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五十六章 分不清楚,奇异波动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帝皇天葬,第三十四重天之上。

    九彩的宫殿之中,一口九彩之色的棺椁旁边,羽皇怔怔呆立。

    那副,刚刚出现在羽皇的眼前画面,持续的时间很短,此刻,那副诡异的画面已经全部消失了,但是,羽皇本人依旧还在出神,眉头紧锁,一脸的沉思之状。

    他在思索,在思索着那副刚刚呈现在自己的眼前的画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他心中很是迷茫,因为他有些分不清、搞不清楚,自己刚刚所看到的那副画面究竟是,眼前的这块九彩巨石之上,所留下了的时空留影?还是自己脑海之中浮现出的画面?

    羽皇之所以会有这种疑惑,皆是因为,刚刚的那副画面让他觉得很是熟悉,那副画面中的那个身影,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刚刚那个身影所说的话,更是让他觉得熟悉,他总觉得,曾几何时,自己好像也做过同样的事、说过同样的一番话。

    “奇怪,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是错觉吗?”羽皇眉头紧锁,口中喃喃低语,刚刚的那副画面,在不经意间,似乎触动了他脑海深处的某些记忆,一时间,使他的记忆,与之形成了共鸣。

    刚刚的那一瞬间,他竟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总觉得,刚刚的那段画面,好像属于他,曾经的一段记忆。

    “可是,若是错觉的话,为何刚刚给我的感觉,那般的真切,甚至,还让我的记忆,形成了共鸣。”微微顿了下,羽皇继续出言,口中幽幽轻语,一双血色的眼眸中,满是迷茫与不解。

    “还有···刚刚的那道朦胧的身影,是谁?他,会是那位恒古帝皇吗?”

    “倘若他···真的是恒古帝皇的话?那么,刚刚的那些话,他又是对谁说的?‘倘若梦里有她,我愿浮生长梦,永世不醒’,这里的‘她’是谁?是传说中恒古帝皇挚爱的那位···仙古帝后吗?”

    羽皇久久伫立,口中呢喃自语,此刻的他,可谓是满心的困惑,心中有着万千谜团,理不清,解不开。

    片刻后,似乎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羽皇再次开口,迷茫的道:“最后,还有就是···我,到底是谁?我又是谁呢?为何?这里的一切,都是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与亲切之感?”说话间,羽皇转动身体,默默地打量起了四周,他是越观察,心中越是觉得困惑与迷茫。

    因为,他越是观察,越是觉得熟悉,无论是整个九彩宫殿的布局、构造,还是眼前的这口九彩棺椁,九彩的巨石,亦或是门外的那条九彩的长路等等,一切的一切,给他的感觉,都是非常的熟悉。

    仿佛,曾几何时,自己就曾住在这里一般。

    这种感觉,很是诡异,但是,却非常的真实。

    “这里是第三十四重天帝皇宫阙,而我如今所这里的这座宫殿之中,正是传说中的那位恒古帝皇所居住的宫殿,为何,我会觉得这里熟悉?甚至更是生出了一种仿佛住在过这里的感觉?难道,是真的?我真的会是恒古帝皇的转世之身?难道,传说中的恒古帝皇真的是···我?”羽皇脸色凝重,心中思绪万千,隐约间,他觉得自己仿佛触摸到了某种真相。

    不久后,羽皇收回思绪,继而他转动目光,定定的看向了前方不远的那口九彩的棺椁。

    “若是,一切真的如我所想的那般,若是我真的是恒古帝皇的话,那么,这口九彩的棺椁之中躺着的,应该就是我的前世身吧。”蓦然,羽皇再次开口,喃喃低语道,说完,他迈起脚步,缓缓地朝着那口九彩的棺椁走去了。

    九彩巨石,所在的位置,距离九彩的棺椁所在的地方,大约有十米的距离,很近。

    很快,羽皇走来,来到了那口九彩棺椁之前,到了近处一看,他整个人顿时就是一呆,他看到了什么?

    本来,他一直以为眼前的这口九彩棺椁之中,存放的应该是自己的前世之身,可是事实并非如此,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前世之身,有的只有一个盒子而已,一个紫金之色的方盒。

    “这···这是什么情况?这里面存在的居然是一个方盒?”羽皇双眼大睁,满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对于,九彩棺椁之中可能存在的东西,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这样一种可能,谁能想到,眼前的这口棺椁之中,居然葬着的是一个盒子?

    “对了···”蓦然,羽皇惊呼,心中巨震,同时他脸色骤变,脸上原有的震惊与不可思议之色,全是消失了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激动与兴奋。

    因为,就在刚刚,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想到了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成帝之机,他忽然想到,眼前的这个被存在于九彩棺椁之中的紫金方盒,很有可能就是所谓的成帝之机。

    “自古相传,帝皇天葬之中,藏有成帝之机,倘若这个传说真的属实的话,那么,有可能是成帝之机的,似乎也只有此物了。”羽皇再次出言,口中喃喃低语,说话间,他的目光,始终在盯着棺椁中的那个紫金方盒,眼睛直放光,因为,他越想越是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先取出来再说。”一阵沉思之后,羽皇下定决心,他决定动手,要将棺椁中的方盒取出来。

    可是很快,他就呆住了,面露尴尬之色,因为,他围着九彩棺椁转了一圈又一圈,观察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愣是没有找到打开棺椁的办法,期间,他也曾试图用自己的力量,强行开棺,可惜,最终却是无功而返。

    “难道,我注定要与成帝之机失之交臂?”羽皇一脸的苦笑,心中郁闷至极,成帝之机,很可能就在眼前,而他,却只能干看着?

    “不对,不应该啊,应该是能打开的才对,难道,是我没找对方法?”羽皇眯眼沉思,他实在是不愿意放弃。

    “嗯?”蓦然,羽皇眉头一皱,突然看向了九彩宫殿的深处,面色凝重,满目的迷茫与震惊,因为,就在刚刚,就在他想着如何开棺的时候,他突然从宫殿的深处的,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波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