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一十三章 若是情深,何惧缘浅?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神离大殿,密室之中,看到那副画卷之上突然闪过的那道华光之后,东海国主心中顿时大喜,满心的激动,不过,她克制的很好,表面上很是平静,若无其事。

    “好,永恒人王既然你已经明白了,那我们便离开吧。”东海国主开口,正色道。

    “嗯。”闻言,羽皇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似乎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得,他突然转身,再次看向了身后的那副画卷,那副女帝临尘、君临天下的画卷,当然了,他的目光,主要还是集中在画中的那位女子身上。

    那是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很熟悉,但是同时,这种熟悉之中,还带有一丝丝陌生之感。

    主要是因为,画中这位女子,和他所认识的那个人,气质相差很大,一个清冷、出尘,一个却是风华绝代,帝威绝世,君临天下。

    “别离千世,一梦成痴,流年万古,只等一句,来生不负···原来,一直以来,你都是在等人,只是不知,你苦苦所等的人,究竟是谁?轮回中,你是否已经等到他了?”半响之后,羽皇突然眯起了眼睛,心中悠悠低语道,神色很是复杂。

    言罢,羽皇丝毫不在停留,毅然转身,迈着大步,随着东海国主一起朝着密室之外走去了···

    只是,这一次,无论是东海国主,还是羽皇都是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两人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密室中的那副原本无比沉寂的画卷,倏然爆发出一股璀璨的神光,依稀可见,神光中有一道道朦胧的身影的浮现,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是,从身形上看,那是一男一女。

    两人正遥遥相望,像是在送别,像是一幕分别的场景,依依不舍,又像是一幕重逢的画面,目光幽幽,满目情深。

    这一幕画面,持续的时间很短,出现的突兀,消失的也很突兀,前前后后,不过是持续了几十息的时间而已。

    很快,那副画卷之上的所爆发出现的所有华光以及画面,全部朝着画卷汇聚了过去,最终,化为了几行字,烙印在了那副画卷之上:“悠悠古今,万世别离,红尘万丈,诺许千秋,轮回一梦,圆在今生···”

    当然了,画卷之上所发生的这些变化,羽皇以及东海国主皆是不知,因为,他们都是已经离开了。

    ···

    一路上,羽皇似有心事,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路前行,中途丝毫没有停顿。

    不久后,羽皇与东海国主再次回到了之前的那处正殿之中。

    “师尊,羽皇,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正殿中,看着突然出现的东海国主两人,水千雪轻唤一声,顿时迎了过去。

    “嗯,只是看了下一个东西而已,根本不需要耽误多长时间。”东海国主点了点头,回答道,说话间,她快步来到了殿中的那张白玉王座之前,坐了下来。

    “一个东西?”水千雪眉头微蹙,好奇的道:“师尊,你带羽皇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那是一幅画。”东海国主想了想道。

    “画?”水千雪怔了怔,接着,她挑了挑秀眉,紧盯着东海国主,追问道:“师尊,什么画啊?”

    “这个···为师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也不用着急,等时机到了,我会带你亲自去看的。”东海国主摇了摇螓首,郑重的道。

    “好吧。”水千雪心中暗自叹息一声,默默地点了点螓首。

    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水千雪美眸一动,突然看向了羽皇,有些诧异的道:“羽皇,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安静?”

    “嗯?”闻言,羽皇血眸一凝,顿时回过了神来,转身,微微看了眼水千雪,他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没,没什么?刚刚我一直在想事情。”

    水千雪蓝裙猎猎,冰肌玉骨,如旷世神莲般圣洁,呵气如兰,一语一言,尽显神圣与空灵,仙姿与神韵同存,她身段高挑,一头蓝发晶莹雪亮,光可鉴人,荣姿绝世。

    此刻,她在凝视着羽皇,一双美眸中,满是疑惑之色:“想事情?什么事情?难道和你刚刚所看到的那副画有关?”

