它的颜色,更是因为,这条路的本身构造。

    其他的那两条路,虽然也很怪异,但是,不管怎么说,路的本身,还算是正常,都是一种类似于泥土一样的事物,构成的,然而,这条彩色的路却是不同,这是一条由无数个奇形怪状的古字,所组成的路。

    一路上,羽皇两人一直在默默观察脚下的那些字体,他们想知道,那些字所表达的含义,只可惜,他们根本看不懂,不认识,因为,那些字体,不属于古往今来的任何一种字体,它们大小不一,形状不一,颜色不一。

    “我觉得,我们脚下的这些字,应该不是一些寻常的字,似乎是蕴含着某种奇特的法。”羽皇蹙眉,一番探查之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闻言,霓裳眯了眯眼,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没错,这些字,似乎是某一种法,演化到极致的终极体现,一字一句,皆是具备着莫名的威能。”

    ···

    一路前行,不久后,羽皇他们走到了终点,来到了,终点处的那座宫殿之中。

    本来羽皇他们对这里还抱有希望,可惜,最终他们再次失望了。

    与之前的那座宫殿一样,这里同样也是一片空荡,同样也是仅仅只存在着一副岁月烟华,一种执念的留影。

    与之前的那副岁月烟华之中的画面不同,这副画中,所画的是一位白裙女子,白裙似雪,不染纤尘,神圣而出尘,不过,可惜的是,却看不清她的面目。

    画面中,飞花满天,花雨下,白裙女子,正蹲在一条飘满落花的彩色路上,在她旁边,静静地放着一本翻开的、早已泛黄的书卷,手中则握着一支笔,她在书写着东西,像是···在记录着什么。

    女子极其不凡,一笔一划,仿佛蕴含某种魔力一般,笔锋划过,织字成路。

    虽然,羽皇不知道,那位白裙女子究竟是在写着什么,但是,他有一点他却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之事,因为,画面中定格住了一幕,那是女子落泪的画面。

    这一刻,羽皇终于明白,他刚刚所走的那条由无数字体组成的路,到底是因何而来的了,原本,竟是出自那位白衣裙女子之手,同时,也就是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那些字体为何会是彩色的,原来,这一切,皆是因为,白裙女子落下的眼泪。

    原本,那些彩色的字体,全都是被白裙女子所留下的彩色泪滴,给染成的。

    “彩色泪滴?她的眼泪,居然是···彩色的?”霓裳美眸大睁,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她很是震惊,纵观古今,彩色泪滴,可是闻所未闻。

    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眸光一转,突然看向了羽皇,好奇的道:“羽,你知道,画中的那位白裙女子的身份吗?”

    羽皇久久沉默,一双血色的眼眸,痴痴地望着眼前的那副画,怔怔失神,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蹙,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羽皇收回目光,微微看了眼霓裳,默默摇头道:“不知道,不过···”

    说到这里,羽皇的话音骤然一转,继续道:“不过,此时此刻,我心中却是基本上能够肯定,另外一个宫殿的主人是谁了。”

    “另外一位宫殿的主人?”霓裳微微怔了怔,随后,她连忙出言,追问道:“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