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一十二章 既然是她,华光突现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画面中的那条万千奇特的字体组成的长路,不是其他,正是红尘仙路。

    之前,羽皇在遗迹之中看到的那条红尘仙路,以及他在那座宫殿之中的那副岁月烟华之中所看到的红尘仙路,两者都是平淡之时的红尘仙路,丝毫未展其威,然而眼下,所呈现在羽皇面前的这条红尘仙路,却不是···

    这是一条,神威尽显的红尘仙路,整条路上,神华缭绕,每一个字体皆在发光,个个神威无限,光芒亿万丈,给人的感觉,仿佛其中的每一个字体,给可以绝杀诸般,斩灭万般强敌。

    除此之外,在那位女子的周身上下,还悬浮着诸多的纸张,那是一张早已泛黄的纸张,此刻,这些纸张,就如同女子脚下的那条红尘仙路之上的字体一般,皆是在发光,每一张纸张之上,皆是存在着一些奇特的符文与字体,同样它们也都是发光,华光流动之间,各自喷吐着万千锋芒。

    虽然,这些早已泛黄的纸张看起来很是薄弱,很脆弱,仿佛只要稍稍一碰,就会彻底的破碎,但是,此刻的它们,给人的感觉,却是宛如一柄柄恐怖的天刀一般,仿佛间,其中的随意一张,一旦舞动起来,都是可以轻易的撕裂苍穹,斩断岁月与时空。

    此外,除了那些泛黄的纸张以及红尘仙路之外,女子的右手中,还握有一只白玉之色的笔,笔尖呈七彩之色,笔尖处涟漪阵阵,此外,更有奇异的光圈在流转。

    那是岁月涟漪,而那些奇异的光圈,则是轮回光环,仿佛间,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只要那只笔稍稍一动,便可带动岁月,影响轮回,一笔一划,岁月之力与轮回之力同现。

    这是一幅女帝临尘,君临天下的画面。

    画面中的那位白裙女子,正是凝视着下方,目光所及之处,有着万千大世界之影,更有无尽众生,可是如今,这些在白裙女子面前,全都是成为了衬托之景,整个天地间,她才是唯一,独立于诸天之上,俯视无尽苍生,天上地下,至尊无上,一世才情,绝代风华。

    密室之中,羽皇怔怔发呆,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画面,久久失神,眼神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

    画中的那位白裙女子的身份,羽皇早就已经猜出来了,因为,画中所呈现出现的景象,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那是离人大帝。

    画中的那些环绕在离人大帝旁边的那些泛黄的纸张,很显然,正是万丈红尘书无疑,只不过,他与羽皇见到的不同。

    当初,羽皇在遗迹空间之中所见的的万丈红尘书是真正的一本书,而如今,整本书全都是化为了一张张独立的纸。

    此前,羽皇还曾一直在好奇,离人大帝利用万丈红尘书是如何战斗的,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是明白了,原来战斗之时的万丈红尘书,是完全分散开的,书卷分散,张张独立,一张书卷,便是一间兵器,绝杀诸方。

    最终,至于离人大帝手中的那只白玉色的笔,自然正是千秋轮回笔。

    与之前不同,此前,虽然在遗迹空间之中的那座神秘的宫殿之中,羽皇也曾在那副岁月烟华里,看到过离人大帝的画,但是,那一次,他根本没有看到离人大帝的模样。

    然而,此刻却是不同,此刻,他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离人大帝的容貌,因为,这幅画中,离人大帝的样子,很是清晰。

    离人大帝很美,容姿绝世,完美的身材,五官精致,完美无瑕,倾城倾国远不足以形容她,肌肤如雪,绝世风华。

    画面前,羽皇双眼大睁,他在震惊,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

    此刻,最让他震惊的,不是离人大帝的美,不是那条绽放万般神华的红尘仙路,也不是那一张张锋锐万千,可斩诸天苍宇的万丈红尘书卷,更不是那一只可牵动岁月,勾连轮回的千秋轮回笔。

    眼下,最让他震惊的,乃是离人大帝本人,准备来说,应该离人大帝容貌,她···太像一个人,或者说,她根本就是她,她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一个人的两世轮回。

    “国···国主,她···她是谁?”沉默了许久之后,羽皇豁然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东海国主,问了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主要是,眼前的情况,实在是他惊人了,太让震惊了,远超他的预料,让他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是谁?难道你心中不清楚吗?”东海国主神色微敛,对着羽皇反问道。

    “我是问,她···她就是···你们离人宗的那位师祖——离人大帝?”羽皇怔了怔,再次开口询问道。

    “没错。”东海国主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红尘仙路,万丈红尘路,千秋轮回笔,诸多种种,不是早已证明了吗?”

    “只是···怎么会?她怎么会是···她呢?”微微沉吟了下,接着,羽皇再次开口,由于太过震惊,说话都是变得有些吞吞吐吐的了。

    “若不是她,你觉得,我今日又为何会带你来到这里?为何非要让你看看这幅画呢?”东海国主眸光烁烁,紧盯着羽皇反问道。

    闻言,羽皇双眼一睁,顿时陷入了沉默。

    直到好一会之后,他才再次开口,恍然的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此番之所以带我来这里,来看这幅画卷,其实是想告诉···她的事。”

    “没错。”东海国主微微一笑,肯定的点了点头。

    闻言,羽皇神色一动,忽然再次转身,看向了那副画,准备确来说,应该看向了画中的那位女子,一阵沉默之后,羽皇忽然出言,悠悠的道:“国主,我现在有些明白了,有些明白,为何你会说,我的出现,本就是命中注定了。”

    言罢,羽皇长舒了口气,随后,他豁然转身,对着东海国主,道:“国主,我们走吧,你此番的用意,我已经明白了。”

    只是,羽皇没有注意的是,就在他此番转身的那一瞬间,他身后的那副画卷之中,有着一道奇异的华光,突然一闪而逝。

    不过,羽皇是没看到,但是东海国主却是看的很真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