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九十九章 最后一座宫殿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没错。”神秘的宫殿之中,听了羽皇询问,霓裳肯定点了点螓首,解说道:“羽,你细细的想一想,‘若有来生’以及‘定当不负’这两句话的意思···”

    说到这里,霓裳稍稍顿了下,又继续开口,道:“倘若,这两句话,真的是一种承诺的话,那么,‘若有来生’这句话,所指的应该是第二世,而‘定当不负’这句,所许诺的应该就是第三世。”

    羽皇眉头紧蹙,默默地沉吟了一会,道:“裳儿,如你所言,如今,我们所看到的这位白裙女子,就是九玄天帝的第二世,而至于中间的那座宫殿的主人,也就是皇天女帝,应该就是九玄天帝的第三世了?”

    霓裳沉默了下,郑重的点了点螓首,道:“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不然的话,‘若有来生’以及‘定当不负’这句话该如何解释?”

    闻言,羽皇眼帘一垂,顿时陷入了沉默,一阵无言。

    好一会儿之后,羽皇突然回神,对着霓裳道:“霓裳,走,我们走···”

    “走?”霓裳有些迷茫,不解的道:“羽,我们去哪?”

    羽皇血眸烁烁,正色道:“当然是去中间的那座宫殿之中去看看了?”

    “我有一种感觉,或许,等我们到了中间的那座宫殿之中之后,一切,就会有定论了。”说到最后,羽皇再次出言,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好,我们走···”霓裳点头道。

    ···

    没有丝毫的迟疑,霓裳的话音刚一落下,羽皇两人立时动身了。

    他们的速度很快,不久后,便是走出了那条由无数的字体所组成的彩色之路。

    丝毫不曾停顿,走出了彩色的路之后,羽皇两人当即迈步,朝着中间的那条灰青色的路,走去了···

    哗!

    蓦然,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如之前,如同之前的那条乳白色的路一般,这一刻,几乎就在羽皇两人踏上了那条灰青色的路的那一刻,随着一阵绚烂至极的华光闪过,那条的彩色的路,以及路两头石碑以及宫殿,在顷刻之间,全都是消失了无踪。

    “消失了,就如同先前的那条乳白色的路那般···”灰青色的路上,羽皇两人步履微滞,此际,霓裳在说话,一双美丽的眼眸,怔怔地望着彩色的路消失的地方,满眼的复杂之色。

    “别想了,走吧,我们去看看,这最后一座宫殿之中,到底是什么情况?”羽皇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道。

    “嗯···”

    很快,羽皇两人再次动身了,展开速度,快速的朝着灰青色路的尽头,冲了过去。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路的终点,并且,进入了路的尽头处的那座宫殿之中。

    和羽皇两人,所猜测的一样,这里同样的无比的空荡,同样是一座宫殿,举目四周,同样是除了一副‘岁月烟华’之外,再无其他。

    不过,倒也不是,全都是与其余的两座宫殿的情况一样,至少有一点,则是例外。

    其余的两座宫殿之中的‘岁月烟华’之中,所画的女子的面容,都是无比的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但是,羽皇他们此刻所处身在的这座宫殿之中的那副岁月烟华之中,所画的女子的面容,却是清晰的。

    事实证明,羽皇的猜测的对的,中间的这座宫殿的主人,确实是一位身穿白金皇袍的女子,或者是女帝。因为,中间的这座宫殿之中的岁月烟华之中,所刻画的正是一位身穿白金皇袍的女子,君临天下的画面。

    神秘的宫殿之中,此刻,羽皇以及霓裳两人,怔怔呆立,个个皆是一阵失神,他们全都是呆住了。

    事实上,早在他们第一眼看到眼前的那副岁月烟华之中的那位女子的面容的那一刻,他们便是呆住了,可以看到,此刻的他们个个双眼大睁,嘴巴大张,眼神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在为眼前的那副岁月烟华之中的那位女子,而呆滞、而震惊,主要是因为,画中的那位身穿白金皇袍的女子,他们似乎都是不陌生,她太像一个人,太像···霓裳。

    或许说,那应该不能称之为像,准确来说,她或许,本就是霓裳,因为她们两个,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全无任何的差别。

    一阵呆滞之后,羽皇当先回神,定定地望着身边的霓裳,道:“裳···裳儿,这个人···这个人怎么这么的像你?”