    羽皇犹豫了下, 随后,点了点头,道:“没错。”

    听到这里,水千雪顿时陷入了沉默,一双绝美的眼眸,一会看看东海国主,一会又看看羽皇,此时此刻,对于东海国主所提及的那副画,她心中的好奇更深了,她很是好奇,刚刚自己的师尊所说的那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那副画之中,到底都是画了什么,居然能够让羽皇回来之后,变得如此的心事重重。

    不过,虽然心中有着万般的好奇与疑惑,但是,她并不打算询问了,因为,她心中很是清楚,问了也没有用,无论是自己的师尊还是羽皇,肯定是都不会说的。

    “对了···”蓦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出言,紧盯着东海国主,道:“国主,有一个问题,困扰了许久了,不知道国主,是否可以为我解答一下?”

    “永恒人王请说。”东海国主开口道。

    闻言,羽皇点了点头,接着,他面色一正,道:“据我所知,凡是被离人殿选中的人,最后,一旦忘记了前尘,那么便会出现在离人宗之内,成为离人宗的弟子,眼下,我想问的是,离人宗之中的弟子,是不是全都是从离人殿之中走来的?”

    东海国主一阵沉默,半响之后,她回答,摇了摇头道:“不全是,有一部分是从离人殿之中走出来的,还有一部分,则是我们自己招收进来的弟子。”

    羽皇微微颔首,接着,他再次开口,追问道:“还有一个问题,假如···假如我所要找寻的人,真的就在离人宗之中,那么我是否可以将他带走?”

    东海国主挑了挑眉,静静的凝视了一会羽皇,螓首微头道:“可以,你可以带走,但是···”

    说到这里,东海国主的声音骤然一转,道:“但是,得有一个前提条件。”

    “前提条件?”羽皇微微怔了下,随后,他开口,追问道:“什么前提条件?”

    东海国主回答道:“想要从我离人宗之中,带走我的弟子可以,但是,前提条件是,你得能够让她想起前尘往事才行,否则你是带不走她的。”

    羽皇蹙了蹙眉,不解道:“这是为何?”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你若是无法让你所寻找的恢复前尘记忆的话,那么你,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你觉得,有谁会愿意跟着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离开吗?”

    “对,也有道理。”羽皇神色微敛,默默的点了点头。

    “师尊,这个条件,会不会有些太苛刻了点?前尘往事一旦忘记了,还能再想起来吗?”这时,水千雪突然插话道。

    东海国主沉默了下,道:“很难,很难,但是,并不代表,不能做到···”

    “据我所知,曾经,就有一个人成功的唤起了一个人的记忆,最后成功将他所找寻的人,从离人宗带走了。”说完,东海国主再次开口,又补充了一句。

    “还真的有人能够办到?那人是谁?”这是羽皇的话,血眸大睁,一脸的好奇。

    闻言,东海国主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道:“永恒人王,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在你的身上,应该有一件我离人宗的信物吧?”

    “信物?”羽皇怔了怔,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随后取出了一个玉牌,那是冰雪妃给他的离尘玉牌。

    “想必,你所指的应该是这个吧?”羽皇询问道。

    东海国主点了点螓首,凝视着羽皇手中的玉牌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手中的离尘玉牌,应该是幽幽的···”

    说到这里,她目光一动,紧盯着羽皇,询问道:“怎么?难道,你认识幽幽?”

    羽皇怔了怔,点头道:“没错,我确实是认识幽幽,这块离尘玉牌就是她给我的。”

    说完,羽皇话音一转,迷茫的道:“不是,国主,你怎么突然提到幽幽了,她和我刚刚所问的问题,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东海国主肯定的点了点头,解释道:“因为,你刚刚所问的那个人,那个成功的从离人宗之中带走了他所寻找的人的人,不是他人,正是幽幽的父亲——曾经的那位绝世帝王,天古帝主乐萧然。”

    “是幽幽的父亲?”羽皇血眸大睁,满目的诧异,心中很是震惊,这一点,着实是出乎他的预料。

    “没错。”东海国主螓首微点,有着怅然的道:“有一句是这么说的,若是情深,何惧缘浅?世间之中,所有的悲欢离散,其实,皆是因为彼此的感情,不够深导致的,若是两人的感情,足够深厚,又岂会是说忘就忘了的?就算记忆会忘,但是心中却不会忘···”

    说到这里,东海国主话音一转,继续道:“而天古帝主乐萧然与她的妻子之间的事,便是一个证明。”

    闻言,羽皇默默的点了点头,对于东海国主的话,他很是赞同,若是情深,何惧缘浅?只要情深,就一定会有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