    言罢,稍稍顿了下,接着,羽皇再次开口,补充道:“难道说,这副岁月烟华之中所画的人,根本就是你?”

    旁边,霓裳一阵无言,对于羽皇的话,她恍若未闻,一双绝美的眼眸,痴痴地望着画中的那位身穿白金皇袍的女子,一动不动,久久失神。

    许久之后,似乎心有所感一般,霓裳蓦然出言,口中怔怔的轻语道:“浮生幻化,镜中雪,是谁白发?心中有话,梦里无他,浮生,不过咫尺天涯···”

    哗!

    蓦然,异变突起。

    这一刻,几乎就在霓裳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眼前的那副岁月烟华的那位女子的画像之上,突然爆发出一股绚烂至极的月白色光芒。

    这些月白色的光芒涌出之后,全部普照在霓裳的身上,刺目的华光,将她整个人全都给包裹了起来,最后,所有的华光内敛,全都都是涌入到了霓裳的体内。

    此际,霓裳正双眼紧闭,静静的盘坐于地上,似乎是在接受着什么记忆,又似乎是在,接受着某种传承。

    羽皇,就在她的身边,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她,守着她。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

    直到半柱香之后,霓裳方才醒来。

    “羽,事实证明,我是错的···”霓裳美眸烁烁,紧盯着羽皇,这是她醒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嗯?”羽皇蹙眉,一脸的迷茫,询问道:“错的?什么错的?你指的是什么?”

    闻言,霓裳轻轻的摇了摇螓首,闭口不答,静静地凝视了一会羽皇之后,她方再次开口,满目复杂的道:“羽,你知道吗?我现在终于是知道,我为何会突然来到这里了?同时,我也终于明白,我为何会在这里遇到你了···”

    说到这里,霓裳稍稍顿了下,继续道:“羽,我现在,越来越是觉得,你的出现,或许,本就是命中注定的。”

    “命中注定?不是,裳儿,你所指的都是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羽皇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心中越发的不解,霓裳的话,他越听越是迷糊。

    “你会懂得,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霓裳沉吟了许久,最终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

    言罢,稍稍顿了下,接着,霓裳再次出言,有些迟疑的道:“羽,我···我不是答应过你,要与你一起离开吗?现在我···我可能要食言了。”

    “嗯?”闻言,羽皇眉头一皱,一脸不解的道:“为什么?你要去哪里?”

    “哪里也不去,就留在这里。”霓裳美眸烁烁,紧盯着羽皇道。

    “留在这里?留在这里干什么?”羽皇先是怔了下,随后,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血眸一睁,一脸诧异的道:“难道,难道刚刚的那股月白色的光芒是传承?你是要留在这里接受传承?接受皇天女帝的传承?”

    “嗯。”霓裳默默地点了点螓首道。

    闻言,羽皇一阵沉默,静静地凝视了一会霓裳,开口道:“需要多久?”

    “我也不清楚,或许,三年,五年,或许说是十年,百年,也或许是更久···”霓裳沉默了许久,悠悠道。

    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霓裳美眸一凝,紧紧地盯着羽皇,询问道:“羽,若是···若是我这次接受传承的时间,需要千年,万年的时间才能出来,你···你会忘了我吗?”

    闻言,羽皇微微一笑,柔声道:“想什么呢?有些事,一旦发生了,就永远不会忘。裳儿,记住,你尽管在这里闭关就是,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

    “嗯。”霓裳展颜一笑,狠狠的点了点螓首。

    默默地沉默了下,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羽皇突然开口,询问道:“对了,裳儿,不知道你···你打算何时开始接受传承?”

    轰隆!

    哗哗!

    这时,几乎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异变突起,一夕间,原本的这座无比沉寂的宫殿,骤然巨震了起来,同时,更是无尽的月白华光以及大道神辉在涌动。

    “嗯?怎么回事?”羽皇脸色剧变,因为,就在刚刚,就在宫殿发生异变的那一刻,他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直接会弹出了宫殿。

    此际,他就在宫殿的门外。

    “怎么会这样?怎么进不去了?”宫殿之外,羽皇眉头紧锁,面色着急,他想进去,可是,每当他想要迈入宫殿之中,便会立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弹开。

    “羽,没用的,你进不来的,你刚刚不是问我,何时开始接受传承吗?现在,我回答你,从此时此刻开始。”宫殿之中,霓裳开口,声音中满是忧伤与不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